当弹劾遇到流氓

郑永年 原创 | 2019-12-24 10:1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流氓 弹劾 

  01特朗普跪求“参议院立即开审”

  12 月 18 日是美国建国 243 年历史上一个特别值得铭记的日子:特朗普成为美国建国以来第三位被弹劾的总统。

  当年,克林顿总统面对弹劾含泪道歉、祈求原谅。

  然而,特朗普不仅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有些兴高采烈。

  特朗普在佩洛西发表讲话后立马发推文说:

  我要求参议院立刻开审!

  这是神马节奏?

  02共和党无一票反特,帮特朗普打了鸡血

  特朗普何以如此狂妄?

  令众神跌倒的是,以法治著称的美国,却在特朗普弹劾案中上演了令人大跌眼镜的“党派之争”。这种事放在其他国家,大家或许都能接受,但这可是“山巅之国”啊?!

  • 众议院弹劾投票结果:229 票赞成、198 票反对(妨碍国会罪);230 票赞成、197 票反对(滥用职权罪)。

  • 没有一名共和党议员投票支持弹劾,但有三名民主党议员投了反对票。

  所以,弹劾结果出炉后,特朗普在演讲中几乎失声大笑地说道:

  顺便说一句,我们真的不觉得自己被弹劾了。

  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打电话问总统“今天过得怎么样”,特朗普的回答是:

  好吧,我被弹劾了,除此之外,我还很好。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做总结陈词时怒斥:

  对特朗普的弹劾是美国历史上最以党派划分、最不可信的弹劾。

  真不知道他究竟骂的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至少人家民主党还三票反对票,而共和党竟无一票出格。

  这还不算完,共和党、民主党双方发言时还都搬出“国父们的言论”给自己撑腰。如此党争,令国父们情何以堪?

  03参议院,特朗普自家人

  特朗普最“硬气”之处在于,他笃定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会帮自家人。

  • 弹劾案须获得至少三分之二参议员支持才能通过。共和党在参议院 100 个席位中占据 53 席,民主党占据 45 席,另外还有 2 名独立派人士。也就是说,要让特朗普下台需三分之二的参议员投票通过,因此,需要 20 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

  此时此刻,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从佩洛西手中接棒成为新的“关键人物”,而这个关键人物在支持特朗普方面表现得很给力。在众议院通过弹劾后,麦康奈尔发表演讲“亮剑”:

  在过去 12 周里,众议院民主党人进行了现代史上最仓促、最不彻底、最不公平的弹劾调查……

  这是自美国南北内战以来第一次纯粹的因党派之争而弹劾总统……

  ……这个特别的众议院让其党派对特定的总统的愤怒,创造了一个有毒的新先例,它将在未来回响。

  ……

  ……这是一场在川普总统被提名、更不用说宣誓就职之前就开始的党派斗争的预定结局

  在现代历史上,我们第一次看到国会中的政治派别承诺,从总统选举结束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会想办法推翻它

  几个月前,民主党人为了找茬而进行的为期三年的弹劾,终于在乌克兰问题上找到了解决办法……

  第一项弹劾条款涉及众议院民主党人声称是可以弹劾的核心事件:援助乌克兰的时机。但它甚至没有宣称任何实际的犯罪。相反,他们使用“滥用权力”这个模糊的短语,以一种笼统的、不确定的方式来抨击总统的行为。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刚刚屈服于历史上其他所有众议院都曾设法抵制的诱惑:他们弹劾了一位总统,他们甚至没有指控他犯下了我们法律所知的实际罪行。他们要弹劾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同意总统的行为,并质疑其背后的动机

  让我们来看看历史上的总统弹劾吧,弹劾安德鲁·约翰逊的核心是围绕着明显违反刑事法规展开的。尽管违反了宪法,尼克松还有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这是我们法律规定的重罪,克林顿做了伪证——同样是重罪……历史很重要,这是重要先例,美国历史上的每一位众议院议员都有重要的理由不越过这条卢比孔河。

  ……开国元勋们意识到,把弹劾的门槛定得这么低,会造成完全的功能障碍。开国元勋麦迪逊自己解释说,在此基础上允许弹劾将意味着总统服务于国会的意愿,而不是美国人民的意愿。这将使总统成为国会的傀儡,而不是一个独立而平等的部门的首脑……这就是为什么 230 年来,众议院从不打开主观政治弹劾的潘多拉盒子。

  ……

  弹劾的第二条。

  众议院称这是“对国会的阻碍”。他们的意思是否认总统拥有总统特权……众议院想要的信息超过总统想要提供的,这不是宪法危机,这是常有的事。因为三权分立在设计上有些杂乱无章。

  ……

  记住:理查德·尼克松的听证会持续了 14 个月,比尔·克林顿的调查持续了多年,而川普总统的听证会只持续了 12 周。

  民主党人不必仓促行事。但他们选择坚持自己的政治时间表,而牺牲了通过适当的法律渠道寻求更多证据。

  ……

  到目前为止,这是美国历史上众议院通过的总统弹劾案中最薄弱的依据,最稀薄和最弱的--其他任何东西都比不上。

  ……

  当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昨晚暗示,众议院民主党人可能太害怕了,甚至不敢把他们的工作成果提交给参议院时,这一点变得更加清楚了

  ……

  让我再说一遍:如果参议院接受这一历史性的低门槛,我们将要求弹劾每一位未来的总统……

  特朗普总统不是第一个有民粹主义倾向的总统也不是第一个让根深蒂固的精英感到不舒服的总统,他肯定不是第一个直言不讳的总统,也不是第一个不信任行政机构的总统,更不是第一个激怒非民选官员的总统。

  ……如果参议院同意把门槛定得这么低,那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宪政危机。

  ……制宪者建立参议院是为了提供稳定。为我们的共和国做长远打算。以保护制度免受有时会吞噬我们政治的暂时的歇斯底里,防止党派之争失控

  参议院就是为这样的时刻而存在的。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机构在弹劾案中拥有最终发言权。

  制宪者知道,众议院太容易受到短暂的激情和激烈的派系斗争的影响……制宪者知道只有参议院才能处理好这件事。嗯,立宪者担心的时刻到了

  ……

  参议院必须纠正这个错误,我们必须随机应变。

  ……

  到时候,我们必须实现它!

  04“后真相时代”的“美利坚分众国

  听了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的演讲,有两点感受:

  • 其观点简直与特朗普是“合体”,认知惊人地一致;

  • 特朗普被弹劾真是太冤了,是当代“窦娥”。

  但,如果你听了民主党领袖的发言,感受完全相反。众议长佩洛西说:

  总统遭弹劾。(今天)对美国宪法而言是了不起的一天,但对美国而言是悲惨的一天,美国总统不顾后果的举动促使我们有必要提出弹劾条款。特朗普“正在威胁国家安全”,弹劾是“别无选择”的决定。如果现在不行动,就是我们玩忽职守

  为民主党方面做总结陈词的众议院多数党领袖霍耶说:

  民主党没有(刻意)选择这一次弹劾。在我 38 年的国会任职生涯中,从未见过像特朗普所做的这些非法行为。特朗普总统让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必须保护美国宪法和美国的民主制度

  这次事件印证了主流媒体早前对特朗普的两大预测:

  • 特朗普不愧是“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美国的社会裂痕在特朗普的煽动下不断扩大;

  • 从特朗普就职那刻起,美国就步入了“后真相时代”,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宁愿相信甚至炮制“另类事实”。

  05特朗普以“咆哮体”致信佩洛西

  12 月 17 日,白宫对外公布了特朗普总统写给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信:

  尊敬的议长女士:

  ……这次弹劾代表了民主党议员的前所未有的违宪、滥用权力的行为,这在近两个半世纪的美国立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提出的弹劾条款在任何宪法理论、解释或法理学标准下都是不能被认可的。其中没有指出任何所犯罪行,没有轻罪,也没有任何重罪。你贬低了“弹劾”这个丑恶字眼的重要性!

  你们继续进行无效的弹劾,这违背了你们的公职就职宣誓,你们违背了对宪法的忠诚,你们正在向美国民主宣战。你们竟敢援引开国元勋们的名字来推行这个试图废除民主选举结果的计划,然而,你们恶意的行为表现出了对美国开国元勋们的肆无忌惮的蔑视,你们恶劣的行为有可能摧毁我们的开国元勋们誓死建立的国家。而比冒犯开国元勋们更糟糕的是,你还不断地说“我为总统祈祷”,这是在冒犯美国人民的信仰,而你自己知道这句话根本不是真的,除非它的意思是负面的。你正在做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你将不得不背负着它生活下去,而不是我!

  ……

  每个人,包括你自己在内,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所选择的总统候选人在 2016 年的选举中被以压倒性选举人优势(306-227)输掉了选举,而你和你的政党一直未能从这次失败中恢复过来。你已经形成了一个被媒体称为“特朗普精神错乱综合症”的完整案例。可悲的是,你永远也无法克服它!你们不愿、也不能接受在 2016 年大选期间的投票箱里所进行的裁决。因此,你们已经连续三年试图推翻美国人民的意愿,并试图使他们的投票无效。

  ……

  你和你的政党不顾一切地想要转移人们对美国取得的非凡的经济成果、难以置信的就业繁荣、创纪录的股市、高涨的信心和繁荣的公民等等的注意力。你们的政党根本无法与我们的(工作成果)记录相比:新增 700 万个工作岗位;非裔、西班牙裔和亚裔美国人有史以来最低的失业率;重建军队;完全改革后的退伍军人管理局,为我们伟大的退伍军人提供选择和问责;超过 170 名新的联邦法官和历史性的税收及监管削减;取消个人强制医疗保险;半个世纪以来处方药价格首次下降;建立自 1947 年以来美国军队的第一个新兵种:太空部队;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有力保护;刑事司法改革;被击败的“伊斯兰国”哈里发国和击毙世界头号恐怖主义头目巴格达迪;出色的《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贸易协定》(USMCA)取代了灾难性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与中国达成突破性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与日本和韩国达成大量新的贸易协议;退出可怕的伊朗核协议;取消不公平且代价高昂的《巴黎气候协定》 ;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承认以色列首都,开放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并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大幅减少非法越境,结束“抓捕后释放”的恶性循环,以及修建南部边境墙——这仅仅是个开始,还有更多。

  ▲这幅油画应该画出了特朗普的梦想

  除了不再把你们的政党称为“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民主党人”,我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做得了……

  你不知道,也不在乎,你们已经给我的家庭和亲切并充满爱的家庭成员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伤害……

  ……你们是干涉美国选举的人,你们是颠覆美国民主的人,你们是妨碍司法公正的人,你们是那些为了自私的个人、政治和党派利益而给我们的共和国带来痛苦和折磨的人。

  在弹劾骗局(Impeachment Hoax)之前,是“通俄门”的政治迫害。你和你的代表们无视所有事实,不顾真相,声称我的竞选活动与俄国人勾结,这是一个严重的、恶意及诽谤性的谎言,一个绝无仅有的谎言。你们迫使我们的国家因为一个完全捏造的故事而陷入混乱和折磨。这个故事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从一个外国间谍那里非法购买的,目的就是攻击我们的民主。

  ……你们策划了又一场诬陷和诽谤一个无辜者的阴谋。所有这一切都是出于个人政治的算计。你的议长职位和你们的政党已经被你们最疯狂和最激进的极左派代表挟持了。不要把我们的国家连同你们自己的政党一起拖垮。

  ……我们的建国先贤们曾担心党派政治的部落化,而你们却把他们最深的恐惧变成了现实

  ……我立即公布了记录电话内容的文字稿,使得骗子们感到惊讶和震惊(他们从未想过会出现这样的证据),所谓的告密者,以及第二个告密者,都立即消失了。因为他们被抓住了尾巴,他们的报告就是一个骗局,它们将不再可用。换句话说,一旦这个电话内容被公开,你们的整个计划就泡汤了,但这并不能阻止你们继续走下去。

  ……

  这只不过是一场非法的、党派间的未遂政变,基于(民众)最近的情绪,这场政变将导致(你们)在投票站的严重失败。你不仅仅是在打击作为总统的我,你也是在打击整个共和党。但由于这种巨大的不公正,我们的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团结。历史会在你进行这场装模作样的弹劾后严厉地审判你。你们的遗产将是把众议院从一个受人尊敬的立法机构变成一个实施党派迫害的专断暴虐的法庭

  ……

  我毫不怀疑,在即将到来的 2020 年总统大选中,美国人民将要求你和民主党人承担全部责任。他们不会很快就原谅你们歪曲正义和滥用权力的行为。

  ……我写这封信是为了纪念历史,并将我的思想记录在一个永久的、不可磨灭的记录中。

  一百年后,当人们回顾这一事件时,我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它,并从中吸取教训。这样,此类事情就不会再发生在另一位总统身上了。

  特朗普这封信是标准的“Trump style”,事实错误与逻辑黑洞齐飞:

  • 不能因为民主党一贯不喜欢你,就一口认定民主党的弹劾是“政治阴谋”,这是两码事。总统违法与否,是一个客观事件,与民主党是否喜欢总统没有任何逻辑关联。明知民主党盯着你,还肆无忌惮搞出“乌克兰电话门”,这是自投罗网、咎由自取。

  • 暂且不论特朗普自我标榜的“成绩单”内容本身如何,“有业绩”与“违法犯罪”两者同样并不矛盾。功、过不能相抵,这是法律的尊严。

  06老成持重佩洛西

  如果辩论时,双方连“基本事实本身”都无法达成一致,那接下来真的是不知何如也。

  同样一只天鹅,民主党说这是只白天鹅,共和党却说:天啊,这明明是黑天鹅嘛!

  老成持重的佩洛西这次真是“秀才遇到兵”了。佩洛西心情沉重地说:

  开国元勋们从来没有想到我们会同时拥有一个流氓总统和一个流氓参议院领袖。

  开国元勋们没想到,佩洛西也没想到。

  当初,佩洛西曾多次压下民主党弹劾特朗普的声音,甚至在“通俄门”《穆勒调查报告》出炉后,再次“相忍为国”,力排众议,不发起弹劾。

  佩洛西并不掩饰她对特朗普的厌恶:

  ▲ 佩洛西和她的三名弹劾大将

  特朗普并不适合担任美国的最高统帅,道德上不合适,才智上不合适,求知欲上不合适。

  美国可以承受任何事情,但也许承受不了特朗普当两届总统。

  佩洛西之所以迟迟不愿发起弹劾是因为:

  • 这样会导致国家分裂。

  • 如果没有胜券贸然出击,不仅难以扳倒特朗普,反而会误伤民主党自身。

  佩洛西坚持的弹劾标准是:

  • 除非有一些压倒性的、令人信服的、能够促使两党合作的理由,民主党不应该沿着这条道路(弹劾)前进。

  显然,乌克兰电话门事件,似乎完全符合这一标准。

  但现实还是超出了佩洛西的预料。这一意外,源于美国社会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挟持之下,已经很难有理性地思考空间——即便是参议员这样的顶尖社会精英。对于共和党议员而言,不仅承受党派利益压力,而且要考虑“自己连任选举的民意基础”。

  盖洛普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升至 45%,创下 4 月以来盖洛普民调最高,也是弹劾调查开始以来的连续第三次上升。众议院通过弹劾决议后,路透/益普索进行地全国网上调查发现,众议院的举动几乎没有改变美国民众对是否弹劾特朗普所呈现的两极分化:虽然 53% 受访者认为特朗普确实滥用职权、51% 认为他妨碍国会调查,但只有约 42% 受访者(多为民主党籍)支持国会罢免总统。17% 认为国会应正式谴责特朗普,29% 希望驳回弹劾指控,其余 12% 表示没有意见。

  问题有点复杂化。这下不好办了。

  1998 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被弹劾的当天,时任众议院议长在同一天就递交了“弹劾经理人”名单,克林顿弹劾案也立即被转交给参议院审判。在众议院弹劾特朗普之后,佩洛西出人意料地表示,她将推迟向参议院移交弹劾指控和任命弹劾干事,直到参议院制定审理程序。佩洛西说:

  等到我们看到他们怎么办,我们就知道该派谁和派多少人过去。

  佩洛西的考虑在于,目前气氛之下参议院力保特朗普是大概率事件,不能草率过堂,等待时机让共和党犯错后再出手更为主动

  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讥讽挑衅佩洛西:

  我不确定不肯把我们不想要的东西发送给我们有什么意义,如果民主党人永远不把弹劾指控递交过来,我没有意见。

  共和党人的算盘是:

  • 快刀斩乱麻

  • 夜长梦多

  07特朗普与美国政治秩序的衰败

  无论结局如何,特朗普已经赢了:他成功分裂了美国社会。如今美国社会对立的程度,仅次于南北战争时期的美国。

  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米歇尔·戈德伯格发文《民主悲哀真实存在》称:

  特朗普让美国人感到“民主的悲哀”。当我想到如果特朗普赢得下一届任期、我的孩子们将面临什么样的非自由主义寡头统治时,我会感到这种损失过于巨大,以至于我几乎不敢去想象。

  著名政治学者福山早年笃信“历史的终结”,但近年来却转而认为美国政治是“衰败”。福山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写道:

  特朗普辨识出了美国政治的两大真实难题:其一,日益严重的不平等,这对旧有的工人阶级造成了沉重地打击;其二,组织严密的利益集团对政治制度(system)的控制。不幸的是,对这两个难题,特朗普都没有解决之道

  唯有猛烈的外部冲击(shock)才能修复美国衰败的政治制度,才能打破目前的平衡,使真正的政策改革变得可能。特朗普的胜利的确算得上是一次冲击,但不幸的是,他只能提供传统的民粹主义-独裁主义药方:相信我这个拥有超凡魅力的领袖吧,我能解决你们的难题。就像贝卢斯科尼政府给意大利政治制度带来的冲击一样,这里真正的(real)悲剧是浪费了一次实现实际(actual)改革的机会。

  God bless America!

个人简介
浙江人,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治研究所所长,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季刊主编,1997年到2006年担任过香港《信报》的专栏作家,2004年开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1985年和1988,分别从北京大学获得…
每日关注 更多
郑永年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