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加密货币真有那么神吗?

王永利 原创 | 2019-06-17 12:0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Facebook 加密货币 

  最近几日,有关Facebook(简称FB)将于2020年一季度推出其自己的加密货币的信息非常多,诸如“Facebook加密货币将对现有金融体系产生巨大冲击”,“FB数字货币合作伙伴完整名单曝光囊括八大领域25家(最知名)公司”(特别是国际支付巨头Master、Visa和Paypal已经加盟(三家简称MVP)成为创始节点,与FB一道可能将27亿全球用户纳入其中,给人以极大想象)等等,传播的非常广泛,很多人对此充满期待,甚至认为它将挑战美元等(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传统货币以及比特币等新型网络加密货币的地位;将挑战传统跨境支付巨头Swift以及新型网络跨境支付先行者Ripple;将大幅提高人们对加密货币的总体了解程度,加快数字货币体系建设和广泛应用;标志着非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应用从1.0升级到2.0,区块链、数字货币和通证经济由此就一步进入互联网和金融科技的主战场,成为下一阶段数字经济的主角;FB发行数字货币之后,将获得新的盈利模式,成为全球数字经济的中央银行,建立FB数字经济帝国;必须认识到,如果在数字经济革命的这个新阶段,中国不能积极参与,不但将在新的竞争中落于完全被动,而且在互联网和金融科技领域已经取得的优势也可能丧失殆尽等等。

  那么,FB的“加密货币”到底是什么,真有那么神吗?

  实际上,FB尚未发布其“加密货币”白皮书,但据已经传出的信息,这种“加密货币”内部曾被叫做“GlobalCoin”(全球币或国际币),现在可能正式冠名为“Libra”( “天秤座”,意为公平公正)。FB为此已于今年5月份在瑞士专门注册了一家名为“Libra Network”的公司。Libra不像摩根大通银行推出的JPMcoin,以及网络公司推出的稳定币USDT、GUSD等,只与美元一种法定货币1:1挂钩,而是要与一篮子法定货币挂钩(类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Libra在发音上也近似Libor,即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当然,现在货币篮子具体的货币构成及其成分系数尚不清楚;为加强这种货币的管理,增强公正和公平性,FB正在发起组建一个独立的管理基金会;Libra将在FB搭建的区块链网络平台体系上使用和运行,该网络体系预计将推出100个有验证交易并进行记录以及参与网络治理(规则调整)权利的节点,每个节点需要缴纳1000万美元的成员费。

  从上述内容看,FB首先需要运用区块链技术打造一个去中心的加盟链网络体系,并确立该体系的管理规则;在这一网络体系中,不再运行各种法定货币,而是运行自己专用的加密货币Libra;Libra并不是像比特币一样,需要“挖矿”产生,而是需要用法定货币兑换而来,并以法定货币作为支撑(锚);Libra不是只与一种法定货币等值挂钩,而是要与一篮子货币整体挂钩,以期适应多国用户的需求并削弱单一国家的控制(实际上,摩根大通银行早先也表示有这种打算)。由此可见,Libra仍是一种在一定网络社区或商圈内使用的专用代币,仍需要以法定货币作为支撑,根本不可能完全取代法定货币。而且,这类与法定货币挂钩的专用代币,仅仅是将一些加密技术移植到传统金融运行体系中,并没有真正进入类似比特币、以太币一样全新的加密货币领域。当然,各种与法定货币挂钩的“稳定币”的出现,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大型机构对比特币一类网络“加密货币”的信任是不够的,或者是不接受的。

  与GUSD、JPMcoin相比,Libra可能在挂钩货币与系统运行上更加复杂了,但本质上与GUSD、JPMcoin一样,仍属于一种网络专用代币,正如我去年9月19日微信公众号上评论GUSD所指出的:美元“稳定币”不过就是一种美元代币,以及今年2月22日微信公众号上评论JPMcoin一样:“JPMcoin依然只是一种网络代币”!

  但是,毫无疑问,Libra与一篮子货币挂钩,将比GUSD、JPMcoin更复杂,也面临更多风险挑战。最重要的就是其货币篮子如何构成、如何管理?如何办理法定货币与专用代币的兑换,汇率风险由谁承担、如何控制?如何形成比较竞争优势,更高效地吸引用户和业务(即使是FB现有的用户,要想转化成为Libra用户也不是理所当然的)?

  继Ripple之后,越来越多国家和大型金融及网络公司都在致力于搭建网络跨境支付体系,并相应推出自己的网络专用代币,包括JPMcoin、Libra等,有其合理性,但这种态势就会使不同网络体系之间的用户与流量竞争越来越激烈。

  实际上,Gemini公司宣布发行GUSD,以及摩根大通银行宣布推出JPMcoin时,也在社会上产生过很大的轰动效应,引发诸多宏大的设想,但时至今日,这些代币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实际效果。FB推出Libra,也只是增加一种新的竞争者而已,其实际效果到底如何,还存在很大的未知数。

  更重要的是,如果各个网络体系相互之间规则不统一、不能做到跨链直联的话,必然影响到全社会整体的支付清算效率、成本与风险。因此,规则不同的跨境支付体系越多,越不是什么好事,实际上,现在更需要探索的是统一的国际规则和管理体系!

  再次强调2月22日公众号所提示的:大型金融机构或专业组织积极探索利用区块链等技术改进支付清算体系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在国家继续存在,很长时间都难以消亡的情况下,要通过网络数字货币取代国家主权货币或法定货币,都是不现实的;以法定货币做支撑和完全锚定的“网络稳定币”,无论其具体设计如何变化,都只能是特定网络平台上运行的专用代币,更不可能取代或颠覆法定货币;需要下大力气解决的是网络平台的实际效能和流量问题,而不应把主要精力放在专用代币的设计、包装和炒作上;应该加强网络支付规则的研究和统一,配套推进全球统一的支付清算监管体系。

  因此,不必对此类以法定货币做支撑的网络 “加密货币”说的过于神乎,寄予过高期望!

个人简介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2005年7月在厦门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1987年至1989年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会计系。 1989年5月加入中国银行,1997年4月至1999年11月先后任总行财会部、资产负债…
每日关注 更多
王永利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