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先琳:化解人性危机危害的三个策略

王先琳 原创 | 2020-01-14 15:07 | 收藏 | 投票

 王先琳:​化解人性危机危害的三个策略

 

当下,很多人议论着人性危机。有人说,没有底线的人性危机正在危害着我们民族的肌体!那么,什么是人性危机?人性危机是怎样产生的?人性危机有什么危害?拿什么遏制人性危机?这正是本文所要阐述的主题。

人性危机是影响民族存亡、国家兴衰的人性思潮。人性危机的表现特征是道德迷失,不顾他人和社会利益盲目追求私利。正因为道德的缺失,人们往往不考虑生态问题一味地开发自然、利用自然、夺取资源,提前透支后代资源,缩短了大自然的寿命更人类社会的寿命。

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正能量教育引导的缺失,在一切向钱前看思潮的误导下,人心浮躁,人心冷漠,人们普遍自私、残忍、欺凌弱者、贪图小利、欺诈、胆小怕事、不敢担当、幸灾乐祸等,成为了社会的主流……加之由于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等原因,导致人心容易遇到危机,很多人想的只是赚快钱,很少能踏踏实实做事,在利益面前,有些人不择手段,有些守规矩的老实人,反而被淘汰,剩下的都是投机取巧者。在一个社会里,当有一小撮人因为投机取巧而先获得利益,此时如果社会的惩罚和价值体系不能使他们付出代价,那么剩下的大部人必然也不会再坚守自己原则:聪明人会把才华用在利益的争夺上,平凡的人为了争取利益则会铤而走险。对这种现象,“经济上叫:“劣币驱逐良币”,社会上就是:“坏人淘汰好人”。长此以往,人就没有根,民族也就没有根,就不可能被世人尊重。这便是人性危机。

人性危机使道德模糊,自我意识漫漶不清,人格担当空缺,责任心丧失,自我忏悔反省更是难以寻觅,利益甚嚣尘上,为了蝇头小利丧失立场和做人的原则……

改变这种状态,应该加大逐利犯罪的成本,使得他们不敢随意的加害他人,才能使得社会风气更正!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灿烂的历史文化,创造了辉煌的历史文明。对于这些,我们耳熟能详,如数家珍!

为何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在国门打开后突然间短时间内人性变得如此危机,怎么就出现了普遍的人性危机呢?网上有人将其归结为“消灭了贵族,却剩下了流氓”,我不赞成其观点。

中华传统文化实质上是各种思想的大聚汇,儒、释、道……面面俱到,其中孔孟之道占据霸主地位二千多年。然而孔孟之道始终只是各种思想的大杂烩,且几度辉煌,几经沉沦,使中国人似乎永远处于半信半疑之中。

中华传统文化中包含着一种奴性文化加谋略文化,奴性文化带来人格的缺陷,谋略文化带来品格的缺陷。所以这种文化太多的自相矛盾,叫人无所适从。比如,一边说天道酬勤,勤劳致富一边又为杀富济贫而喝彩;一边叫人要“坦诚相待”,一边又叫人“逢人但说三分话”;一边叫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边又叫人“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所以最后只能抱定“难得糊涂”的理念做人了。“难得糊涂”反而成为做人的最高境界。

显然,这种文化造成了这个民族品格的缺陷,突出地体现在两个层面上。

一是在个人的层面上,难以从这种文化中得到坚强坚定的道德力量。道德是一种共同的生活信念,缺失信仰,道德很难达到信仰的境界。什么叫信仰?信仰就是坚信不疑。缺失信仰为根基的道德,大致只是在半信半疑中,所以会有“道德一斤值几多钱?”的国问。有人概括说:中国的道德大致不会超出三十里。那意思是说,在三十里之内,都是乡里乡亲,所以不敢做缺德的事走出三十里,大家都不认识,所以什么缺德事都敢做了。

二是在民族整体的层面上,也难以汇聚起巨大的正义力量。一个民族是否能汇聚起巨大的正义力量,取决于两个前提一是作为民众的个体来讲,是否有强烈的正义感二是作为民众的整体来讲,是否有相同的正义观。

这两个前提显然都需要一种坚定的信仰,个体通过信仰得到坚定不移的正义感,并获取不屈不挠的勇气民众整体通过共同的信仰,形成相同的正义观,这样才能汇聚成巨大的力量。

在中国,热衷窝里斗。为什么会热衷窝里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缺失共同的信仰。各人拜各人的神,各人都认为自己掌握真理,各人都认为代表正义,结果只能用暴力解决,宗族与宗族斗,派与派斗,斗得你死我活,斗得不亦乐乎。

除了上述历史文化原因之外,还有现实原因,这就是道德导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价值混乱,道德沉沦,摒弃了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的人生信念与原则,变的自私与残忍。更有甚者不懂得爱,为追逐金钱,敢卖有毒食品,不惜残害自己同胞。

一小撮人因为投机取巧而先获得利益,此时社会的惩罚和价值体系不能使其付出代价,那么剩下的大部人必然也不会再坚守自己原则,一定会为了争取利益而铤而走险。其原因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社会评价的作用;原因二是社会认知的作用;原因三则是社会作用力的作用。

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两个原因,一个是西方敌对势力的蓄意为之——文化入侵;一个是国内所谓公知,实则汉奸的曲意迎逢——卖国求荣。他们或以“奶头战略”开锣,经济制裁演戏,颜色革命终场。加上一些洋奴汉奸,大肆宣扬西方文化,竟然从中小学语文教材入手,毒害儿童、青少年,出卖的是民族的未来。

但不论是什么戏法,总是夹杂在经济、体育、影视等方面,其目的只有一个:通过和平演变的方式把中华民族变成一个垃圾民族,并用食品垃圾、文化垃圾消灭中国,以期亡国灭种,这绝非耸人听闻!

正因为上述四个原因,于是乎,就产生了普遍的、令人不寒而栗的人性危机。

人性危机使道德模糊,自我意识漫漶不清,人格担当空缺,责任心丧失,自我忏悔反省更是难以寻觅,利益甚嚣尘上,为了蝇头小利丧失立场和做人的原则等等,其危害是善良的人,越来越不敢付出善心,冷漠、自私、邪恶的人越来越大行其道,每一种人性似乎都有着难以探测的深度。而这种人性的瓦解,正在给无数人带来苦难与悲情。因为在利益面前,当大家都在不择手段,那些守规矩的老实人,反而被淘汰,剩下的都是投机取巧者。

如此一来则会使做真货的,比不过卖假货的;做科研的,比不过做金融的;做文艺的,比不过做娱乐的;总之使一小撮人因为投机取巧而先获得利益,剩下的大部人必然也不会再坚守自己原则,会把才华用在利益的争夺上,甚至会为争取利益铤而走险。

这种人性危机带来的最终结果就是:每个人都互不相让,不再迁就别人,也不再相信公理,然后互相提防,人人自危。此时社会的运作效率大大降低,经済效率大打折扣。所以我们都觉得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项目越来越难做,创业越来越艰难,根本原因就在于人与人之间失去了信任,无论你说什么,无论你承诺什么,别人都不信了,每个人都紧紧捂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怕一松手就被别人抢去了。也就是说,公序良俗和规章制度被抛弃、诚信良知被丢到一边的“快商业”理念充斥之下,在人人希望找到快钱、大钱的冲动之下,在没有了沉稳专注的时风中,任何模式的商业模式策划都是扯淡。

越想赚快钱,承担输钱的风险就越大不少人抱有赌徒心理——往往赢了还想赢,输了想尽快捞回来,直至输光出局。社会不讲求规则,人人自私自利,为了保障自己的权益,不惜去侵害他人的权益。越是如此越是不公平,越是不公平越是要自私。长此以往,正义将不复存在。没有了公平正义的市场,人人自危,互联网平台也好,实体店也好,人心无诚之下,人人远之,还何谈做生意?其结果是社会两极分化更严重,产业与资本及人才将转移。

遏制人性危机,关键是人性的回归。而人性的回归,首先必须树立道德观念,这种道德并不局限于私德和公德,还有对自然的道德,即对自然的敬畏,对自然生态的重视。同时加强法制建设,中国才有希望!

四十多年来,我国造就了很大一批富人,然而,其中一些人富而不贵,甚至为富不仁,内心缺乏本善担当。孔子说“富而不骄,莫若富而好礼。”高贵是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豪气与悲悯之怀,高贵是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壮志与担当之志 高贵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责任之心。

一个心灵高贵的人举手投足间都会透露出优雅的品质,一个道德高贵的社会大街小巷都会留露出和谐的温馨,一个气节高贵的民族一定是让人尊崇膜拜的民族。别让富而不贵成为永久的痛。

在当代社会,只有每个人都能遵守道德规范,才能够解决人性危机,才能做到和自然和谐相处,从而保护自然,从根本上解决自然危机。从这个意义出发,无论是富豪还是平民,如果每个中国人身上都充满着贵族精神,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中国梦!

每个中国人都遵守规则不再只足一句口号,人人皆愿为善人,做好人,做遵守规则的人;愿意用一生去踏踏实实地做好一件事情,做产品精益求精像做艺术品;讲求规则的社会,人人自我约束,人人自我独立;在规则的约束下,人们的权益自然得到了保障,向善与道德感也自然被大家所尊崇,社会也将会越来越好。

如此,诚信、仁爱、公平、正义等将回归社会,无论企业还是个人,失去诚信将在未来寸步难行。诚信不仅是一种个人的美德和品质,而且是一种社会的道德原则和规范;不仅是一种内在的精神和价值,而且是一种外在的声誉和资源。诚信是道义的化身,同时也是功利的保证或源泉。

诚信是人类文明的灵魂,没有诚信,就没有道德,也就没有文明;诚信也是个人品格的灵魂,没有诚信,就不可能有高贵的品格。缺失诚信的人,不是无赖,就是流氓。缺失诚信的民族,注定是愚昧而野蛮的民族。诚信也是民主制度的根基,没有诚信,就不会有成熟的民主。

真正持久的经济效益来自于诚信经营。在客户关系管理中只有以诚信服务为前提,才能切实保证企业与广大客户进行深入的交流,增进彼此的了解和认知,建立符合彼此要求的诚信服务体系,真正赢得客户。

与此同时,增强品牌的威力,提高销售代表对企业的满意度和忠诚度,企业才能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更好更快的开拓市场,才能保证企业经济效益的平稳、健康、可持续增长,在更长远的时间跨度上获得源源不断的利润而不是“最大利润”。

当然,要遏制人性危机,仅仅靠精神的倡导、道德的规范是不够的,还必须辅助以强有力的法制建设。换言之,要在精神倡导、道德规范,促其人性向善的同时,加强法制建设,以法律手段惩治作恶者、造假者,汉奸卖国贼。一句话,加大逐利犯罪的成本,使不遵守秩序的人遭受应有惩罚,不敢加害他人,危害国家与民族,则国之大幸,民之大幸!

个人简介
杂志主编、高级记者、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作家分会会员、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亚太经济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营销咨询网、全球品牌网、中华企业文化网专栏作家、清华大学领导力培训专家;中国培训网培训专家;对…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先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