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初重庆经济发展的总体形势研判及政策优化建议

范巧 原创 | 2020-01-14 10:31 | 收藏 | 投票

  一、对2019年全市经济运行状况的回顾

      “积跬步以致千里,思万世以谋一时。”2019年,根据“稳中求进、高质量发展”的总基调和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的工作要求,在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我市经济社会运行总体上表现出稳中向好的局面。

  第一,经济增长总量稳定,产业结构逐步优化升级。2019年前三季度,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073.56亿元,增长率为6.3%。其中,农业生产稳定增长,农林牧渔及服务业增加值达到1049.20亿元,增长率为3.5%;工业经济持续向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达到4436.73亿元,增长率为5.4%;服务业提质增效,规模以上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达到2310.08亿元,增长率为14.8%。

  第二,经济增长动力强劲,通胀水平温和上涨但总体可控。2019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平稳增长,全市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增长率达到5.5%;商贸经济发展平稳,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6348.90亿元,增长率为8.6%;全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温和上涨,相比上年同期仅上涨2.3%;对外贸易总体平稳,进出口总值达到4138.24亿元,增长率为12.3%;利用外资形势稳定,实际利用外资达到65.47亿美元,增长率为3.1%。

  第三,经济发展成果分配合理,与民让利的分配格局基本成型。2019年前三季度,全市财政收入降幅明显,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为1621.3亿元,增长率为-7.2%;税收收入也有所减少,税收收入仅为1165.1亿元,增长率为-4.0%;全市居民收入实现了快速增长,全域内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2099元,增长率达到9.5%。

  二、重庆经济发展中的压力研判

      “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尽管重庆经济发展在总体上呈现出稳中有进的特征,然而,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日益严峻的国内竞争形势,和日渐突出的创新能力短板,对新时代重庆经济高质量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制约和发展压力。

  第一,稳中求进形势不容乐观。目前,重庆工业产业稳定运行压力较大,汽摩产业和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动能不足;政府投资和私人投资增量接续动力不足,居民消费增长面临收入不高、不愿消费、不敢消费等多重压力。

  第二,基础创新不足对新时代高质量发展形成了巨大约束。目前,重庆经济活动主体的基础创新能力不强,创新人才引进力度相比较较低,创新环境营造、创新人才服务、创新政策保障的力度相比较较低,对新时期重庆高质量发展形成了较大的制约。

  第三,市场不确定性增大对产业发展形成巨大压力。要素成本上涨和市场竞争加剧的双重压力,使经济活动主体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大,对形成产业基础能力和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带来压力。

  第四,中美经贸关系持续恶化概率增大对外贸企业形成巨大冲击。未来美国大选中特朗普总统连任可能性极大,中美经贸关系持续恶化的可能性增大,这将严重影响外贸发展和外资引进。

  三、重庆市经济发展中面临的突出问题诊断

      “见微知著,守正待时”。在复杂的经济发展约束和发展压力下,对当前重庆经济发展中面临的突出问题做出诊断,有利于在新的发展征程中抓住主要矛盾,着力长远,真正走出一条别具特色的西部内陆直辖市高质量开放发展的独特道路来。

  第一,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的水平不够高,对外开放发展方式科学性不够强。目前,重庆主要依托“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以及“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通道、西部陆海新通道等来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和实现开放型经济发展。然而,这种将开放地区局限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以及欧盟国家,以及将开放手段局限于打通国际贸易通道的开放型经济发展模式,既忽视了以省际间产品和服务流动为重点的对内开放发展模式,也忽视了与美国、澳大利亚、日韩等发达国家之间建立深度经贸联系的开放性经济发展手段。

  第二,市域内部发展差异较大,区域协调发展任重道远。目前,市内“一圈两群”地区发展差异明显,渝东北山峡库区城镇群与渝东南武陵山区域城镇群的经济发展体量较小,政府预算安排较少,居民消费规模较低,与主城区都市群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且有扩大化趋势。2018年,主城区都市圈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5566.71亿元,区县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达到1112.78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6312.20亿元,分别是渝东北与渝东南城镇群对应指标值总和的3.35倍、3.78倍、3.79倍。

  第三,关键经济发展平台营运能力较弱,未能高效激发经济增长潜能。国家级功能性平台是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目前市内的国家级功能性平台有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两江新区等,但这些平台发展相对滞后,营运能力较弱,尚未形成高效的平台能力和辐射带动力。2018年,两江新区地区生产总值为2251亿元,低于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和青岛西海岸新区;中国(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也仍处于建设和发展的初期,尚未有正式的统计资料能够佐证其营运能力。

  第四,物流成本较高,缺乏对区域经济发展的有效支撑。市内物流基础设施过于分散,包括西部物流园、寸滩港、果园港及江北国际机场等主要物流节点,分处不同的区县,平均运距高达50公里,彼此间协作水平不高,联动能力较弱。市内物流基础设施间信息共享机制尚不健全,信息孤岛现象明显,对“两圈”地区辐射能力不够,从而使物流成本过高。2018年,市内全社会物流总费用达到3115亿元,占GDP的比例高达15.3%,相比全国同类地区不具有明显优势。

  四、对2020年经济工作的几点建议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提出的“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和发挥“三个作用”的重要指示要求,结合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市委市政府关于“三大攻坚战”、“八项行动计划”的战略部署,以及我市经济发展中压力研判和突出问题诊断,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进一步实施全面开放发展战略,以开放架构深度融入“一带一路”的发展格局。一是要以区位、资源和产业优势为依托,加快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全方位合作,进一步深化与欧洲、南亚与中南亚国家或地区的经贸合作。二是要积极深化与日韩澳的国际经贸关系和国际产能合作,重点引进港澳台地区之外的外商投资,架构全面对外开放发展格局。三是要在强化国际贸易通道建设的同时,利用好重要交通物流基础设施国内段,强化与沿线省区市的经济联系和产业联系,促成对内开放的高质量发展。四是要强化全域重要物流枢纽和节点的互联互通建设,进一步提升联动能力,提高信息共享水平,强化省际间和市域内资源整合,更进一步地降低物流成本。

  第二,进一步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协调激发开放发展潜能。一是要全力推进主城区都市圈内各类国家级功能性平台的建设,加大对自贸试验区、国家级新区、海关特殊监管区、高新区等的投入力度,提升营运能力,真正激发各类开发开放平台的发展潜能。二是要深入挖掘渝东北山峡库区城镇群与渝东南武陵山区域城镇群的对外开放潜能,强化“两群”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的资源整合、经贸联系和产能合作,尤其是要花大力气促成“两群地区”对外开放的发展。三是要进一步加强“两群”地区对接“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通道和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通道建设,花大力气提高运力,提升通道便利程度,降低物流成本。

  第三,进一步强化产业基础能力建设,促成产业链水平现代化发展。一是要按照《中国制造2025》发展方略及我市工业发展的比较优势,进一步巩固提升智能产业、汽车摩托车产业两大支柱产业集群,加大力度培育发展装备产业、材料产业、生物医药产业和技术服务产业集群。二是要通过技术改造与产品创新、兼并重组等途径,加大传统工业产业的改造和整合力度,延长产业链,提升产业链全球价值,实现传统产业的升级转型。三是要以产业发展为引领促进农业经济和精准脱贫的发展。积极鼓励和支持各类社会资本进入农业经营领域,以股份化、订单合作协议等方式整合各类生产要素,通过规模化和品牌化经营,提升农业生产效率。

  第四,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创新带动产业发展和经济发展。一是要以各类国家级功能性平台为依托,通过优化创新环境,完善融资、研发设计、科技成果检测、咨询等创新创业服务,加快培育创新主体,集聚创新资源,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结合的创新体系。二是要加大力度和加快进度推进重庆科学城建设,更进一步强化环大学创新生态圈、众创空间、大学科技园及各类创新创业孵化器等平台建设,推动科技创新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行动的有效整合,实现科技与经济对接、成果与产业应用对接。三是要以“柔性引进”、“项目+股权”等方式,加大力度引进培育基础创新人才,主动营造更为舒适、更为便利的创新氛围和创新生态,主动提供更为优质的创新服务。

个人简介
范巧(1983- ),重庆忠县人,经济学博士生,经济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重庆社科联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挂职),研究方向为区域与城市经济发展战略;美国Texas Tech University公派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高级访问学者(教育…
每日关注 更多
范巧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