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招安”散户的三大法宝

董登新 原创 | 2019-08-27 09:5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机构 散户 

 

机构“招安”散户的三大法宝

——A股市场“去散户化”三大路径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特别提示:A股市场“去散户化”,不是国家行政命令,而是纯粹的市场行为,它是指“小散”主动放弃亲自进入股市搏杀的行为,而改为通过购买其他理财产品来间接参与股市投资、分散风险。这是“专业人做专业事”的正确选择与必然选择,也是“散户市”走向“机构市”的必由之路与国际惯例。

目前A股市场仍是典型的“散户市”,A股交易额的90%左右是由散户贡献的,这与欧美国家的“机构市”格局正好相反,在美国,股市交易额的将近90%是由机构投资者来完成的。

“散户市”的主要特征:机构规模狭小、长期资金匮乏,小散众多,频繁交易,高频率换手,快进快出,经常高买低卖,结果是90%以上的散户亏损。

“散户市”导致牛短熊长:牛市一哄而上、一步到位;熊市一哄而散、一盘散沙。

“散户市”直接生成“政策市”,为保护小散,市场监管经常被行政管制所取代,严重妨碍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改革进程。

“散户市”的骂文化与“政策市”的赌文化,交互作用,恶性循环。过去A股市场的任何一项改革,都要看股市的“脸色”行事,改革经常会被市场波动(骂文化)中断或被迫终止,甚至还会出现“市场化”倒退现象。因此,“散户市”与“政策市”的叠加,使得A股市场变得异常脆弱与狭隘,缺乏足够的包容性和韧性,这严重影响了股市的稳定与健康发展。

然而,自从2013年以来,随着大量私募、资管产品的不断扩张,以及沪港通、深港通引入了境外机构投资者,再加上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获准“入市”,A股市场的投资者结构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尤其是在中央作出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重大决策后,证监会一方面加大信息披露制度建设的力度,严查严打证券违法犯罪;另一方面,证监会也致力于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希望大力提升资本市场的包容性和韧性。应该说,近五年来的改革成效是显著的,科创板+注册制的横空出世,正是这一时期资本市场改革取得的重大成果。

科创板+注册制的落地实施,虽然时间不长,但它所发挥出来的市场预期作用已经显现。注册制极大地提升了A股市场的包容性与胸襟,科创板设定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规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散户市”的影响;由于科创板一级市场“去行政化”卓有成效,“政策市”的痕迹也正在褪除,“骂文化”与“赌文化”被市场逐渐摒弃:对于市场波动,投资者开始变得比较淡定;对于垃圾股,投资者不再盲目跟风暴炒,炒壳、赌壳已成为笑话,大批一元股已无人“抢购”,不少毛股也无人问津,甚至还有一些垃圾股被投资者“用脚投票”直接赶出市场(终止上市),这就是“一元退市标准”的魅力。

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不可逆”的一项重大基础制度变革。可以预料,在科创板+注册制成功落地实施后,创业板、中小板和主板也会很快跟进,全面实施IPO注册制,到那时,我们所需要的不是设定投资者准入门槛,而是应加大A股市场“去散户化”力度,让更多的机构代替散户投资,这有利于形成多空对等博弈与市场价格均衡。

为什么A股市场必须“去散户化”?

第一,专业人做专业事。事实证明,小散不适合亲自进股市搏杀,他没有资金优势、没有信息优势、没有专业优势,很难与机构对等博弈,但他可以通过投资股权类私募或公募产品来间接参与炒股,以获得市场平均收益和长期收益;

第二,将“散户市”改造为“机构市”,有利于极大地提升市场的包容性、定价力及抗风险的能力,有利于提高市场效率和有效性,有利于促进A股市场健康、稳健、快速发展。

总之,一句话:散户亲自进入股市搏杀是被迫的,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他们找不到更好的家庭理财门道,或者说,他们找不到满意放心的投资工具来让家庭财富保值增值。这正是在“理财慌”背景下,家庭理财被迫走上了短炒、赚快钱这一“歧途”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A股“散户市”是家庭理财产品极度短缺的产物或必然结果。

因此,A股市场“去散户化”的前提,就是金融机构必须有能力开发出让家庭理财满意放心的投资工具或理财产品,让大多数散户主动退出股市,并将家庭财富自觉交由金融机构代为打理,再由这些理财产品以机构投资者的身份回到股市,这应该是“散户市”转化为“机构市”的基本逻辑。

循着这一逻辑,A股市场“去散户化”主要有三条路径,这也是机构“招安”散户的三大法宝:私人养老金、公募基金、资管产品。

(一)私人养老金是家庭理财的首要选项

养老是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见本人上一篇文章)。在西方,社保缴费及养老金缴费(contribution)被人们称为“投资”(investment),很显然,这是一项长达十年、二十年,乃至30年以上的长期投资。

我们所说的私人养老金,是由两大部分组成的,一是由雇主设立的补充养老保险计划,例如,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二是由家庭自我安排或参加的补充养老保障计划,包括商业养老保险、养老目标基金、反向抵押的以房养老、个税递延的个人退休账户等。

作为家庭理财的首选,我们应该持久而慷慨地优先将相当部分的金融资产配置在私人养老金产品上,毫不动摇。事实上,私人养老金作为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之一,它主要以股权类投资为主,它尤其偏好股票基金,同时兼顾流动性与安全性要求,并以此来赢得养老金的保值增值的机会。从这一意义上讲,私人养老金“招安”散户,除了理财教育与说服,最终还是要靠投资绩效来树立人们对私人养老金的信心,进而转变家庭理财观念。

(二)公募基金是法定投资专家或理财专家

公募基金是世界公认的投资专家或理财专家。公募基金的主业就是做投资专家,其主要特征是公募产品、集合投资、组合投资、长期投资。

公募基金是投资者准入门槛最低的理财产品,它能够为家庭理财提供多样化的、丰富的理财产品,它既有风险相对较高的股票基金,甚至能帮你获得高于市场平均收益率的长期稳健收益,也有风险较低的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还有兼顾收益与安全的混合基金(平衡基金);它既有境内投资基金,也有境外投资基金;它既有封闭式基金,也有开放式基金;当然,它还有许多特种目标基金,包括定投基金、衍生品基金等。

公募基金管理规范、透明,变现能力强,风险可控。但由于公募基金的主要优势是组合投资与长期投资,因此,基民要想获得可观的收益,必须长期持有基金,切莫用炒股的方式对待基金投资。当然,公募基金“招安”散户,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并用投资绩效证明自己才是最好的家庭理财伙伴。

这是一种良性循环,只有由庞大的“长期资金”和股票基金支撑的公募基金,才能真正成为股市的中流砥柱和稳定器。因此,私人养老金与公募基金是股市最重要的“长钱”来源,同时也是股市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

(三)种类繁杂的资管产品是家庭理财的多选项

资管产品即资产管理产品,也称理财产品,它包括但不限于人民币或外币形式的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资金信托,证券公司、证券公司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管理子公司、期货公司、期货公司子公司、保险资产管理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等。

资产管理产品按照募集方式的不同,分为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公募产品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公开发行。公开发行的认定标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执行。私募产品面向合格投资者通过非公开方式发行。公募资产管理产品的受托机构应当为金融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产品的受托机构可以是金融机构或私募基金管理人。

公募产品主要投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上市交易的股票,不得投资未上市企业股权。公募产品可以投资商品及金融衍生品,但应当符合法律法规以及金融管理部门的相关规定。

私募产品的投资范围由合同约定,可以投资债权类资产、上市或挂牌交易的股票、未上市企业股权(含债转股)和受(收)益权以及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资产,并严格遵守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要求。鼓励充分运用私募产品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

资产管理产品按照投资性质的不同,分为固定收益类产品、权益类产品、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和混合类产品。固定收益类产品投资于存款、债券等债权类资产的比例不低于80%,权益类产品投资于股票、未上市企业股权等权益类资产的比例不低于80%,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投资于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的比例不低于80%,混合类产品投资于债权类资产、权益类资产、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资产且任一资产的投资比例未达到前三类产品标准。

金融机构在发行资产管理产品时,应当按照上述分类标准向投资者明示资产管理产品的类型,并按照确定的产品性质进行投资。

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者分为不特定社会公众和合格投资者两大类。

根据大资管新规,合格投资者是指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资产管理产品不低于一定金额且符合下列条件的自然人和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1)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且满足以下条件之一: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家庭金融资产不低于500万元,或者近3年本人年均收入不低于40万元。

(2)最近1年末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法人单位。

(3)金融管理部门视为合格投资者的其他情形。

合格投资者投资于单只固定收益类产品的金额不低于30万元,投资于单只混合类产品的金额不低于40万元,投资于单只权益类产品、单只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

一般地,公募产品投资门槛较低,而私募产品则投资门槛较高。除公募基金外,资管产品五花八门,品种丰富,目前我国资管产品主要以中短期产品为主,比方3个月、6个月、9个月、一年、二年、三年,但五年或五年以上的长期产品较少。因此,为满足家庭理财需要,资管产品也要开发出更多样的中长期产品,以满足家庭长期积累、长期投资的要求。

很显然,私人养老金、公募基金与资管产品,是机构“招安”散户的主力军,它们共同形成了A股市场“去散户化”的三大市场力量。做大做强本土机构投资者,尤其是长期机构投资者,是大方向、大趋势,但目前我国私人养老金规模仍然狭小,公募基金扩容还很困难,资管产品尽管规模扩张很快,但从产品规格与期限结构上仍无法满足家庭理财的多样化 需要,因此,机构“招安”散户虽已起步,但任重道远。

(请关注笔者下一篇文章:《中美两国公募基金差距比较》)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联系:mypension@qq.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