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村扶贫材料65公斤,一个镇扶贫材料打印费10万多元

刘植荣 转载自 全国人大 | 2019-02-28 07:1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扶贫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近日召开分组会议,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专题调研组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其中,扶贫中的形式主义问题引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热议。

脱贫材料65公斤重 细过科研档案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邓秀新举例,某个村打印脱贫材料用了65公斤A4纸,每家都有一个卷宗,每个卷宗有几十页脱贫表和记录,比科研档案还细。

许多地方贫困户户主连字都不识,怎么填?基层干部帮他们填,还不能填错,累坏了很多基层干部。我认为很多东西要简化,要实事求是,形式主义在这些地方折腾不起。

“还有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贫困县脱贫需要N多材料,极个别乡镇要用拖拉机拖表到乡里去填。首先要搞清楚为什么贫困,需要N多表;脱贫出列时要说清楚怎么脱贫的,每一户要写N多材料,开始是48页、后来是24页证据链比判案还细,所以扶贫干部现在很累。”邓秀新说。

打印扶贫检查材料要10万多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彩霞表示, 每个部门下去检查都要乡镇提交材料,一个乡镇一年打印材料费10万多元,每个检查部门都要提出整改意见,而且对同一个问题每个整改意见都不一样,让基层无所适从。

“乡镇干部们真的很无奈,上级下来的政策要求很少听取县乡干部的意见,不管适不适合都必须严格执行,否则就通不过考评。各种考评名目繁多,还有搭车考评。现在要求满意率,不仅是贫困户的,还有非贫困户的。贫困户与非贫困户差距不大,但贫困户可以得到那么多好处,而非贫困户没有好处,能满意吗?”吕彩霞说。

考核重过程 评估方不懂基层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那顺孟和认为,现在的扶贫考核过多注重过程,不留痕可能被问责。扶贫工作要注重坚持标准,考核要复杂问题简单化,坚持以结果为导向。

那顺孟和特别提到扶贫考核的第三方评估问题,“目前是招标大学和大学生评估,但很多人不懂农村、不懂基层,进去以后就问,老百姓挺紧张,有些事贫困户讲不清楚,基层干部想给解释解释,还要基层干部回避。贫困户说不清楚,干部着急,因为这个结果决定这个基层干部的命运,搞的不好他要被问责。如果考核的方式方法不科学,下面就会出形式主义。”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