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美国金融资本与东汉魏晋豪强士族相似性比较

张宏波 原创 | 2019-05-16 14:1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天华溥 张宏波 

当代美国金融资本与东汉魏晋豪强士族相似性比较

作者:著名管理咨询专家、中天华溥首席专家 张宏波

随着中国经济政治的崛起以及由之引起的中美科技贸易冲突,国内对美国社会的剖析越来越深入具体,之前一味唱多的局面一去不返,中国在增强自信心的同时,也有学者不断剖析美国社会政治的弊端,由此达成一种此消彼长的态势,助推国内民族自信的回归。

根据近期对美国社会政治结构的最新认识与分析,我觉得目前美国的社会政治结构已经与东汉魏晋时期的社会政治结构具有比较高的相似性,如果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说明未来美国的衰退是一件必然的大概率事件。

据近两年的观点来看,美国现在的政治已经被以华尔街为首的金融资本家所控制,这些金融资本家以家族为核心,几个家族一起,通过加入政府以及议会以及各类政治集团,影响着美国政府的各类决策。可以说,现在的美国一个是华尔街的美国、另一个是美国人的美国。而作为总统的美国最高决策者,其实只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家的一个代言人而已。

东汉魏晋的豪强门阀士族也是一个通过经济实力与政治联姻,行成一个隐性的政治集团,从而影响国家政治走向的社会政治局面。而正是在这种社会政治结构之下,国家的政治已经绝大部分为士族所主导,国家政策反映的是士族的利益而非皇权以及普通百姓的利益,这与现在的美国金融资本政治具有较高的相似性。

一、财富的极大集中

虽然最近30年美国的经济总量增长在大国之间相对十分迅速,但是经过经济学家的分析可以发现,这种增长是一种不平衡的增长,以财富迅速向极少数富人集中为主要趋势。根据相关数据分析,美国0.1%的富人占有社会财富的比例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10%增长到2018年末的22%左右,这个数据已经非常接近1929年西方经济大危机前的水平。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是加剧这种财富分化的重要因素,据分析,次贷危机虽然对所有的美国人都带来财富缩水的影响,但显然这种影响是不同的,高收入者的收入下降了4%,但底层家庭的收入下降了20%

东汉魏晋的豪强士族也具有同样的特点,当时土地的集中可以影响到财富的水平,在东晋末年时期,土地大幅度向门阀士族转移,我记得有一则史料数字,就是隋朝自北向南平定南朝最后一个朝代陈朝时,共得陈朝户数200万户。这让我们大为惊讶,难以想象如此富庶的长江以南地区竟然只有200万户数。而到仅仅才过了十几年的609年,隋朝的户口数竟达到890万户,可见增长的的这些户数并非隋朝建立后励精图治的自然增长,而是在豪强士族隐匿的人口释放出来的人口红利。

二、阶层的滞化

当前美国乃至西方的阶层停滞已成共识,自下而上的阶层上升机会已经很少,下层人难以通过有效的机制通过个人努力上升到社会的上层,这是西方乃至美国未来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平心而论,相对于欧洲来讲,美国的阶层固化问题尚且还不太严重,仍然有机会通过努力进入到社会顶层。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种阶层的上升仍然主要停留在经济层面,美国所有的新的阶级新规与传统的金融资本家具有天然的差异性,类似于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新兴资本所有者即便财富可以极大积累,但是在政治上很难影响国内甚至国际政治局势,传统政治局势仍然是由洛克菲勒家族、布什家族、肯尼迪家族所控制,这种经济与政治的结合是现代经济发展所无法撼动的。

东晋末年阶层固化也达到了顶峰,由于门阀士族的控制,普通寒门很难通过努力进入到上层社会,人才选拔的“察举制”、“九品中正制”等似乎比较公平,但是由于士族之间在家族内部以及通过家族联姻的关系形成了一套非常严密的政治网络,使得人才的选拔根本不可能将寒门子弟选拔出来,因此才有了东汉末年袁氏家族四世三公的政治格局。

东晋末年的这种政治格局在北方草原民族到达江北之后就越发显出颓势,由于社会阶层的尚未固化,北方政权比南方政权具有更大的社会灵活性以及激励空间,因此能够更显著的动员更大的组织能力,从而在南北方对垒中占得上风。而隋朝建立之后初创的科举制恰恰在一定时期解决了阶层固化的问题,打破了门阀士族的垄断局面,才保持了未来隋唐上百年的强盛局面甚至奠定了中国帝国时代千年的稳定。

但,目前的美国仍然没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三、小政府特征

西方历来崇尚小政府,对经济社会不做过多干预,崇尚社会经济自由,这一提法一直也是国内外知识分子抨击国内政治社会体制的关键。

小政府的一个结果就是政府对社会与经济的控制缺乏必要的资源与能力,放任经济与社会的自然发展,也许无为而治是西方政府剽窃中国道家治国的理念所为,但是无论如何,西方的小政府确实在近两百年成为一个比较优势的典范。

小政府的好处许多人都耳熟能详,比如能够给企业经济体最大的自由,使其爆发出最大的发展潜力,比如说可以节约大量的政府投入成本,将节省下来的费用用作投资等。甚至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政府管理成本太高,不得不藏富于国,压制了民间投资的同时也降低了国家投资的能力。

小政府走到今天的地步也显露除了他的弊端,比如政府没有办法集中力量办大事,巴黎圣母院焚毁后,法国政府竟然需要依赖捐款才能重建重修,更有分析人士认为,恰恰因为资金投入不够,才造成巴黎圣母院的防火措施不到位,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从东晋豪强士族的分析来看,小政府的局面是由于政府没有办法集中财力所造成的,由于土地大量被士族所兼并,那么留给政府的可获得征税就相对有限,在如此小的征税基数上,难以维持政府的正常运转。包括水灾旱灾的治理救助、军队的完备建制、基础设施的投入、重要人才的聚集选拔等等。这些需要钱的事情都得克制,甚至需要仰豪强之鼻息。

这在国家力量的较量中,南渡的东晋及后来继承衣冠的南朝很难与北方重新分配社会财富、重构社会结构的北周、北气以及隋朝进行较量,因此南方被北方统一也就顺理成章。

四、美国金融资本与东汉豪强资本之比较

一些政治与经济学者已经深刻注意到当今美国社会的分裂,认为美国人的美国与华尔街的美国之间的分裂越来越厉害,这种分裂严重影响着美国未来对全球的政治取向,包括各届美国总统也都面临着强烈的精神分裂特征,一方面不得不被华尔街美国所左右,另一方面又希望为美国人民做一些事情,但是由于总统背后的财富支持来源于华尔街,也带来美国总统的无能为力。

东汉豪强资本的局面其实比当代美国要好些,由于全球化的特征,华尔街金融资本其实已经没有国界了,在全球具有巨大的投资利益,因此对美国的存在与生死也许并不十分在意,华尔街金融资本只是将美国作为一个金融依附体而已。东晋的豪强资本其实还有很深的家国观念,即便在平时豪强与国家与人民争夺资源,但是遇到国家有难,豪强士族还是能够与国家人民一起共御外敌的。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作为东晋抗敌主力的谢安、谢玄同样是豪强门阀士族出身,其家国情怀同样值得我们敬佩。而当今的美国,在全球经济自由化的今天,是否有投鞭断流的华尔街金融家为之一战,也许就未为可知了。

个人简介
中天华溥首席专家,著名管理咨询专家,组织变革专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属建筑施工与房地产企业特邀战略、集团管控培训讲师,南开大学战略与集团管控兼职讲师,《企业软实力》杂志专栏作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