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第十七讲:国企改革创新理论及其批判

钟建民 原创 | 2019-09-20 08:01 | 收藏 | 投票

 国企改革之所以经过了四十年的改革仍然没有能成功,关键的不在于实践,而在于理论问题。由于没有形成适合国有企业基本特点的改革理论,因而国有企业四十年来总是在探索,总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因此,对四十年来形成的国企改革理论与实践进行比较和批判,对完成国有企业改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企改革是从扩大企业自主权开始的。国企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是一种创新型的改革,因此,支持国企扩权改革的理论也是一种创新型的改革理论,这一理论的代表就是蒋一苇先生的国企改革“三论”:即“企业本位论”、“职工主体论”和“经济民主论”。

蒋一苇,福建省福州市人,先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先后任副所长、所长。蒋一苇先生从20世纪50年代起就从事企业管理的研究和教育工作。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他一直活跃于经济改革的理论探索和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践,为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日以继夜、孜孜不倦、不遗余力地进行工作。

以下是百度百科中关于蒋一苇先生的国企改革“三论”的具体介绍

《企业本位论》是蒋一苇同志1979年发表的一篇著名论文。这篇论文的基本论点是:(1)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扩大企业自主权是必要的,但是还没有解决问题的本质。经济改革的理论前提必须明确企业的性质和地位。(2)企业应当具有独立的经济权益,企业保持独立性,并不违反社会主义原则。(3)企业必须是一个能动的有机体,而不是一块块缺乏能动性的砖头。国民经济力量的强弱不仅取决于它所拥有的企业数量,更重要的是取决于每个企业的活力。(4)经济改革必须要使企业成为具有独立物质利益、自主经营并对其经营效果负责的有机体。可以说,《企业本位论》是蒋一苇经济思想的理论基石和核心。《企业本位论》的贡献在于,它为中国社会主义企业经济学和企业经营管理学奠定了基础,它使人们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条件下企业的地位和性质有了更明确的认识和理解。《企业本位论》的实践意义,则在于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和重点提供了更重要的理论依据和政策思路,即经济体制改革不仅仅是政府的简政放权和让利,而应当把增强企业活力,使企业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蒋一苇同志不仅坚持和宣传企业本位论的主张,而且在实践中积极地推行和实施这一主张。例如,80年代初,在蒋一苇等同志的倡导和推动下,促成了首钢承包经营责任制的实现。80年代中期以来,蒋一苇等同志为增强国有大中型企业活力进行了坚持不懈的努力。这些努力,对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受到了企业界的普遍欢迎和高度评价。

蒋一苇先生的《职工主体论》,分析了社会主义企业与资本主义企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区别,阐明了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时期的历史任务。资本主义企业的主体是人格化了的资本在企业中处于统治和主宰的地位,工人则是被雇佣的劳动者。职工是企业的主体,这是社会主义企业的一个重要特征。在社会主义企业中,应当使职工真正拥有当家作主的权、责、利。为了实现职工在企业中的主体地位,蒋一苇提出,必须实行广义的企业民主管理,即:(1)劳动制度民主化,企业职工可分为正式工、合同工和临时工三种类型,通过劳动公约的形式,规定各类职工的权利和义务。(2)产权制度民主化,即对传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形式进行改革,实行全民、集体、合作三者混合的公有制形式。(3)经营制度民主化,即使职工对企业生产经营中的重大问题拥有决策权。(4)分配制度民主化,即企业获得的消费基金,在企业内部进行再分配,其分配的形式应由企业及其劳动集体民主决定,国家不应作统一规定。(5)领导制度民主化,必须改革和完善产权组织形式、经营权的组织形式、民主管理体系以及集中指挥体系。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别是企业人事、劳动和工资制度的进一步改革,怎样体现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怎样使职工更加关心企业的命运,积极参加企业的经营管理,在认识上和实际工作中都面临着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蒋一苇同志提出的职工主体论思想及其实现方式,对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处理企业与职工的关系,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实行经济民主,是蒋一苇先生的一贯主张。发表在1989年《改革》杂志第一期上的《经济民主论》,是蒋一苇经济民主论思想的系统概括。经济民主论的基本内容是:(1)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本义是以经济民主取代经济专制,以公平分配取代剥削。(2)在一定意义上说,经济改革的过程实际上也是经济管理从高度集中转向经济民主的过程。(3)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单位的主体必须是自由平等的生产者的联合体,这种联合体包括三种所有制形式,即全民所有、集体所有、企业职工所有。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不排斥私有经济的存在。(4)企业实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以一个独立的商品生产者的身份参与市场交换和平等竞争。(5)企业的分配,实行两级按劳分配的办法,即企业新的价值在作了各种社会扣除之后,在企业内部按劳动贡献的大小进行分配。(6)社会的经济民主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行业的经济民主,按自愿的原则组织行业协会,作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桥梁;二是城市经济民主,指由当地的各类行业协会组成联合会,协调各行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事务;三是全国经济民主,指由各地区的行业协会组成全国性的行业协会,为本行业的企业开展服务和咨询。(7)处理经济民主与政治民主的关系。首先是实现政资分开和政企分开,国家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实行间接调控;二是实行党政分开,企业的党组织主要发挥思想政治工作的领导和核心作用;三是要充分发挥工会组织的作用,工会可以作为企业职工代表大会的日常工作机构。《经济民主论》比较系统地阐述和归纳了蒋一苇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特别是企业改革的主张。他从企业制度的重新构造,到中观和宏观管理方式的转变,以及党组织、工会组织在企业中的作用和任务,都提出了具体设想,这些设想根据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并与中国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在理论上有创新,在实践上可操作。

蒋一苇先生的“三论”为国有企业第一阶段的改革提供了理论依据,而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事实上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却没有能够成功。其基本原因在于蒋一苇先生的“三论”存在着明显的不足:

1,职工主体论明确了职工是企业的主体。但是,在生产资料公有制条件下的企业职工,是具有双重身份的:他们既是以生活个体性为基础的劳动所有者,又是公共的生产资料所有者。而职工主体论却没有明确企业职工是以劳动所有者为主体还是以资产所有者为主体。主体不明,那么,就不可能明确国营企业或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

2,在公有制条件下的职工具有双重身份的。作为劳动所有者,他们存在着劳动所有权的利益要求;相反,如果是资产所有者,则具有资产所有权的利益要求。但是,由于主体不明确,自然也不会明确在国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起决定作用的是劳动所有权,还是资产所有权;

3,企业本位论明确了作为经济实体与生产组织的本质区别。但是,企业本位论却未能明确以生产资料公有制的企业与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在经济实体性质上的基本区别。企业必须独立存在和发展的经济实体,那么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这个经济实体,与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经济实体在性质及其特征上的区别是什么呢?很显然,企业本位论并没有解决这一基本问题。

4,蒋一苇先生的“三论”,虽然讲到了实现按劳分配,但却没有明确按劳分配实现的必要条件。按劳分配,顾名思义是要体现“谁劳动谁受益”的利益要求,这属于劳动所有权。因此,只有在建立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基本制度的条件下,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按劳分配。也就是说,蒋一苇先生的”三论“并没有从根本上冲破产权观念和产权制度的束缚。

5,与第四点相关,蒋一苇先生的“三论”同时也未能突破“工资就是按劳分配的合理形式”这一误区。国有企业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虽然也打破了产权制度,甚至也一定程度地打破了工资制度,但是,却没有用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制度来取代产权制度;却没有用真正的按劳分配制度取代工资制度。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起到1978年为止,我国的计划经济的存在仅仅只有二十年左右的历史,在计划经济为我国建立较为健全的国民经济体系的这种情况下进行改革,可以说是非常及时的,但是,由于缺少相适应的改革理论指导,国有企业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还是未能取得成功。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