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是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

董登新 原创 | 2019-08-22 08:5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基金 养老 

 

养老是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

——短炒、赚快钱有悖家庭理财观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是全世界最大的“赤字政府”;美国老百姓更是“一人数卡(信用卡)在手,刷遍全球无忧愁”,美国人的底气与自信究竟在哪里?

笔者回答:美国人不存款、不囤房、不炒股,但3亿美国人却拥有高达27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储备,远超美国的GDP,这其中还不包含美国“社保”养老金。

2016年彭斯在竞选美国副总统职位时,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交的“公共财务披露报告”(Public FinancialDisclosure Report,OGE Form 278e)显示,彭斯当时的银行存款还不到1.5万美元,除银行账户外,他还有两个为子女教育存的529教育账户,每个账户上的金额都不超过1.5万美元,同时,还有3个孩子的教育贷款,借款余额超过了存款。

我们知道,美国人对待房产的态度,十分类似于中国农民。在中国农村,一家一套房足矣,要么是带前后小院的平房,要么是两、三层的独栋小楼,再多无益,也无需再多。

另外,在美国股市交易额中,散户参与交易的份额仅占11%,而机构投资者交易占89%,这是一个典型的“机构市”。

人们忍不住要问:美国人不存款、不囤房、不炒股,那么,他们如何理财?

专业人做专业事。在美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大多家庭投资都会向理财规划师(Financial Planner)咨询,因为大多数人对投资或理财并不专业。一般地,理财规划师总是将“养老”设定为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或终极目标,他们总是鼓励并引导家庭理财者要优先参加雇主设立的“税优”(税收优惠)退休计划,例如,401(k)计划、403(b)计划、457计划、TSP计划,或是自主开设个人退休账户(IRA),家庭理财首先要做好养老储蓄的长期准备,在此基础上,如果还有足够的收入结余,可能十年不用,理财规划师一般会首选若干只股票基金或债券基金供你参考,同时他也会建议你购买一些货币基金以满足日常流动性需要。当然,理财规划师是要收取一定的咨询费的。不过,美国人也十分珍惜这样的理财咨询,大多数美国人通过购买股票基金间接参与股市投资,而且许多家庭都是长期持有基金而不是短炒,他们更注重基金投资的长期收益。

根据美国ICI年报统计,截止2018年底,共有5720万个美国家庭、1.02亿美国人持有公募基金,44.8%的美国家庭持有基金,平均每户持有基金资产15万美元,平均每个家庭持有4只基金。

与此同时,截止2018年底,3亿美国人拥有私人养老金总储备27.1万亿美元,远超美国GDP(20.49万亿美元),62%的美国家庭持有“税优”退休计划。在“税优”退休计划的资产配置上,也主要以公募基金投资为主。比方,401(k)资产的70%以上都是投资公募基金的,其中,投资股票基金的比例高达55%左右,但它直接投资股票的比重一般不足10%。截止2018年底,在“税优”退休计划中,仅DC计划和IRA就持有8.2万亿美元的公募基金。

由此可见,不仅大多数美国家庭直接购买公募基金,而且美国私人养老金也大量持有公募基金,其中,主要以股票基金最受欢迎。因此,美国家庭一般不会直接炒股,而是通过股票基金或私人养老金间接投资股票。

因此,在美国家庭的理财选项中,他们首选私人养老金储备,然后便是以股票基金为代表的公募基金,其他投资选项则相对次要。

根据美联储公布的家庭资产持有结构来看,在美国家庭总资产分布中,大致形成了4个四分之一的资产结构:即不动产、私人养老金、证券投资(以股票基金为主)、银行及保险资产各占1/4;在美国家庭金融资产分布中,也大致形成了3个三分之一的资产结构:即私人养老金、证券投资(以股票基金为主)、银行及保险产品各占1/3。这就是美国家庭理财的基本结构与风格。

相比之下,我们的家庭理财仍停留在刚刚解决温饱之后“短炒、赚快钱”的投机阶段,尚未进入“养老目标”时代。

20世纪90年代中国股市开放,我们首次经历了改革开放后“炒股”带来的财富效应;21世纪初中国房地产大开发,我们又经历了“炒房”带来的财富效应;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后,我们又经历了“炒金”带来的财富效应;与此同时,从P2P到各种资管产品的野蛮生长,我们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打破刚性兑付”后的巨大投机风险。

家庭理财的直接目的,是财富保值增值,但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和终极目标则是养老。然而,我国金融机构却无力开发出让老百姓满意的长期理财产品或养老金产品,它们只能提供一些迎合“短炒、赚快钱”的投机类产品,这只会进一步怂恿短炒与投机,无法引导理性投资和长期投资,更无法满足养老目标需求。这是目前我国家庭理财遭遇的最大尴尬。

截止2018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高达2.5亿人,这还不包括45岁退休的女特种工、50岁退休的女工人、55岁退休的女干部。这一庞大的老年人口,对于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而言,人口老龄化以及养老负担都是十分严重的。因此,养老储蓄与养老金储备既是基本国策,也是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

我们知道,任何国家的养老金储备都是由三支柱构成的:第一支柱是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它是底线保障,主要目标是防止老年贫困;第二支柱是雇主补充养老,包括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它同时也属于雇员福利的范畴;第三支柱是家庭个人养老金,它是家庭理财中自我安排的养老储蓄与养老投资。很显然,单靠国家社保养老是不够的,必须要三支柱共同发力。

一般地,我们将第一支柱养老金称为“公共养老金”,将第二、三支柱养老金合称为“私人养老金”。在美国,公共养老金储备仅为2.85万亿美元,而私人养老金储备却高达27万亿美元,远超美国GDP。与此相反,我国公共养老金(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接近8万亿元,而私人养老金(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仅有1.5万亿元左右,这与中国逼近百万亿元的GDP相比,相差极其悬殊!

因此,在人口老龄化大背景下,我们的家庭理财观亟需转型升级。过去要么单一存款,要么单一囤房,要么单一炒股,如此“短炒、赚快钱”的家庭理财,不仅风险极大,而且它已不适合新时代要求,金融机构应该大力开发各类家庭理财产品,以实际行动教育并引导国民建立以养老为目标的家庭理财观。养老目标的家庭理财,强调的是长期积累、长期投资。家庭理财教育是国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14亿人的私人金养老储备,必将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但它的战略意义,却又远超养老本身。(本文待续:中国A股市场“去散户化”的三大路径)

特别说明:笔者后续若干篇文章,将进一步探讨中国家庭理财与股市发展的大趋势、大方向,敬请关注。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联系:mypension@qq.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