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时隔十年再启降息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陈九霖 原创 | 2019-08-06 09:1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美国 降息 

  时隔十年,在毫无悬念的时间和幅度之内,美联储终于再度降息。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2%-2.5%,并宣布将于8月1日终止缩表计划。这是自2008年12月以来,美联储的首次降息。有些人认为,这样的降息不仅意味着2015年12月开启的加息周期正式结束,也意味着美国新的降息周期的开启。而在四年前,美联储开启了缩表加息。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全球大放水的时代就此终结了。

  而在美国降息前,全球已有21个国家加入了降息大军。从韩国、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到俄罗斯、土耳其、印尼等新兴经济体,都不约而同地进入了降息的周期。其中,印度已经降息3次,并可能在本月内再次降息。全球“降息潮”,此起彼伏,汹涌澎湃,势如破竹。

  上一轮全球大降息,要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时。此次,全球又重启降息周期,让人联想到全球经济再次爆发危机的可能性。

  由于2017-2018年,美联储加息缩表进展太快,全球的热钱快速地回流美国,造成了一些经济结构单一的国家面临货币崩溃的局面。自2019年1月以来,马来西亚就陷入通缩状态,CPI同比下降0.7%;印尼制造业PMI自2019年1月跌破了50;印度国内需求疲软导致其经济增长放缓,今年到目前为止,外国投资者分别在印度股票和债券市场上出售了44.4亿美元和73.4亿美元,全球资金正加速从印度撤离。事实上,全球经济已经疲态尽显、不确定性显著加强。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已经威胁到了全球贸易;区域争端也越来越多,包括最近发生的韩日争端和香港事件。这些都已给全球经济蒙上了阴影。新兴国家只能依赖降息来刺激经济,其快速降息就是为了拉动本国疲软的经济。

  可是,就美国而言,其实际情况却不一样。美国相关经济数据仍在高位,其二季度GDP增长还超出预期哩!美国采购经理指数也在荣枯线以上,失业率和通胀也继续处于低位。那么,美国此时此刻降息的真实原因在哪里呢?

  第一,本次降息是特朗普争取总统连任的需要和运作。据统计,特朗普在采访、公开讲话和社交媒体中,已经累计指责了美联储45次,自今年6月特朗普宣布将在2020年竞选连任后,他对美联储的攻击也变得越来越多。之前,美联储的加息,导致美国企业在美融资成本上升,美债收益率上涨。但过高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导致美国政府需要支出更多的利息,其债券发行也构成一定的压力,并可能因此影响股市、影响经济。这是特朗普的担心之处。毕竟,大选在即,不能因为短期不利数据而影响到他自己的大位。此次降息,可以有利于缓解债券发行压力,也会在短期内让美国经济“回光返照”,让特朗普有炫耀经济数据的资本,从而拉到更多的选票。因此,特朗普是此次降息的推动者,也是最大的受益者。这就是他为什么依然一再鼓吹更大规模降息的原因所在。

  第二,此次降息是美国巨额财政赤字和高昂债务成本逼迫的结果。2018年以来,在特朗普政府的推动下,美国为企业减税,制定了万亿美元基础建设计划,并推行在美墨边境建墙等,耗费了大量的财政支出,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因此而大幅飙升。仅在2018年财年,美国赤字总额就较2017年财年增长了17%,达到了过去6年来的最高水平。根据预测,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将在2019财年飙升至9730亿美元,并于2020财年突破1万亿美元的门槛。美国政府一直希望通过贸易战的“胜利”,来挤压其它国家经济,缓解自身的财政危机,但是,令特朗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始终吹嘘的最容易打赢的贸易战,却遭到了中国、法国等国家的强势抵抗,以致特朗普政府骑虎难下,深陷泥潭,不能自拔。他不仅没有从贸易战中得益,反而惹了一地鸡毛。那么,巨额的财政赤字靠什么去弥补呢?当然是政府借债,而借债是有成本的。据估算,美国总债务量已经飙升至21万亿美元。今年,美国政府仅利息支出将超出6000亿美元,相当于发达国家瑞典的GDP。德意志银行估算,美国政府平均每天的利息支出约15亿美元。而到了明年,则平均每天就需要支付20亿美元的利息。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9次加息,让美元长期保持强势。现在,通过降息让美元适当地下跌,不但可以刺激出口带动经济增长,还能缓解自身的债务压力,为其高昂的债务成本缓下一口气来。

  第三,单从经济上讲,美国这一次降息更大程度上是一次预防性的降息,也就是说,是为了应对经济不确定性而提前释放宽松空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的降息决定,属于加息周期中段的政策调整,并不代表一长串降息的开始。鲍威尔称,降息“绝对有保护的一方面”的考虑,他的意思是对美国经济的保护。

  总而言之,美国此时降息,除了经济因素之外,在很大程度上出自非经济因素的考量。

  然而,降息是一把双刃剑。美联储宣布降息后,美国三大股指短线走低,道指跌约50点,标普500指数跌约0.2%。美元指数直线拉升,涨幅扩大至0.25%,原油短线直线下挫。十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2.014%,是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30年期美债收益率日内下跌超5个基点,报2.5263%。

  中国股市和汇市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但是,惊吓过后,将会产生平静。早在2018年,中国央行就已经进行了降准,提前将资金投放到了市场里。持续较长时间的“去杠杆”,等于在全球经济进入一个吹泡沫周期之时,中国已经开始进行了“经济瘦身“。今年7月30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进一步明确了“房住不炒”的战略方针,让“水”不再继续大规模地流向具有“黑洞效应”的房地产。另外,此前的7月26日,中国央行公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以有序地整顿金融控股集团,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和风险进行全面的穿透式监管。这样的做法,第一,可以有效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第二,可以有效地保护我国的实体经济,防止企业被外部资本轻易吞噬;第三,保护中小投资者,也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帮助。随着全球经济环境的恶化,为了自身经济的继续增长,各国的央行将资本的泡沫继续吹大。在这种大背景下,我国政府保持定力,通过主动的“经济瘦身”计划与行动,有望在“阵痛”之后,实现经济更健康的持续发展。

个人简介
前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毕业于北大,曾就职于航空公司,后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学位。陈久霖执掌中国航油期间,除了使公司经营业绩大有起色外,还策划和主导了一系列收购兼并活动,为中国能源…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