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高速长假免费得到好处了吗?

刘植荣 原创 | 2019-05-05 21:3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高速免费 

 你从高速长假免费得到好处了吗?

作者:刘植荣


    每个长假,中国有车族便设法享受了高速公路通行“免费大餐”,但从媒体报道来看,“高速免费”似乎并没有给出游的人增加多少幸福感,甚至有不少开私家车出游的人为此感到后悔,免了公路通行费,增加了汽油费,浪费了时间,称不该占这个便宜。

    黄金周长假期间,全国多处高速公路严重拥堵,有的成了“停车场”、“垃圾场”。早在2012年媒体就报道称,一私家车车主称,他9月30日零点左右从上海上了沪宁高速,10月1日上午10点半才到南京,300多公里的路程开了整整10个小时!免费的第一天,广深高速道滘站至火村收费站堵塞20公里;深圳福永站至虎门站堵塞28公里;惠河高速平南站到泰美站塞车40公里;开封高速从西红门收费站向南近20公里的路段几乎成为停车场。在很多拥堵路段上,汽车把应急车道塞了个水泄不通,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救援车辆很难及时赶到现场,这势必增加事故伤亡隐患。据交通部门统计,全国在8天长假期间发生交通事故68422起,造成794人死亡,2473人受伤。

    此外,高速免费导致自驾游大幅增加,不少人气景区停车难上加难,甚至还有一些私人黑车场借机路边拉客,翻倍收取停车费。这无疑使自驾游游客心情大打折扣。

    实践证明,只在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这项政策,显现出了不少弊端,应进一步改进。

    首先,正如笔者在2012年8月13日发表的《“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并不完美》一文所述,中国有车家庭仅有一成左右,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是“逆向调节”,只把这项福利给了较为富有的人。对大多数低收入无车家庭来说,他们没有从此项免费政策中获得任何利益,相反,由于公路拥堵,增加了乘坐长途大巴的人们在路上的时间,使他们的利益受损。

    有人测算过,如果高速公路免收大客车通行费,平均每张长途票价可下调15元,这样,就能让绝大多数群众获得这项免费福利。还有,一辆大客车行车时占用的道路面积大致相当于两辆家庭轿车,但一辆大客车承载50人左右,而家庭轿车不从事商业运营,很少有满载的时候,平均一辆家庭轿车只运载两三人,这样算来,长途大客车的通行效率是家庭轿车的10倍。所以,要免费,也应首先给大客车免费。

    其次,只在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违背了价格规律,鼓励人们节假日一起把车开到公路上去。

    税费具有调节人的消费倾向的功能。例如,吸烟和过量饮酒对人体健康有害,政府就对烟酒征收高额的消费税,以此提高烟酒价格,让人减少烟酒的消费量。

    节假日公路的交通流量本来就大,如果平时收费而此时免费,必然使公路不堪重负,甚至使交通瘫痪。从北京赶往石家庄的朱飞对这次“高速免费”的认识具有代表性,他原本认为“对于免费产品不用,就意味着损失”,结果自己被堵在高速公路上。他后悔地说:“再也不想占这种便宜了。车堵在路上,额外增加的油钱恐怕比过路费还要多。”

    一些国家的收费公路与我们的做法恰好相反,他们在节假日不是免费,而是加倍收费,其目的就是通过价格机制限制节假日公路上的交通流量,防止拥堵。例如,美国特拉华收费公路,一段82公里长的公路,平时收2美元,周末和节假日则收4美元。

    第三,只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是鼓励人们使用私家车,这与世界范围“低碳”政策相悖。

    汽车尾气是PM2.5的主要排放源,能引发多种疾病。在美国,7.4%的心脏病和58%的癌症是由汽车尾气引起的。中国PM2.5污染异常严重,“双节”过后上班的第一天,北京35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的PM2.5日均值全部超标,南三环PM2.5瞬时浓度高达241微克/立方米,而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PM2.5的年平均浓度小于10微克/立方米为安全值。

    为了鼓励人们使用公共交通,减少私家车的使用,一些国家除了征收燃油税或公路使用税外,还征收碳排放税。例如,挪威对每升汽油征收4.62挪威克朗的公路使用税和0.88挪威克朗的碳排放税;瑞典对每升燃油征收6.875瑞典克朗的碳排放税和能源税。

    第四,政府修建的公路应对所有车辆全年免费,通过“费改税”来缓解交通拥堵。

    来自交通部门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公路总里程达到了410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为8.4万公里。中国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是靠收费建设的。而美国目前有编号的公路(可视作中国的高速公路)253832公里,收费里程仅有7876公里,占编号公路总里程的3%。并且美国收费公路大都是私人投资建设的,采用“建造-运营-转交”的模式,政府给予私营企业一定期限的经营权,由私营企业负责对建成公路的收费管理和维护,经营权期满,就要把公路的所有权交给政府,然后免费使用。

    国外的公路建设资金主要来自燃油税。例如,美国1956年通过的《联邦公路资助法案》规定,州际高速公路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按照9:1的比例出资,联邦政府的出资均来自“公路信托基金”,而基金的87.6%来自机动车燃油税。

    可见,公路使用“由收费变缴税”是世界发展趋势,这兼顾了公平与效率这一基本经济学原理。中国应尽快与国际接轨,废除公路收费政策,用燃油税建立公路基金,用于公路的建设和养护。

 

“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并不完美

作者:刘植荣
(本文见报日期2012年8月13日)

 

    从财富收入分配差距角度来讲是一种"逆向调节",让较富裕的人得利,大多数老百姓则无利可收。中国道路交通的改革方向应该是"费改税"。国外实践证明,取消车辆通行费改征燃油税,是一种高效、公平的收费方式,体现公路谁用谁交费,多用多交费的原则。

  近日,国务院同意交通部、发改委、财政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制定的《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方案》规定,免费通行的时间为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等四个国家法定节假日,以及当年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确定的上述法定节假日连休日;免费通行车辆为行驶收费公路的7座以下(含7座)载客车辆。

  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赢得了有车一族的掌声。这样,逢年过节便可开着爱车到处一游,能省下不少通行费。可细一琢磨,这个政策似乎并不完美,甚至有所偏颇。

  因为在中国有车一族毕竟还是少数,根据国家统计局编写的《2011年统计年鉴》,截至2010年底,城镇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13辆。统计局没有给出农村居民户的家用汽车拥有率,这说明农村拥有汽车的家庭还是极少数。我们乐观地估计,假定农村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3辆,由于中国农村人口与城市人口大致相同,我们可以估算出中国家用汽车拥有率为(13+3)÷200×100%=8%。

  由此可知,节假日出行只有8%的人使用私家车,而92%的人会乘坐火车或长途公共汽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就意味着只有8%的人成为潜在的受益者,而92%的人没有得到任何益处。所以说,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对于财富收入分配差距来讲则是“逆向调节”,让较富裕的人得利,大多数老百姓则无利可收。

  要想做到公平,就应免收所有车辆通行费,不应只对7座以下小轿车免费。拿长途公共汽车等大型客车来说,如果在节假日免费通行,可规定相应下调票价,这样,普通百姓也可受益。同时,公共客运票价下调,也鼓励人们多使用公共交通,少开私家车,减少公路拥堵,降低燃油消耗和碳排放。

  免收货车通行费更与百姓的利益休戚相关。要知道,对货车征收通行费,运输企业主是不会自己掏这份钱的,他必然要把它加进运输成本里,也就成了商品价格的一部分,由此推高了物价。都说中国物价高,通行费这只推高物价的黑手罪责难逃。

  免费,谁都喜欢。有的家庭虽买了车,但由于经济条件所限,外出也大多使用公共交通,有了免费通行,开私家车外出的便会增多。另外,那些本应平时出行的人,为了享受免收通行费带来的利益,也会尽量把出行时间安排在节假日。公路在节假日交通流量本来就大,如果再加上节假日免收通行费,必然会使交通流量大增,一些路段难免会发生拥堵,从这个角度来看,开私家车出行的人省了金钱,但很可能会浪费时间。看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

  中国公路收费世界第一。媒体曾有报道,“世界已建成了14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公里在我国。”我国高速公路的95%、一级公路的65%都是收费公路。而美国是汽车大国,也是公路大国,但高速公路却极少设置收费站。我们是把外国逐步淘汰的东西捡到了,而且如获至宝,一跃成为世界头号公路收费大国。

  早在公元前7世纪,亚述帝国在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统治时期就征收过通行费。印度哲学家考铁利亚(Kautilya)所著的《论政治、经济和军事》(The Arthashastra)一书也记载,印度在公元前4世纪就征收通行费。中世纪,欧洲大兴土木,那时很多道路也是收费的。美国和加拿大从19世纪开始征收通行费。征收通行费的目的,首先是回收道路基础建设投资,然后是用作现有道路的养护,最后是把通行费结存作为道路建设基金,用于公共交通网的扩建。

  随着汽车的普及,人们发现在公路上设卡征收通行费,征费成本很大,比如要建收费站,要雇用很多收费员。同时,由于设卡收费,车辆排队交费延长了车辆通行时间,降低了公路的使用效率。于是,人们越来越讨厌公路收费,很多国家已经取消或逐步取消通行费。

  读者会问,取消了通行费,那修公路和维护公路的钱哪里来呢?

  那些取消公路收费的国家,想出一个好办法,就是把通行费加进燃油价格里,也就是燃油税,在购买燃油的时候,就相当于预付了通行费,行驶在公路上,就一路畅通,没有一个个的收费站拦着收费了。征收燃油税,对政府而言,燃油税的征收成本几乎是零;对司机来说,则大大缩短了在公路上的通行时间。

  实践证明,取消车辆通行费改征燃油税,是一种高效、公平的收费方式,体现了公路谁用谁交费,多用多交费的原则。因为汽车一上公路就要消耗燃油,在公路上跑的里程越多,消耗的燃油就越多,而税就在燃油的价格里,消耗的燃油多,就意味着交的通行费多,使用的公路里程多。

  所以说,《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并不能称为一个好方案,因为它没有照顾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中国道路交通的改革方向应该是“费改税”,取消所有公路收费,让征收的燃油税用于公路基础建设和日常养护,用燃油税调节燃油的使用、道路通行和车辆购置,降低碳排放,提高空气质量,增进人民健康。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