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澄清延迟退休的四大误区

董登新 原创 | 2020-11-13 11:0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延迟退休 

 

董登新:澄清延迟退休的四大误区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

2015年10月,“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随后人社部表示:2022年将正式实施延迟退休;2020年10月,“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从方案决策到方案实施,已箭在弦上,没有拖延余地。

自2012年以来,关于延迟退休的讨论已非常充分。正方理由很简单:第一,人口平均寿命大幅延长,大龄人群有强烈的工作权诉求,这是劳工的一项基本人权:劳动权、工作权,不应剥夺。第二,过早退休是劳动力的巨大浪费,它导致劳动力总供给量减少,企业劳工成本大幅上升,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第三,过早退休极大地加重了子孙后代社保缴费负担,不利于代际负担公平,不利于社保收支均衡及可持续性发展。

反对延迟退休,是人的天性,是人的本能。我首先声明:我也想早退休、早享福。不过,有些人(包括一些专家)为了反对延迟退休(以下简称“延退”),他们找出了许多反对延迟退休的理由,我们大致梳理一下,并一一列举出来进行反驳:

(一)误区一:延退会减少年轻人就业的岗位和机会

这是最有蛊惑力和煽动性的反对延退的借口。甚至一些专家也以此为借口,反对延迟退休。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就业岗位不是靠老员工退让出来的。只有机关公务员和事业单位有编制的岗位,才是“走一个、顶一个”的就业关系。

其次,新就业岗位是被创造出来的。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行业不断被细分,新就业岗位正在不断被创造出来,以创业带动就业,以创新引领就业,这是新时代的新时尚。

此外,年轻人爱干的职业,老年人干不来;老年人从事的职业,年轻人不愿意干。比方,日本和韩国出租车司机大多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社区服务及养老服务岗位非常多,人才需求缺口大,但大多数年轻人不愿意干;同样,快递、外卖职业适合年轻人,而老年人干不来;互联网技术老年人干不来,但年轻人喜欢。

很显然,年轻人的就业岗位与老年人的就业岗位可以互补,并非此消彼涨的竞争关系。“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旧观念,是消极、被动的就业观;新时代就业观更积极、更主动、更乐观、更多元,在互联网时代,移动办公、居家工作成为新宠,就业更灵活、更自由,创业更简单、更容易,比方,边工作边旅游,边娱乐边挣钱,边直播边带货,工作一年休息半年,这也是年轻人喜欢的就业新态度。那些“工作就是朝九晚五、就业就是坐办公室”的旧观念,早已被进代淘汰。

(二)误区二:女性延退将影响人口生产和孩子抚养

这是一个更大的误会。他们认为:老妈必须在家做家务、当保姆,老妈必须早退休在家带孙子。这是什么混账逻辑?

在西方,家庭劳动(家务)及家庭护理已经完全社会化、职业化、专业化、市场化,因为家政工和专业护理(包括有从业资格证的月婶、育婴师、专业保姆)远比你家“老妈子”更专业、更有知识和技术,你需要做的就是支付家庭工人报酬、享受高质量专业服务。

在中国沿海发达地区,已有不少地方主动接受了这种新消费模式、新家庭观念,他们不向老父母刮油水,也不靠老父母养孙子,而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己的家务自己做,自己的孩子自己养。比方,在广东和浙江许多地方,一个家庭可能雇佣两、三个保姆,一个带小孩,一个做卫生,一个做饭。这就是家庭劳动的社会化、专业化、职业化,这是一种有偿服务,不是占老父母便宜,更不揩老父母油水。

说得直白一些,体面劳动一辈子的老父母,也需要有一个体面的退休生活,而不是小夫妻当然的保姆!年轻人更不应威胁老父母:你不帮我做家务、带孩子,我就不养你、不认你!

(三)误区三:延退将不利于重体力岗及大龄再就业

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误会!他们以建筑工和矿工为例,反对延迟退休。其实,有许多职业是吃青春饭的,比方,一些农民工只是在年轻的时候去做建筑工,上年纪后就会转行做别的事情,比方,做社区清洁工、做门卫,或是做养老服务工作等。

更何况,科技创新正在不断解放人手,从机械化到自动化,从机器人到人工智能,从互联网到物联网,机器正在代替手工,自动正在代替手动,智慧正在代替苦力,越来越多的重体力岗位已被解放出来,许多老年人过去干不了的体力活,现在只需要一个按钮就能完成。你听说过“无人工厂”吗?你见过硕大无比的盾构机吗?过去开挖一条隧道需要很多苦力,工期拉得也很长,但今天有了盾构机,就不再需要苦力,瞬间就可以解决问题。因此,我们不能用老眼光看待新问题。

有人质疑:延迟退休后,大龄劳动力如何再就业?有老板肯雇佣他们吗?当然没问题啦!既然延迟退休年龄,原有岗位工人就应留在现有岗位上继续工作,雇主不会开除他。当然,大龄劳工也有权利跳槽,也有再选择工作的自由。比方,我国城镇家庭需要大量专业化、职业化的家庭工人,包括月嫂、育婴师、保姆、老人护理员;我国城乡社区服务(从保洁到保安)及养老服务(专业护理)需要大量大龄劳工,尤其是中年及大龄女性,她们本身有经验,只需要进行上岗前培训,就可以领证上岗。这一切都为大龄劳工指明了再就业的方向。据预测,我国养老服务岗位需求缺口就高达5000万人,这是普通大龄劳工(尤其是女性)就业的最佳选择。此外,社区服务及家政服务需求缺口也很大。

(四)误区四:延退将对体弱病残者不利

这也是一个误解。对于体弱病残者,我们既有医疗保险与医疗救助,还有低保和工伤保险,这些社会安全网都将为这些人提供全方位保障,不必担忧。更何况,我们将来的延迟退休方案应该是弹性退休制,并允许提前退休,只不过,退休金要进行大比例扣减而已。

事实上,在我国农村地区,大多数农民都是终身劳动的,他们活到老、干到老。农民都能干到的事,城镇居民照样也可以做到。当然,农民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养老和医保。这是社会的进步。

在国外,他们同样存在一定比例的体弱病残者,但他们照样将男女退休年龄延迟到了65周岁以上。

请反对延退者接着列举各种理由,我们将继续讨论。

不过,延迟退休是世界大趋势,无人能挡。我国女性过早退休,是劳动力的巨大浪费。

美国早在1935年就将男女退休年龄统一至65周岁,美国现在男女退休年龄统一为66岁。1951年,我国《劳动保险条例》将女工人退休年龄规定为50岁,女干部规定为55岁。70年过去了,我们仍固定不变。相比之下,我国女工人比美国早退休16年,女干部早退11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2019年我国居民平均寿命为77.3岁,美国为80岁,中美两国寿命仅相差2岁多。

美国早在1983年决定,2027年将男女退休年龄统一延长至67岁。日本甚至主张终身雇佣制。美国也允许终身雇佣,因此,美国有83岁刚退休的“空少”,也有84岁不退休的“空姐”,还有90岁的CEO。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