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余产品是微观经济学的核心

丁秋龙 原创 | 2020-11-08 05:14 | 收藏 | 投票
剩余产品是微观经济学的核心
 
丁秋龙
 
 
作者简介:丁秋龙,独立经济学者,师从茅于轼老师,创立《负价值理论》。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评价:“能见人之所未见,想人之所未想。”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2007年推翻美国哈佛大学迈克尔·波特于1985年提出的波特教授《价值链理论》,发表在新加坡《远东国际杂志评论》,杂志第一篇文章,这是一个错误的理论。10年前推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经济理论,这是一个错误的理论,怪错了原因。
 
摘要: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很多年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想,要求商品全部卖出了,没有剩余产品,负价值等于零。例如有1000件商品全部卖出去,没有剩余产品,天天都是这样,赚钱最多,天天都开心了,大同世界。同时也是微观经济学的指导思想,这也是非常好理解了,这对各行各业有非常高的要求,必须要求商品全部卖出了,不允许有腐烂了不允许有浪费现象的发生了。但是也有一些国家搞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利用自己的特权不允许商品买卖,自己已经负价值越来越大了,还要别人的负价值越来越大,这是不得人心,不会长久的,也是对微观经济学严重的挑战
关键词:剩余产品 全部卖出 特权商品
 
习主席高度重视微观经济学的研究,表达了不允许有剩余产品,不允许浪费,不允许商品腐烂了,不允许有负价值。浪费可耻节约为荣,习近平关切“小米粒”里的“大民生”。人民网北京8月13日电 (万鹏、任一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他指出,餐饮浪费现象,触目惊心、令人痛心!尽管我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对粮食安全还是始终要有危机意识,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更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餐饮浪费不是小事,事关我国粮食安全,事关社会道德风尚,事关良好作风养成。一个人浪费一点粮食不显眼,但全社会加起来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微观经济学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需求和供给的关系,二是价格万岁,三是剩余产品。其中剩余产品是微观经济学的核心,这是很多经济专家忽视了,忘记了,出现了很多经济现象没有办法解释了。为什么剩余产品是微观经济学的核心呢?因为在原始社会末期出现了剩余产品了,原始社会瓦解了,没有办法生存了。到封建社会还是没有办法解决剩余产品,结果是几千年来,咱们中国人自己人大屠杀,越来越穷。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了,还是解决不了剩余产品,经济危机即将大爆发,资本家“倒牛奶”一幕再现!有没有发现一种奇怪的现象:一边是商品堆积过剩,一边是紧衣缩食,无力购买。
剩余产品代表着财富放几天就腐烂了,这是一个自然现象,负价值越来越大,越来越穷了,这样的话就会出现一个腐烂价值链,可以用公式表示:
……腐烂价值1+腐烂价值2……
例如,有100斤粮食农民交给地主了,可是地主也没有富裕起来了,也越来越穷,负价值也越来越大了,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100斤粮食没有进入市场买卖,全部腐烂了,腐烂的粮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该腐烂而腐烂的人文现象。鲁迅先生的一篇短篇小说《狂人日记》:“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1918年5月15日发表于《新青年》杂志。
   自然经济,耕地越多饿死人越多。朝鲜还处于自然经济,它的耕地面积从2005年估计2775万亩,人口2400万,人均耕地1.16亩。韩国2005年有耕地2925万亩耕地,人口4865万人,人均耕地,0.6亩。朝鲜人均耕地面积几乎是韩国的2倍。考虑到朝鲜的气候冷一些,朝鲜耕地就是打八折,打折以后,朝鲜人均拥有的耕地照样也比韩国的多,但是今年还是要有50万朝鲜人饿死。同样,韩国耕地少,可没有饿死人,生活很富有,已经变成发达国家了,成为东亚第二个发达国家。
   为了研究剩余产品,特地对两个小商贩,一个是水果摊,另外一个卖煎饼,看看这些小商贩是否有剩余产品呢?首先是水果摊,水果生意利润一般吧,也要看做什么水果,重要是的你要怎么卖才是关键。再根据自己做生意的位置,所做的经营模式,给消费者所做的消费档次的定位,相应的做出进货前的规划;比如:自己是游击摊就只要进一,两种货,如果是固定摊或者开店就要进多种货;是消费档次较高的定位就要进高档一点的好货,是消费档次偏低的定位就只要进中、低档的货就可以了。
 
在每天凌晨的三,四点钟赶到批发市场,就会碰上并跟上一些做水果生意的老手,看看和学习他们是如何跟批发商讨价还价、看货验货、最终成交的;并对批发市场进行一番全面的了解,弄清楚各种水果的批发位置、批发价格以及批发行情等。去批发市场进货,虽然是小商小贩的身份,但必须具有顾客买货的心理,对要进的每一种货的标准是:新鲜,好看,味道好,价格还要便宜。对水果的包装皮重的鉴别,还要对各种水果的保鲜保质期有一定的了解和掌握。为了快速的吸引人气,可以先把自己水果的整体价格适当的定得比周边同行的卖价更低一点。
以上是这位小商贩和我谈的经验,每天水果都全部卖出了,没有剩余了,由于天气很热,也不敢进太多的水果,进多少就卖多少,基本没有剩余了,赚钱最多。
   第二个小商贩卖煎饼的,周太太老俩口,为了这一顿早餐,两人凌晨两点就得起床备料。准备工作要到四点半才结束,随后两个人不敢耽搁,推着车赶到南门大街路口。将杂粮面糊倒在鏊子上,然后用工具一转,打上一个鸡蛋,煎饼成形后,再加上薄脆、撒上香菜和葱花,最后抹上辣椒和酱,不到一分钟的工夫,一个煎饼就大功告成了。周太太说,每天早上她都要重复这样的动作两百多次,也就是说她每天早上要卖煎饼近两百张,“我们是早上五点卖到九点半,如果时间再长点,还能再多卖一些。”摊主是一对老夫妻,老大爷的头发都已经白了,他的白发就是这个小摊的标志,好多食客都是冲着”白毛“来的。白发的老大爷做的是辅助工作,就是炸薄脆和打杂。周太太老俩口煎饼也是每天全部卖出了,没有剩余,赚钱最多了。千万不要小瞧路边摊这些小小的生意,一不小心就月入几万,买车买房。但是他们赚的都是辛苦钱,尤其是卖早餐的,所以只要肯吃苦,还是很值得的!
通过对这两个小商贩的观察,基本上没有剩余产品,商品全部卖出了,赚钱最多,那么,为什么还会发生剩余产品出现呢?这是因为城管(特权)的原因,不让商品进入市场买卖,时间长了,开始出现商品腐烂的现象,这是事实啊!2020年9月7号,重庆的几个城管去街上执法,其中有位看起来挺文气的城管,下手却非常狠。他在执法者态度蛮横,对一名女摊贩进行殴打。女摊贩步步避让,城管步步紧逼,最终女摊贩忍无可忍,持刀把城管砍伤。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此次事件再次证明,很多人对城管深恶痛绝,是有原因的。在很多地方,只要上面有个指示,或者有领导检查之类的活动,下面的城管们就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对商户进行野蛮执法,简直跟鬼子进村差不多,让大家深恶痛绝。在执法过程中,绝大多数时刻,并不是商户或者市民不配合,而是城管的过度执法、野蛮执法激化了矛盾。让很多本来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摊贩和市民的财产受损,比如货物被没收,电动车被拖走,往往会费尽周折,东西也未必能完璧归赵,只能自认倒霉。但是时间长了,心里会对城管积累很多怨气,甚至把城管当成“敌人”。这显然不符合法制精神,也违背了执法的初衷。城管暴力执法之所以屡禁不绝,就在于某些城管的素质太低。以此次重庆发生的女摊主刀刺城管为例,从画面上看,这哪里是执法人员?就是喜欢在街头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的流氓混混,也不过如此。
这样的事情,不仅在中国有,全世界其它也是存在的,只要有特权的地方,就会出现剩余产品腐烂的现象,特权越多,必然会出现剩余产品越来越多,没有办法,因为特权成为商品,有了特权阻止商品的买卖了。例如有1000件商品,有特权的人拿去了900件商品,没有进入市场买卖,时间长了腐烂了,这是穷的根本,饿死人的根本。如乌克兰,耕地面积很大,原有世界大粮仓之称,但在斯大林共产乌托邦时代,竟饿死一千万人。
乌克兰大饥荒的真相:(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走向自由民主的乌克兰在首都基辅的"乌克兰之家"展示了保存完好的克格勃档案:在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仅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乌克兰,就饿死了七百万至一千万人!每天饿死二万五千人。但是学者指出,当年的官方档案并不完善,实际上每天饿死三点二至三点三万人, 总共饿死人数占乌克兰当时人口的三分之一!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万人的追悼纪念集会上发表演说,他认为一九七三年前的档案曝光,这一千万人被活活饿死,是前苏联对乌克兰的种族灭绝罪行。“每分钟有十七人饿死;一天大约死亡二万五千人。比法西斯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还要多。”在 饿殍遍野的时候,斯大林把搜刮出来的小麦向美国出口了四万吨,以吸取西方资金,表示苏联的“强大”。俄罗斯的普京政权认为,这场大饥荒不是针对乌克兰的, 因为全苏联普遍遭殃。乌克兰是重灾区?还是普通受害区之一?人们要求俄罗斯公布历史档案。但是俄罗斯当局还羞羞答答,进行遮掩,不肯把罪恶,全部暴露于光 天化日之下。
最后,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很多年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想,要求商品全部卖出了,没有剩余产品,负价值等于零。例如有1000件商品全部卖出去,没有剩余产品,天天都是这样,赚钱最多,天天都开心了,大同世界。同时也是微观经济学的指导思想,这也是非常好理解了,这对各行各业有非常高的要求,必须要求商品全部卖出了,不允许有腐烂了不允许有浪费现象的发生了。但是也有一些国家搞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利用自己的特权不允许商品买卖,自己已经负价值越来越大了,还要别人的负价值越来越大,这是不得人心,不会长久的,也是对微观经济学严重的挑战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4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