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企不分等问题为什么几十年得不到解决?一一对话陈清泰

钟建民 原创 | 2019-12-26 10:04 | 收藏 | 投票

       今日浏览微信《经济学圈》,读到了《国企改革泰斗陈清泰当着国资委主任的面说:政企不分等体制性问题几十年得不到解决原因在哪》的文章。此文源自陈清泰于首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的演讲整理。

文章在开头谈到:“陈清泰称,为增强国有企业活力,不知政府发了多少文件,出台了多少政策。一方面想尽办法向企业放权,另外一方面又想尽办法加强对企业的监管。为改变政企不分,政府也曾试图在政府管企业的框架内找到一种管而不死、放而不乱的度,但是多次尝试并不成功。在漫长的20多年间,一直在‘放’与‘收’之间徘徊,未能摆脱‘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顽症”。

对此问题,陈清泰在演讲中谈了四点意见:第一,国企深层次体制问题最终要靠企业制度来解决。认为“这次国有企业再改革的命题不是政府机构‘如何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而是由‘管企业’转向‘管资本为主’。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的重大突破,是当前深化改革的重要突破口”;第二,重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这里,陈清泰认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在排除私有化的前提下构建市场主体的途径,政企不分长期没有得到解决是因为对现代企业制度的的内涵没有完全落实导致的;第三,管资本为主的两种理解、两种做法、两种结果;第四,科学界定“国有企业”,把握企业转制方向。认为现在在国有企业的监管上存在着概念混淆和政策混淆,要尽快推进国有企业向公司制转型。

阅读了作为“国企改革泰斗”的陈清泰先生的演讲内容,我觉得陈清泰先生和主导国企改革的其它经济学家们一样,依然处于一个误区里,对国有企业的理解及其改革思路依然是以错纠错,错上加错。

政企分开的关键是什么?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改革依然未能实现政企分开呢?现在我们就来详细讨论这个问题。

处理社会主义国家和企业关系问题的关键是明确社会主义生产的利益主体。

所谓社会主义生产的利益主体也就是社会主义生产结果(即利害)的直接承受者。社会生产的利益主体是由生产资料和生产劳动两个方面的情况决定的。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者的劳动条件被剥夺,只占有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家或资产所有者由于掌握了生产资料而必然成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利益主体,而资产所有权正是资本家或资产所有者最基本的利益要求。社会主义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公共的生产资料成为劳动者满足自己消费需要的物质手段,社会生产的差别由于生活消费的个体性已经表现在劳动所有方面,而不是资产所有方面。在这种情况下,劳动所有者理所当然成为社会主义生产的利益主体,而劳动所有权则是劳动者最基本的利益要求。因此,劳动所有权才是社会主义企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

必须要指出的是,建立在劳动所有权基础上的企业体现着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建立在资产所有权基础上的企业体现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两种企业在性质上存在着根本的区别:资本主义企业作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有机体,要能够满足资产所有者或资本家对资产所有权的基本要求,在性质上它必须是一个独立的生产资料实体(即在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劳动力价值预定不变,企业生产经营状况表现为生产资料价值量的盈亏变化),企业有多少资产?这些资产是归某个资本家所有还是属于资产所有者群体所有?各个资产所有者的私有资产在企业总资产又各占多少份额等等,产权分明是资本主义企业能够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必要前提。社会主义企业作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有机体,要能够满足劳动所有者对劳动所有权的基本要求,在性质上它必须是一个生产劳动实体,作为生产劳动实体的社会主义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公共的生产资料在价值上保持不变,企业经营状况表现为消费价值量的波动(劳动收入的有无多少变化),而不是生产资料价值的盈亏。社会主义企业能不能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必要前提是劳权分明,即企业产品的形成消耗了多少劳动量,每个劳动者的劳动量在总劳动中各占多少比例等等。社会主义国家和企业的关系实质是公有的生产资料怎样和在个体所有基础上的劳动力相结合。生产资料既然实现了公有制,公有的生产资料具有大范围的整体性,因此,公有制企业就个体而言是不可能也不必要作为独立的生产资料实体存在和发展。因此,我们的企业观念如果不能突破生产资料实体的框架,就不可能解开国家和企业关系这个结,就不能有真正的政企分开,社会主义企业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就只能是一个空想。

国有企业所以不能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自我发展,有两个基本原因:一是因为在建立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过程中,我们走入了资产所有权的误区,从谁所有谁经营的原则出发,形成了国有国营模式。在这种模式中,由于国家挤占了劳动者作为社会主义生产主体的地位,造成了国有企业利益主体外部化且处于不规范状态,因而在管理上国有企业不能自主经营,自我约束;一是因为在建立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过程中我们误用了工资制而未能实现按劳分配(关于工资不是按劳分配的合理形式,工资制没有实现按劳分配的问题,这里暂且不讨论),而不能实现按劳分配,就不能从价值上把国有资产和劳动者的劳动成果区别开来,一方面使劳动者不能真正多劳多得,失去了作为主人参加生产劳动和参与企业管理的积极性和责任性,另一方面则又使国有企业在价值运动中不能作为一个真正独立的经济实体自我发展。因此,要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实体,成为一个独立的市场主体,就必须让劳动者当家作主,就必须真正实现按劳分配,一句话,就是要全面体现和满足劳动者对劳动所有权的基本要求。

我们只要打开资产所有权的铁锁,走到劳动所有权的基础上来,正确的社会主义生产模式也就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就是国有劳营模式。国有体现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本特征,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基本职能,它表现在生产资料可以按社会需要分配、按效益流动的优越性上,同时也是社会主义企业按劳分配得以实现的基本条件,劳营则体现社会主义企业在按劳分配基础上自主经营的基本特征,体现社会主义企业作为劳动集体的基本性质。企业生产什么,怎样生产,完全由劳动者按照自己的利益要求和市场情况自主确定,国家只是通过生产资料的分配和合理流动调节社会生产,使社会供给和社会需求经常保持平衡状态,同时,通过确定合理的成本水平和对企业分配过程的监督使国有资产处于保值状态。在这里,高度集中的财产权体现社会主义国家分配生产资料、按社会需要调节生产状态的优越性上,劳动者的劳动所有权体现社会主义企业在按劳分配基础上灵活经营,自我满足的优越性上,既不会有财产权和经营权的矛盾,更不会有政企不分的弊端。国有国营模式一旦为国有劳营模式所取代,旧体制所固有的种种弊端也会随之消失,国有企业的发展就会进入柳暗花明的春天。

现代社会生产的主体,具有资产所有者与劳动所有者的区分,与此相适应,现代企业也有资产实体和劳动实体的区分,相应地现代企业制度,也有现代产权制度和现代劳权制度的区分。从根本上说,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问题,不是建立何种产权制度、怎样建立产权制度的问题;而是如何用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企业制度取代产权制度、怎样建立劳权企业制度的问题。我国建立农业生产责任制的改革所以能够一举成功,就因为补偿消耗的,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余下都是自己的的模式从根本上体现了谁劳动谁所有的劳动所有权,满足了广大劳动者对劳动所有权的利益要求,而国有企业改革之所以长期不能成功,收效甚微,就因为我们始终未能冲出资产所有权的束缚,始终没有走上全面体现广大职工对劳动管理权和劳动分配权要求的轨道上来。当我们真正走出资产所有权的误区时,建立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时,国有企业政企不分的问题也就自然消失了。

传统的国有企业,所以会发生政企不分等问题,正是由于建立了“谁所有谁经营”的产权制度造成的。正确的改革方向,应该是用“谁劳动谁经营”的劳权制度来取代原有的产权制度。但是,由于我们始终走不出产权的误区,结果在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未能取得成效的情况下,重新走上了加强产权制度的道路,用现代产权制度取代传统的产权制度,本质上不过是以错纠错,用股份制或所谓的混合所有制,取代传统的国营企业制度,及至于把国有资产当作资本来实现,进一步使国有企业改革陷入了股份制和资本的误区,这更是错上加错了。

明明国有企业只有人格化的劳动所有者,没有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明确国有企业不存在资产所有权的利益要求,只存在劳动所有权的利益要求,但我们的经济学家和决策者却偏偏要建立以资产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资产所有权的产权制度。如此改革,如何能解决国企主体缺位问题?连主体都不存在又如何谈得上国有企业的自主经营呢?如此改革,别说20年,就是200年也解决不了问题吧?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