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先琳:贪官受贿艺术品绝不是为了高雅或艺术

王先琳 原创 | 2019-07-06 08:14 | 收藏 | 投票

 王先琳:贪官受贿艺术品绝不是为了高雅或艺术

 

 

     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加大了“打虎”的力度.在近期被清除的数百名各地贪官中,他们接收的贿赂品不再是单一的金钱,很多人盯上了艺术品,其中包括众多价值不菲的艺术珍品,如大量的古董、字画、艺术品等等,出现在贿赂清单中,“高雅”的贪官似乎给自己奠定了艺术品位。这是因为,玉石、字画比现金高雅、文明、隐蔽,披上爱好的外衣,更能掩人耳目。这也许是贪官把玩藏品的另一个目的。但贪官盯上艺术品,绝不是为了高雅或艺术!

玉石 贪官“玩物丧志”的标杆

说起玉石,难免就会牵涉到玉石贪官之首——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玉石是身份的象征,集文化艺术价值、现实价值和收藏价值为一体,玉能养人,人能养玉,经常与玉接触能促进玉与人的物质交换。”说起玉石,倪发科就会顿感精神,眼睛发光。据悉,偏爱玉石的他在被调查的受贿账单中,占其受贿总额的八成,价值超过千万余元。知情人爆料,倪发科明知玉石价值不菲,却照收不误,对好的和田玉更是来者不拒。

倪发科钟情于玉石,不止于爱好,更因为他深谙其价值。他说:“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感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给后代留些有价值、有文化艺术品位的优秀作品和财富,远比留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真品与赝品之间的贿赂关系

在嘉德一次春拍会上,张大千1948年创作的青绿山水画《峨眉接引殿》现身拍卖。作品估价2800万元至3800万元人民币。

据悉,张大千曾经五次上峨眉山,并多次借居接引殿,此画为张大千最后一次游览峨眉山后,以北宋纪念碑式山水气魄创作的青绿山水绝品。1948年5月,张大千曾在上海成都路中国画苑举办“张大千近作展”,展览目录第67号即为“接引殿”,当时售价高达1亿4000万元,是整场展览中首屈一指的画作。

如今这幅作品,却与贪官扯上关系。据悉,在2010年的文强案中,赃物展示会上展出了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和69幅字画。其中争议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曾被鉴定为价值高达364万余元的张大千“青绿山水”画。最后经过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鉴定后,其受贿的作品只是一副“赝品”。然而赝品有时并不是行贿者无意之举,其实在真品与赝品、价值与价格之间,行家熟手能通过“操作”将行贿受贿做到毫无痕迹。

名家字画收于囊中 让家变身博物馆

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大量金玉字画,包括多种玉器、鸡血石,齐白石、范曾、潘天寿、启功等名家字画,堪称一个小型文化博物馆。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的违纪案中,被查处到他爱好古玩、字画,以藏品替代金钱,并且喜欢摄影,专门受贿高端相机,他拍摄的风景照曾被制成明信片,一时风行。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收受字画、玉石等物品近200件,价值1300余万元。这种通过艺术品掩藏受贿表象的案件举不胜举,正如孔乙己“窃书不算偷”的行为一样,让贪官们深陷利益的漩涡无法自拔。

总之,贪官盯上各类艺术品绝不是为了高雅或艺术,恰恰暴露了他们贪婪的本来面目。如今,无论是“老虎”还是“苍蝇”,都去了该去的地方;还有些也正在或必将退出“政治舞台”。然而,清者自清,他们所收到的“贿赂品”——古玩、字画等收藏品,却依然散发着光芒,被无数大众阅览,却也道出了他们曾经的“主人”的悲欢离合。

 

作者简介:王先琳:高级记者、高级研究员、教授、中华企业文化网专栏作家、企业文化大学堂领衔专家、中国营销咨询网专栏作家、全球品牌网专栏作家、清华大学领导力培训导师、中国讲师网资深管理专家、中国培训网培训专家、资深培训导师、策划师和企业品牌战略规划与推广专家;著有《管理的学问》、《人生如歌》、《品绩力就是生产力》、《新闻之后闻》、《品绩教练模式》、《民警瞬间击毙战术的运用与案例剖析》《品绩产生奇迹》等多部专著。 szjx-b@163.com

个人简介
杂志主编、高级记者、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作家分会会员、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亚太经济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营销咨询网、全球品牌网、中华企业文化网专栏作家、清华大学领导力培训专家;中国培训网培训专家;对…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先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