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生活成本,其作用跟提高人民收入同等重要

张建宏 原创 | 2019-06-23 21:4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经济 货币 贸易 宏观 恩格尔 

1、降低生活成本的理论分析

经济学的价值实现,通过买卖实现的,如果需要与供给失衡,就会使商品价值链的相关产业的资源或商品价格产生改变,这个重要问题由于西方统计学的粗略,而不能将这个现象的微观和中观世界的变化反映出来,西方有一个经典理论就是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因此西方经济在研究方面侧重于市场的作用,而没有把ZF的有关政策调控的作用总结出来,比如,某地受到和灾害,我们需要对灾区提供物质和救灾的内涵反映出来,在我们来说,ZF不仅可以提供救灾急需的商品,也可以把灾后重建的人财物的损失一并由ZF提供,人民是受到自然力的破坏而损失了由个体劳动而得到的个人资产,我们国家有必要和充分理由,对他们提供保险,确保人民受到的损失,由整个国家和力量来承担。这在西方是不可能做的,因为他们认为自然灾害应该由所谓的公益组织来救助,根本没有把自然灾害的性质搞明白,这里面有个深刻的问题就是财政支出由税收得来,而收支需要平衡,这是个看似合理的理论,其实就是西方经济学的盲点,也是最致命的错误,由于对所谓宏观经济的管理经验的总结,他们认为ZF如果财政支出大于收入,那么就会浪费纳税人的钱,他们认为收支平衡是一个标准。

2、对弱势群体提供福利住宅


由于西方经济学对市场的信仰,把家庭住宅当作是完全市场化的商品,这里有不同的解读,家庭住宅是每个家庭都需要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包含了公共产品的大部分性质,对于财富多的人他们住宅豪华一些是对市场的尊重,对于弱势群体,这部分产品跟我们的道路一样,是有公共属性的,国家可以把私人住宅当作公共产品提供给家庭,而家庭就可以把购买住宅所谓的花费,用于消费其他产品,我们现在公共产品比如道路桥梁和水利设施,城市市政都基本饱和,对于这些产业的生产人员来说,由于ZF对这类投资减少,而使得产业链呈现出缩减的现象,国家投资可以拉动经济发展,在我们的国家建设中得到了实践验证,这部分投资由于建设时间的增加而出现投资减少的现象,我们可以把投向此类产品的资金向住宅业转移,让各个家庭(财富少)的群体,得到国家分配的保障房。这个项目的实施,将我们用投资拉动市场的动力加以延续,让人民财富得到很大程度的增长。

我们需要用西方发达国家学习,但是我们有必要采用扬弃的方式,进行批判地继承,学习其优秀的部分,而把他们靠发展经济固化的部分给予舍弃,发挥国家价值再分配的政策,对社会财富进行科学地分配。


3、在家养老一个科学合理且成本低的方式


养老是公共服务中的一个项目,我们借鉴务业管理的经验,推广到住宅小区养老服务,是目前最经济实用的养老方式

由于历史原因,现有的住宅小区都没有养老服务设施,建议以住宅小区为单位,利用住宅小区地下空间建设养老服务设施。以住宅小区为服务基地,对65岁以上、失能、半失能及慢性病老年人进行服务人员入户式服务,同时对失能、半失能老年人配备翻身、洗澡等设备,费用由国家补贴。


建议建立不以盈利为目的以住宅小区为单位的连锁养老国营服务社,国家免费建设养老设施,服务人员工资等服务活动经费,从职工退休积金抽取,也就是养老工资抽取一定比例的经费补贴养老服务活动费用。


可行性分析:假如一个住宅小区有800户人,每户人每年支付3000元共同养老费用,那么小区养老服务队可以收入240万元,因此个人觉得非常可行。

 

4、实行蔬菜国家经营


我们知噵如果人们对食品的支出低于收入的30%以内,就达到发达国家要求标准,而蔬菜在饮食中占主要因素,我们可以建立蔬菜出售国营化,不以盈利为目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城市蔬菜卖出价比在大棚蔬菜落地价高出许多,有的甚至翻了几倍,那么如果国营又不花费国家的财政收入,我们只需要每天有两种特价菜,以蔬菜成本价卖给小区公民,那么即可以让销售蔬菜的支持部门有利支撑营运费用,又可以降低人民的生活成本,这种方式对蔬菜及其他公民收入支出都不会产生影响。

市场经济是有优越性,但是我们不能死般教条地一味地扩大它的优势,对于人民来说生活成本的降低就等于增加了他们的收入,让低收入者不再感到生活负担沉重,让国家的提供公共产品对财富再分配的理论得到灵活使用,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个人简介
从事经济学研究多年,对经济有所感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