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由港建设要努力吸引三种人

管清友 原创 | 2019-04-01 13:5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海南自由港 

  很高兴参加这个会议,今天我们博鳌基金论坛的主题是海南自贸区(港)建设与金融开放发展。我讲三个挑战,三个现象,三条建议。现在海南自贸区发展面临三大挑战,很简单,缺人、缺钱、缺思路。缺钱就不用说了,我们现在还在非常依赖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缺思路呢也不用说了,按照习总书记“4.13”讲话要求,我们现在思路对接和具体操作方面,与总书记的要求我想还是有差距的。海南本地的一个专家给我讲了一个情况,他不好公开说,因为他生活在海南,我不在海南生活,我说一说,他说海南现在三类人居多,什么人呢?“土人“,“鸟人”,猎人。什么是“土人”?就是思想不够解放,观念比较陈旧,停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人。 “鸟人”是什么呢?空里来空里去,候鸟是来到海南旅游居住的。猎人,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商人。所以我就跟他说,海南要解决人的问题,除了我们搞的“百万人才进海南”计划,我觉得关键是要把“土人”变成“洋人”。无论是官员还是我们本土的老百姓,确实要有一个解放思想的过程。还有呢,要把“鸟人”变成家人,尽可能地让他多待,更长时间待下来,我们遇到过很多人都想在这儿待下来,我们当中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在海南投资置业,“鸟人”就是这么来的,我们自己也要多来,这是把“鸟人”变成家人。更为关键的是要把“猎人”变成“匠人。 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是要让他们在海南长期沉淀下来,做投资也好,做研究也好,就是在海南,是吧?这是海南面临的挺大的挑战,缺人缺钱缺智(思路)。

  接下来我讲三个现象,海南这个地方大家相对熟悉一些。

  第一个现象,区域发展不平衡。东线我们知道从北到南,海口、文昌、琼海、陵水、三亚这一线看,发展相对较强。海南本地的专家说,我们东线发展比较突出,有点“腰椎间盘突出”。西线昌江、儋州、洋浦、东方,这一线相对落后,他们自己说西线感觉身体被掏空。海南的区域发展不平衡大概就是这么个现象。那么这种区域平衡的情况怎么样实现呢?结合海南自贸区、自贸港的建设,需要统筹区域协调发展,因为海南毕竟是全岛建设自贸区,这也是个挺大的现实课题。 

  第二个现象,我相信海南本地有过经历的人都不同程度有体会,政府办事效率仍有待提高,也有很多人提了不少意见。海南此前有一种“两老”现象,特别是在基层干部中有不少,上午喝“老爸茶”,下午喝“老鸭汤”,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称之为佛系干部。现在情况应该好很多了,各级都要求马上办,一些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很不适应。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比拼办事效率、营商环境,海南确实需要迎头赶上。这是另一个现象。

  第三个现象,就是目前海南的产业依托,房地产、旅游、石化以及海洋产业占GDP比重大头。但坦率讲,无论是产业结构、发展层次以及业态等,与自贸区、自贸港建设的高要求还是不相适应的。因此,海南发展也面临一个新旧动能转换的问题,新旧发展动能怎么转换?以新打旧还是换道超车?我觉得这也是亟待破题的地方。以上是三个现象。

  接下来提三条建议。

  第一条,我觉得还是要充分用好政治红利或者政治优势。我们知道,习总书记的“4.13”讲话非常重要,对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的要求也非常高。因为自由贸易港就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式。 我们一定要对标国际上最高水准的规则和管理模式。要不断地反复给中央各部委沟通讲,习总书记说了,最高水平的开放形式在我们这儿,一定要千方百计给予海南支持。这一点上,海南要向雄安取经学习,就像现在北京、天津具体支持雄安新区建设的事,要达到这样的实际效果。你看看现在北京、天津有多少高校、医院已经在雄安新区开工建设,对口合作力度空前。我们海南一定要把这种政治优势、政治红利用好、用彻底。另外还要向上海学习,比如上海科创板建设。习总书记去年在进博会上一宣布,上海方面就快速跟进,紧锣密鼓实施,当然证监会也非常积极,不到半年马上就要开板了,这就是办事效率。因此,海南要充分利用好这个优势,这是很重要的。 

  第二条建议,要杀出一条血路来。关于解放思想的问题,刚才高培勇院长、吴晓求校长等几位大家也都说了,我就不赘述了。关键的问题在于做什么?我觉得不要“文牍主义”。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的主体还是在本地。我说句可能有些领导不太高兴的话,你不要把自贸港的建设寄希望于中央相关部委。尽管落实好习总书记“4.13”重要讲话和中央“12号“文件精神,是各部委和海南的共同责任,但主体责任还是咱们海南省!所以我们过去一年里头出现不少扯皮的情况,一个文件在省里和中央部委来回打转,翻来覆去地审核,倒来倒去,时间都浪费过去了,大半年时间才能出台一个文件方案,主要精力和时间都耗在咬文嚼字上了,办事人员还搞得很疲惫、很辛苦,这就太形而上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还确实需要重温当年深圳的经验,原来我不太理解什么叫“杀出一条血路来”。因为早年这批改革者当时确实是抱着“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精神去闯路子的。就像刚才几位专家讲的,现在习总书记也都说了,我觉得我们确实还是要有当年改革开放之初的闯劲。现在建设自贸区、自贸港再难,有当年深圳搞蛇口开发区、搞经济特区难吗?当年深圳就闯出一条血路来,现在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优等生”。所以,我觉得确实还是要有这样一种开创和担当精神。

  第三条建议,要有突破式的创新举措。这个话不是套话,没有突破式、颠覆式的举措,都是一些平铺直叙的工作路子,自贸港建设实现后发赶超不但遥遥无期,而且基本上可以说难以实现。我个人觉得一般的做法没有什么希望。什么叫突破式的举措?不是泛泛地、大而化之、按部就班地做,我觉得有这么几条:第一个是对标迪拜,刚才有些专家也讲,要有明确的对标方向。就像现在山东青岛市委书记带队到深圳去,直接对标深圳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当然这对海南比较难,但难也需要如此。迪拜阿布扎比能做到的,我们能不能做到?有没有这个决心?起点一定要高,要确保高举高打、一以贯之,要不然自贸港建设会雷声大雨点小,最后落地不了。不但习总书记不高兴,全国人民可能也会很失望。第二,在金融创新比如说数字货币实验区建设上,能不能和中国人民银行去推动落地这个事情。特别是我想提一个具体的内容,在“金融飞地”、”产业飞地”的建设上能不能有所突破,什么叫金融飞地?能不能在海南划出特定的区域来?围绕金融业态创新发展模式,我们可以请欧洲、美国、日本、香港、澳门、以色列这样的比我们发展阶段高的经济体参与主体来管理运营。甚至可以探讨适应于国际通行的法律体系。 

  再比如说,产业飞地是不是也可以参照这个思路,如果说这么做,你要说这不是要回到租界,要回到殖民主义吗?我这里想跟大家说,如果连这个事我们都不敢想,那还怎么个干法?解放思想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是要实打实见真功的。还有,作为自由贸易港——香港的案例,高度开放自由,只有几种商品收税,其他商品出入全是零关税。而且在香港,国际资本是完全自由流动的,是低税率的。今天在座的各位金融机构的高管,你们在中国内地每个月交45%的个人所得税的时候,如果海南能像香港一样实行15%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你们是不是也特别希望把自己的个人所得税交给海南?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所以在资本自由流动方面,我觉得我们不要等中央部委,上面不会主动给你这个条件。说你海南省干这个干那个,既给烟又给火,那很难。你不去争取,你不去闯,永远不会主动给你。

  最后一个,我觉得我们要服务于高净值的消费群体。刚才讲到我们海南有三类人。我们需要“三高”人群,不是我们一般说的身体健康不健康方面的”三高”。哪“三高”呢?一是高水平的领导管理干部,二是高素质的专业技术人才人员, 三是那些高净值消费客户。海南其实在这方面深挖的潜力是很大的。在海南想花个万儿八千很容易,但花个几十万上百万就难了,因为缺乏花钱的渠道,特别是现在又限购房、限购车,消费渠道基本上都堵塞了。那么我觉得应该通过各种形式去吸引、服务于这些人,做好各项配套,让这些人不但是人留下来,财富流下来,而且在这里形成集聚并放大,助推和服务海南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建设。 

  这里面我们如是金融研究院也做了一些布局,去年博鳌论坛期间我们在海南成立了分院,2019年年底还准备在海南搞一个大型的财富跨年活动,真正服务于这类高净值客户群体。最近这几天我们和中关村股权协会商谈,今天王少杰会长也在会场,我们中关村股权协会和广东创投协会的领导也在海南几个地方去拜会领导、考察项目,我们将参与顶层设计,搭建产融平台,引导项目落地,真正服务于海南自贸区、自贸港的建设。希望以上这些举措能够助力海南金融产业发展,希望我们也成为海南发展建设的一份子。

  衷心祝愿海南明天越来越美好,谢谢。

个人简介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宏观研究中心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曾任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项目主任; E-mail:gqingyou@sina.com
每日关注 更多
管清友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