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公正还是公正,该解的问题还是问题!

钱宏 原创 | 2019-09-19 20: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他依然是个明白人 

 瞧,他依然是个明白人

——迟来的公正还是公正,该解的问题还是问题!

 

Dean of the 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又见黄奇帆先生发言了。这一回,黄奇帆先生作为退休高官,终于把我8月14日博文中表达的下列意思,半官方身份公开表达出来了,这就是:

国家商务部网站上公布的下列数据,2017年1月两年半以来,显示:香港在大陆投资占全国外资实际使用占比,分别为高达:75.5%、71.1%、70.8%。全国每年来自香港投资占比达如此之高,香港又不印美元,钱从哪里来?

当然离不开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独立关税地位。那些嚷嚷“香港就算失去独立关税都是可以被牺牲”的言说者(他们甚至发明了“香港废青”这样无亲子之感的毒舌词儿),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站着说话不腰痛!好在这些信口开河者影响力不大。但是,倘若出现香港特区“当家仍不知柴米贵”的情况,那才叫一个可怕了!

参看《常言道:“欠债容易,还债难”!——<公信力>与<三个准则>相互补充、共襄生长》http://www.chinavalue.net/Finance/Blog/2019-8-14/1819789.aspx)。

黄奇帆在混沌大学的这个视频中,还勇敢地批评那些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人,是“以小人之心度中央之腹”!

如果早一个月北京有人出来说这公道话,情况会好很多很多!但是,迟到的公正,还是公正,但愿大家彼此珍惜吧!

老实说,香港“四个中心”是否可以被替代,并不是我关心的,因为香港的时空位置明摆在那里,如果有人想改变,那是香港人与欲改变者各自的“祸福果报”问题。

我关心的是,假如黄奇帆先生能够再进一步,追问三个问题,并且正面回答,他将可能代表中国人拿第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三个问题是:

其一,非常好,既然不是用GDP规模讲香港地位重要性,那么,是否中国内地依然遭遇包括上海、深圳、天津在内的“自贸区”搞不起来,而外来资本又事关内地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可持续性这种实际困境,反过来衬托香港高比例外资转口进入内地的门户地位无可替代性?

其二,中国“内地”是否存在什么“搞自贸区”的初始条件、心物条件、边界条件,属于所谓千年不变的“社会主义”乃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绝对具备不了和不可改变的“软肋”,才不得不借助香港?如果不是,为什么全国二十多个自贸易区,给再“优惠”的政策,楞就是搞不起来?

其三,如果14亿国民、960万平方公里国土,都绝对不具备世界自由贸易的“初始条件”(如独立的司法体系)“心物条件”(如信息的完全开放与自由传播)、边界条件(如资本的自由流动和货币的自由兑换),那么,是否意味着有了香港外资转口这个门户,中国经济就可以“自立”于远比高比例外资转口窗户(香港)重要得多的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三链趋势”推动的“零关税、零壁垒、零歧视”三零“新世界经贸体系”之外呢?

 

陽子哥2019年9月18日晨于辽东湾童心公寓

 

个人简介
6万多年前,我们被散播在风中, 到世界各地去繁衍; 重逢和解后, 我们秉承不同的文化惯习, 灵动地走向英特网, 在各个场域自在共生…… ——从智慧之爱,到爱之智慧
每日关注 更多
钱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