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张磊“弗罗斯特不走寻常路的诗”:创造涌现性!

赵晓凯 原创 | 2019-06-12 10:42 | 收藏 | 投票

 

高磊资本张磊在2017年人大毕业典礼上的致辞,提到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未选择的路》中写道:“黄色的林子里有两条路,很遗憾我无法同时选择两者……我选择了另外一条,天经地义……因为它充满荆棘,需要开拓。”不走寻常路,敢于冒险,勇于开拓,这是青年人应有的朝气。
 
张磊还说道:今天毕业典礼之后,我将与学校签署捐赠协议,捐赠3亿元人民币。是为了长期支持创新型交叉学科的探索和发展,也是我送给母校80周年校庆的一份心意。
 
笔者发现,用哲学思维的角度分析,张磊提到的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歌《未选择的路》,与张磊支持的创新型交叉学科,两者都指向了正在世界范围内兴起的新型学科----复杂性科学。
 
复杂性科学(Complexity Science)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复杂性科学(complexity sciences),是系统科学发展的新阶段,也是当代科学发展的前沿领域之一。复杂性科学的发展,不仅引发了自然科学界的变革,而且也日益渗透到哲学、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称“21世纪将是复杂性科学的世纪”。
 
复杂性科学研究的特性之一是涌现性,亚里士多德得出的“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著名命题,是古代朴素整体观最有价值的遗产,至今仍然是现代系统论的一条基本原则。而对于整体与部分的关系,亚里士多德则以“整体不是其部分的总和”这个命题更加确切地进行了表述。用现在的话说,系统整体的功能,既可以表现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也可以等于部分之和,还可以小于部分之和,这种综合效应决定于部分之间相互作用的性质:当各部分以合理(有序)的结构形成整体时,整体就具有全新的功能,整体的功能就会大于各个部分功能之和。而当部分以欠佳(无序)的结构形成整体时,就会损害整体功能的发挥,整体的功能就会小于各个部分功能之和。
 
罗伯特・弗罗斯特在《未选择的路》中写道:“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我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而这对我此生意义非凡),是典型的涌现性思维,追求非线性的突变结果。张磊捐赠3亿元人民币长期支持的创新型交叉学科学,与复杂性科学的方向完全一致,复杂性科学及其复杂性研究,正不断地与各种学科和领域(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经济科学和人文科学)进行广泛的交叉和融合,向新世纪科学技术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本人最近开始学习复杂性科学,得出了上面初浅的体会。下面发表张磊人民大学2017年毕业典礼致辞【现场版】
 
张磊的2017年人大毕业典礼致辞全文如下:
 
尊敬的靳诺书记、刘伟校长,敬爱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师弟师妹们,还有今天特意赶来的各位家长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能够作为校友代表参加今年的毕业典礼。今年还是母校80周年大庆的日子,看到台下这么多年轻的面孔,我特别开心!
 
今年毕业的学弟学妹好多都是90后吧,其实我也是个90后。我是90年考入人大的。(笑声) 94年毕业后,我去美国留学工作,2005年回国创业成立了高瓴资本,就是来自于高屋建瓴四个字。所以高瓴还是个00后。说起高瓴,不见得大家都熟悉。但是要问在座的大家,有没有用过微信,骑过摩拜,用滴滴打过车,在京东上剁过手? 我估计答案是肯定的。京东也是咱们92级的校友强东创立的。
 
刚才提到的这些企业,都是高瓴投资的。套用现在流行的话说,他们都是高瓴的CP。(笑声、掌声)高瓴管理的基金规模,从2005年最初的2000万美金,到现在300亿美金,成为亚洲最大的私募股权管理基金之一,(长时间掌声)正好用了12年,一个轮回。然而我觉得,起点应该从1994年毕业时开始,因为没有人大就没有今天的我,更不会有今天的高瓴。回想这23年的经历,我感慨万千,确实有满肚子话想跟大家说。
 
但我思考之后,决定今天就跟大家谈谈选择的问题。
 
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我当年在美国耶鲁大学读研究生期间曾去波士顿的一家咨询公司面试。面试官让大家分析整个大波士顿区域需要多少加油站。别人都在做数据分析论证时,我向面试官提了一连串问题,为什么只建加油站?为什么不能也同时开杂货店?未来要是有了别的出行方式,修那么多加油站干什么?可能是我“怼”面试官太狠,结果他现场就把我KO了。后来这样“一轮游”的面试我还参加了不少。就在所有的门似乎都关闭的时候,我在耶鲁投资基金找到了一份实习生工作,在那里我找到了自己事业的座标系,选择进入投资行业。
 
现在回想起来,我如果按照面试官的要求建模型做论证,今天我可能还在华尔街做咨询或投行。当然这也不错。(笑声)但我选择的是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坦诚表达自己的想法,选择不走“寻常路”。就像弗罗斯特(Robert Frost)在他最著名的诗《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里说的,“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我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而这对我此生意义非凡。
 
人生其实就是这一个又一个选择组成的,每一个路口选择的方向,决定了你带着什么样的心情上路,最终看到什么样的风景。亲爱的师弟师妹们,衷心恭喜你们四年前就做了一个极其明智的选择,加入人大,成为“中国好校友”的一员。(掌声)离开学校的日子越久,我相信你们越能感觉到这个词的力量。
 
在人生的道路上,选择与谁同行,比要去的远方更重要。今年毕业的七千多人,你们现在就好好看看身边的人吧。他们或许是你的老师、好友,或许是你的挚爱,(笑声)或许你们之间交集并不多,甚至互不相识。也许你们以后会经常见面,也许从此天各一方,再会无期。但无论任何时候,无论你们身在何方,“人大”这个名字永远会是将你们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条纽带。我很幸运,通过这条纽带认识了很多靠谱的人,和他们一起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珍惜你身边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说再见。但是你们一块儿走过的知行路,看过的教二草坪,一起犯过的傻,一块儿流的泪,都将成为你人生最宝贵的财富之一。
 
第三点,我希望大家选择做时间的朋友。作为投资人,我自己的感触是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做选择,时间自然会成为你的朋友。2011年我在人大捐建高礼研究院,在那里我经常对大家说,这个世界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有句话叫“风物长宜放眼量”,就是让我们从远处、大处着眼,要看未来,看全局。我常常给创业者建议,要学朱元璋“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这个战略在创业中有效,也同样适用于你我的生活。
 
做时间的朋友,需要极强的自我约束力和发自内心的责任感。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 的世界里,懂得“滞后满足”( delayed gratification)道理的人,早已先胜一筹。我把这称为选择延期享受成功。
 
希望大家都能坚持自己内心的选择,不骄不躁,好故事都是来自于有挑战的生活;持之以恒,时间终将会成为你的朋友。在这里与同学们共勉。
 
除了选择的几个问题。作为人大的校友,我觉得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不仅要掌握科学思辨的能力,还要心中长存人文精神的火种。当今时代,伴随基因技术、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科技爆炸、奇点临近,人类将进入新纪元,我们的生活也会迎来巨大的挑战。而大家在人大的学习生活,恰恰赋予了我们广博的视野和人文情怀,这将帮助我们处乱不惊,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不断去追问问题的本质。我本科是学国际金融的,没有编过程也没有技术背景,但是我后来照样投资了一批科技企业,它们现在在各自领域内引领世界潮流。我感谢咱们人大的人文教育,相信同学们也会从中获益无穷。
 
作为投资人,我常说起我的三个投资哲学:“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三句话分别源自《道德经》、《论语》、《史记》。虽然现代金融投资的工具和方法大多源于西方,但如何使用好这些工具,我还是更推崇我们优秀的中国哲学思想和传统民族文化。我们要有充分的文化自信,要珍惜人大给我们的人文土壤,好好汲取营养。过去未去,未来已来。我希望我们人大学子,以后不管进入哪个行业从事什么工作,都能保持乐观和激情,用人文的情怀去雕琢自己,美化身边。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今天毕业典礼之后,我将与学校签署捐赠协议,捐赠3亿元人民币。
 
(掌声雷动)
 
这是为了长期支持创新型交叉学科的探索和发展,也是我送给母校80周年校庆的一份心意。
 
(掌声雷动)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掌声雷动)
 
从今天开始,你们会被学弟学妹们称为“校友”;从今天开始,人大的时光就将变成我们心中一处温暖的存在,这处存在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母校”。在这里衷心祝福大家,用舍我其谁的魄力去勇敢拥抱变化;用第一性原理去不断探究世界的价值原点;用人文精神去点亮心中的灯塔,Think big,Think long!
 
(掌声雷动)
 
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赵晓凯旅居宋庄,多年来积极探索“事件艺术”,积累了较多“事件艺术”的作品,形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提出了”三个世界知识划分法”理论:个人知识属第一世界,与庞大的人类知识和人类未知的宇宙知识相比,很渺小;人类知识属…
每日关注 更多
赵晓凯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