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吧

赵峰 原创 | 2019-06-22 10:3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经济 泡沫 影评 

 让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吧

2019-6-22

看完周子阳的电影《老兽》,想到这句话。

这句话来自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冷静地直面他们生活的真实状况和他们的相互关系。”马歇尔·伯曼用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作为书名,阐释他对现代性和现代化的批判。

“现代性和现代化”让我想象的场景就是这样的,虚无和破碎,混乱和模糊,冷漠和尖锐。周子阳的电影《老兽》呈现的也是这样的景象。

影片开始不久,看到荒原上烂尾的楼房,尘土飞扬的街道,灰蒙蒙的天空,无精打采的人们,我就知道故事发生在鄂尔多斯,发生在这个神奇草原城市的房地产崩溃之后,时间大约是2011年。

在鄂尔多斯房地产火爆的岁月,老杨应该是发达过的。看他的派头,应该是做过大生意,赚过大钱的。他对夜总会是那么熟悉,跟人说话是那么气派,还有个情人。人们都叫他“杨老板”,“杨总”。他现在肯定是落魄了。打个小小的麻将还欠债,银行卡上只剩下75元。他整日骑个电动车,在尘土飞扬的空旷的大街上溜达,还戴个墨镜。

可他还是很有气派,一头白发梳得光溜溜的,大背头。说话底气十足,还把自己当成大老板似的。他居然口袋空空还敢请朋友喝酒吃肉,上洗浴城。老杨不是没有钱。在鄂尔多斯房地产红火的年份,他的钱都押到房地产项目中去了,或是被朋友客户借走了。经济景气期间相互欠债很正常,经济不景气期间债务链断裂也不奇怪。老杨赶上了,很多人都赶上了。

 

《老兽》的剧本原先叫做《老混蛋》,老杨就是个老混蛋。

他出门打麻将的时候老婆躺在床上,他看都不看,也不管她吃,也不管她喝。她瘫痪了。他老婆给他打电话求助的时候他正在跟朋友喝酒,他没理她,继续喝酒。

他朋友将生病的骆驼托付给他,他转身就将它卖给肉店,还劝说屠户将骆驼肉混在猪肉里卖。他朋友可是指望着这头骆驼发家致富的。卖到钱就跑去找老情人,还给买了牛肉,衣服。此时她老婆因为没人照顾从床上摔下,住了院。

老婆要做手术,三个子女凑了三万块钱。他们的境况不不太好,都过得紧巴巴的。老朋友要来取托他照管的骆驼,老杨偷走了给老婆看病的钱,给老朋友买了头奶牛。整个影片中这是老杨做过的唯一有人味儿的事情,但是置老婆的生死不顾而瞎讲义气,还是让人不齿。更让人不齿的事情是,老家伙后来居然起诉儿子和女婿,让法院将他们关了起来。

老杨一直就这样没脸没皮,甚至伤天害理。可他却一直振振有词,对一切都无所谓。最后,老杨被子女们抛弃,子女们不再念他的恩情,对他不再尊重。

他最后决定离开这个世界,还拉上她濒死的老婆。他说的话还是胡扯——“你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人”。最重要?他是怎么将老婆一个人扔在家里去打麻将的?再说,你要走就走,凭什么拉上别人。

到了最后,老杨还是个老混蛋。

 

老杨这样的“老混蛋”我见过一些。

年轻时候,有精神,有活力,有闯劲儿,抓住了机会,赶上了潮流,很容易赚了钱。以为自己真的很厉害,很了不起;以为自己真的就是企业家,就是财神附体;以为自己得到上天的眷顾,以为自己运气好而且会一直好下去。于是就不可一世,飞扬跋扈,吆五喝六;于是就整日里花天酒地,锦衣玉食;于是就包情人,养小三儿。有钱就是老大,有钱就有一切。于是廉耻不要了,礼仪不讲了;感情不要了,人伦不讲了。至于理想和信念,道德和情操,统统扔到一边去。

我朋友的一位朋友,四十多岁,开洗浴城的,很有钱。看上体院一位女生。那女生有男朋友的,准备毕业之后分到一起工作和生活。那老板使劲儿砸钱,砸晕了那女子,又砸晕了那男生。

我朋友的另一位朋友,五十多岁了,做金融的,很有钱。经常带着的一位女孩子,才二十岁。老家伙还经常到女子家见岳父母,他比岳父母年纪都大。老家伙经常拿这事儿来炫耀。

还有一位朋友的朋友,也姓杨,五十来岁,卖电脑的。本来有家有室,两个孩子都已成家,自己都做了爷爷。挣了钱,头脑发热,失去了自我。找了个小三儿,然后离了婚。

我讲这些,不是为了谴责金钱的祸害,或者人伦道德的堕落。人的道德状况很大程度上是环境决定的。那位开洗浴城的家伙,本身也是劳动人民出身,只是抓住了好机会,突然间发达了。那位搞金融的老家伙,算是“老革命”,根正苗红的,只是遇上了好时光,一下子有钱了。而现实中这位老杨,原本是老实巴交的,只是因为电子市场形势好才挣了点钱。

人们突然之间的境况变好,容易对自己产生误判,高估自己的运气和能力;容易放松警惕,被人利用;容易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降低自己人生目标。我看到的那些“暴发户”们,财大气粗之后,一个个都是牛哄哄的,膨胀得不得了。

这些人本来都是正常的人,有着正常人的家庭和生活,情感和操守。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努力挣钱,勤俭节约。孝敬父母,热爱家庭;关心妻儿,照顾兄弟。讲道德,有情义,尊礼仪,守规矩。如果生活正常运转的话,很多人就这样一生平平安安,按部就班走下去。风平浪静的,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没有什么起起伏伏。这样多好啊。

社会经济的运行有时候会打破平衡,突然间爆发起来,个人的经济境况也会因此而改变。在这种变化中,有的人可能会以常人不具备的敏感抓住机会,成为“暴发户”。一旦有钱了,一旦膨胀了,正常人正常的道德情操和情感价值就可能丧失。似乎是金钱使人膨胀,那些传统价值观就装不进去了;或者是金钱膨胀之后将原先的道德情操和情感价值给挤走了。

那一副副熟悉的面容,有时候看起来很陌生,有时候看起来很可怜,又很恶心。

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对的,错误的东西迟早要被校正的。那位开洗浴城的后来落魄了,因为他的生意关张了。那位搞金融的后来进去了,他捞的钱太多,而且捞得太张扬了。现实中老杨后来的生意越做越差,小三跟人跑了,他老婆和孩子也不接纳他。

 

《老兽》中老杨的情况跟上面几位可能是一样的,因为抓住机会发了财,成为“暴发户”,曾经人五人六,不可一世的。可是,老杨这样的人,他的人生价值就只能建立在金钱基础之上。因为有钱,他是老板;要是没钱,就成了混混。

影片中的老杨,财富大厦已经崩塌。他总是陷入钱啊钱的各种关系和纠纷中,打麻将欠钱,银行卡上没钱,洗浴城结账没钱,老婆做手术没钱,偷老婆的救命钱,找女儿要钱……他对待金钱的态度还算豁达,但实在没钱的时候就豁达不了啦。我想老杨之所以表现得那般无聊和空虚,因为他本来就是无聊和空虚的;之前,有金钱填补着他的无聊和空虚,夜总会,洗浴城,卡拉OK,各种酒宴,都可以让他的空虚和无聊得到填充。没钱了,空虚就失去束缚,就泛滥开来了。在经济景气,房地产膨胀时期,老杨的生命被金钱所充斥,所充实。有了钱他什么都有,为所欲为。现在,没钱了,什么都做不了了,做什么都受掣肘了。

老杨其实只是我们时代的缩影。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普遍热衷于赚快钱,热衷于以金钱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度量一个人的成功。金钱成为我们的时代精神,成为我们普遍的追求目标。人生其实有很多东西值得追求,但金钱的闪光可能让我们迷失方向。

老杨是在失去金钱之后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的。而我们总有一天会明白,即使不失去金钱,如果我们仅有金钱的话,也是一无所有的。

 

有钱的时候,人们很容易相信金钱的世界是坚固的,固若金汤。殊不知,建立在金钱基础之上的世界是脆弱的;金钱来得容易,去的也容易。2004年之后,鄂尔多斯房地产价格一路扶摇直上,我们身边很多人都被诱惑到那草原之上置业。人们相信这座草原新城即使是海市蜃楼也是坚固的,不可动摇的。谁承想,到了2011年,房价会在一片叫好中轰然崩溃。老杨应该就是在这次房价崩溃中被击倒的。

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是迟早的事情,不管是鄂尔多斯还是全国,都是这样。只是有早有迟而已。据测算,全国目前城市住房可以容纳的居住人口是三十亿,而我国将来入住城市的人口最多只有八亿。目前的房价是被地方政府推动的,是被过剩的货币发行维持的。泡沫总要破灭。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不信等着瞧。

对那些执迷不悟攒钱买房的人们,有时候会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慨。何苦来哉!为什么要省吃俭用买一堆终成废物的东西守着呢?本来可以成为自己财富主人的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成为房奴?而且,你们这样做不仅是害了自己,也是害了别人。你们热衷买房抬高了房价(当然,高房价背后的操纵者不是你们而是地方政府,但你们确实是帮凶),导致年轻人们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生不起孩子。而且,你们将一套一套的房子闲置在那里,而有的农民工却只能住在桥洞下,这不仅是浪费资源,而且很不公平。因为这种不公平,有时候我会想,“让一切坚固的东西早点烟消云散吧”。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