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违建为什么被扩大化了?

周天勇 原创 | 2019-05-15 11:1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扩大化 拆违 一刀切 

  笔者从今日起,将以《立停“一刀切”拆违,齐心共克时艰》为栏目,发表三篇文章,之一为《拆除违建为什么被扩大化了》,之二为《“一刀切”拆违造成了多大的经济社会损失?》,之三为《停止“一刀切”拆违和鼓励城乡创业就业的对策建议》。今天发表第一篇。

  目前,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对中国国内经济也将造成一定的冲击,企业经营、就业、居民收入、国内消费需求、经济增长都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经济需要稳定、社会需要安宁、同舟需要共济、政民需要齐心、艰难需要共渡。

  毫无疑问,对一些破坏生态环境和浪费占用耕地,在风景区、基本农田、湖河水边等建设的奢侈豪华超面积别墅、严重超标排污工厂和食宿设施,有必要整改,极个别的也有必要拆除。中央的精神,是个事个办,并没有要求部门和地方将个别的拆违扩大化。

  然而,2018年下半至今,从城市到乡村,从街道到田间,建设、城管、土地、农业、环保、林业、水利、消防、安监等多部门合力,以影响生态环境、占用耕地、违章建筑等等为由,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一场拆除违建全国运动,就是到现在还势头很猛,有越拆范围越大越广之势。那么,拆违为什么被扩大化了?有着深层次和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机械和形式主义地将中央个别典型案例批示极端化和扩大化。这次运动式的拆违,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失业增多、企业关停不少、增加了一些上访等不稳定。中央领导曾指出,稳定是人民根本利益所在。历史的教训证明,把中央正确的某一时期、某一事件和某一小范围的精神,在领会和执行上曲解化、极端化和扩大化,往往会损害到人民和国家的整体利益。

  其次,什么是违建,概念和标准不清,不考虑历史背景,将违建范围扩大化。中国的许多建设项目和设施,是这个部门的规定上合法,那个部门的规定上不合法,还有的部门有这个文件上合法,那个文件上不合法;这个部门批准了,那个部门也没有制止;有一段时间时合法的,有一段时间又出了个文件不合法了;地方招商需要时,有会议纪要,地方领导和政府响当当地声称时合法的,耕地红线、土地指标、审批迟缓、环保督导等等紧张时,又不合法了。而且,各种法律法规冲突、矛盾、交叉和不透明,朝令夕改。而这次折违,只要与一个文件规定不符,只要有一个关部门没有审批,只要怕有关督导时通不过,均属违建,而且“一刀切”凡违必拆。使势态扩大化。

  再次,拆违成了部门计划管理思维复归最好的理由和行动机会。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后,部委局均核定了其职能。一些部门为了强化其权利,需要管理的抓手,保有和扩大管理的范围,于是都出台各种标准、量化任务、督导、检查、隐性评比、否决等等,虽然中央按照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方向推进改革,但是,各部门却大有计划管理复归的趋势。比如,有的规定餐饮店各个部位各不少于多少面积,比如有的要把各种农业生产和设施标准化,比如有的部门要求街市招牌规格统一等等,比如有的部门规定城里人和投资不能下乡搞建设等等,数不胜数。于是,不符合这些部门标准和要求的,统统都变成了违规设施,要予以拆除。各部门趁处理个别问题之机,借中央之名,以令诸侯,条条问责,几乎是联合发力,造成了这次拆违的扩大化。

  第四,许多城市在城市建设和管理方面,脱离国情、盲目攀比,为了所谓的高端化,往外撵人、撵厂、撵店、撵市,有意进行拆违,使拆违扩大化。首都等城市,是国际交流的窗口,适当地推进其现代化的步伐,有一定的理由。但是,地方上许多城市进行不合当地发展水平区情的攀比学习,只是吸引大学以上的人口,而通过拆普通劳动力人口居住低租金的城中村,拆他们工作的各类市场、制造业工厂、小店小铺,逼迫他们回乡,这是除了制造业回落工作岗位减少以外,这两三年劳民工大量回流农村的重要成因。

  第五,许多地方政府为了便于征地拆迁,借有关部委的拆违要求,将其极端化和扩大化,降低补偿成本、取得建设用地、增加土地出让金收入,获得房地产开发有关税收,从土地资源方面和房产领域与农民和拆迁户博弈中多分配利益。十八大以来,正在推进农村土地体制改革,对农户承包的耕地和使用宅地等,明确使用财产权,使农民从有恒产到有恒心;从土地资源配置上,缩小补偿征地的范围,征地按照市价收购,农民的农村集体土地与城镇国有土地一样,同地同权同价平等进入城乡统一的市场,政府与农民之间合理分配土地交易带来的利益。

  一些地方政府赶在改革之前,或者以未来规划为由,或者用各种其他理由,不准农民再在自己的宅地改造建设;不准城镇资金下乡与农民宅地合建农家乐,或者建设双拼楼等供两家居住;不准已经外出工作居住多年的以往村民向城市居民出售自己的宅基地,以防政府失去卖地收入。而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尽快实现土地收入,在农村以整治环境、建设新农村为由,强拆各家各户的宅院,一个300亩左右的村庄,拆除整治后,得到200亩建设用地指标,占补平衡,挂到行政垄断的寡头市场上招拍出让,获得巨额收入;剩余100亩,可能50亩用来建设几栋几十层高的楼,让村民上楼居住安置。有的地方,甚至村民出的楼房价款比政府补偿的宅地价款还要高。政府还能够从开发商和建筑商那里,获得各种税费收入。一些地方居民宅地被征了,农民上楼了,但没有产业,无处就业;一些农民集中居住后,离耕地很远,建设临时农具存放和劳作休息点,也以违法设施加以禁止和拆除。

  有的地方,对一些长期因征用补偿与当事农民或者城镇被拆迁户达不成协议的地块和项目,对一些无理由征用拆迁的宅院、居民楼、加工厂、大棚、农贸建材各类市场等,以各种理由将其定性为违建,并开会冒以“拆违是中央精神,必须坚决贯彻,予以拆除,我们也没办法”的理由,快速、无条件,甚至根本没有赔偿地加以拆除。这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强化有关部门权力,地方政府获得利益,条条块块还不担当,将民众情绪转移向中央的做法,其初心是什么,结果会怎么样,笔者实在是无法加以评论。

  第六,这次处理个别违建别墅和占用耕地事件,通过有关部门强化,再加地方放大,演变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一刀切”的全国性运动,之所以这样被极端化和扩大化,与有关部门领导市场化改革方向模糊,地方领导群众利益意识不强,因事制宜区别对待政策水平不高,管理工作和执行公务法制观念淡漠有着深层的因果关系。

  中央领导指出,政府对微观事务干预还是过多,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而一些部门的领导有计划管理的思维定式,造成了拆违的“一刀切”。

  中央领导强调,各级领导干部任何时候都要把人民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心无百姓“莫为官”。但是,有的地方领导亲自带领执法人员竟敢在春节前夕拆除有1200多户、几千人居住的楼房社区。

  中央领导提出,领导干部要不断提高新形势下群众工作水平,党的领导是通过具体的路线、方针、政策来体现的,而我们的干部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具体执行者,干部只有到人民群众中去,并且同人民群众保持血肉相联的关系,才能使党的方针、政策得到更好的贯彻。而一些地方领导和执法机构,曲解中央大政方针,与人民群众对立起来,进行极端化和扩大化的强拆。

  中央领导多次申明,必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任何人都不得违背党中央的大政方针、搞“独立王国”、自行其是。但是,这次“一刀切”拆违中,许多建筑设施有政府的招商纪要、协议,有政府有关部门鼓励的观光农业和大棚文件,有有关部门的立项和审批,有在工商进行的注册,有房地产开发的立项审批等,然而,在拆违中,以各种理由定违,无条件、无赔偿、无视产权、曲解“讲政治”而可以不讲法制,强行拆除。而且,一些地方的法院,对这次各地“一刀切”强拆的民事诉讼,不予立案。这使党和政府领导立法、带头守法、依法执政、依法行政的信誉,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个人简介
周天勇,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祖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1958年生于青海省民和县。社会兼职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小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中国社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