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爆发后,贫富悬殊更大了

陈志武 原创 | 2020-12-10 07:4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贫富悬殊 新冠疫情 

 

 


贫富悬殊,始终是人类社会绕不开的话题。有学者认为,它可以是一个国家衰落最重要的标志之一。
 
正所谓“阳光底下无新事。”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就世界范围而言,富人的财富增长越来越快,而穷人的财富却没有丝毫增长。
 
对此,金融学者陈志武认为,造成这种现象,有三大原因:
 
·产业资本时代已经过去,金融时代已经来临。
 
·技术变革,加速“赢者通吃”。
 
·中央银行干预经济,是加速器。
 

▎金融资本时代已经拉开大幕
 
第一个原因是金融资本时代已经来临。
 
放宽历史的视野,每逢大瘟疫的时候,一般的资产价格,尤其是金融资产价格会下跌很多。说明在大瘟疫发生时,有钱人受到冲击,他们的财富受到的冲击会很大,而没有钱的人就没有资产,也没有财富,所以资产再缩水,对他们的影响也就没多大。
 
但今天,本次大瘟疫不仅没有让贫富悬殊变小,反而愈演愈烈。
 
为何会造成这种差距?因为产业资本时代已经过去,金融资本时代已经到来。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让人们猛然意识到,全球资本主义已经从产业资本时代,进入到金融资本时代。
 
这意味着,GDP增长的来源,不是工业,而是金融收益。随之而来的,是具有全球普遍意义的、愈演愈烈的财政、债务危机。其中发达国家债务占全球政府债务的70%以上,美国约占其中的50%。

社会越来越动荡,已是必然趋势。可以料想,未来的世界必然越来越糟糕,国内民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可能会再次抬头。
 
这就是新冠以来贫富悬殊不断拉大的时代背景。
 
 
▎技术变革带来的大规模“赢者通吃”
 
第二个原因是,技术变革,带来“赢者通吃经济”。
 
如果疫情之前,大家没有感受到很强烈的赢者通吃经济,那么,2020年最突出的感受之一就是各行业龙头通吃整个行业的局面。
 
通过股票的表现可以看出来。截至前几天,美国特斯拉公司的股票几乎上涨5.5倍,亚马逊的股票今年涨70%,Netflix、谷歌等头部公司股票,有些涨百分之五十几,有些涨百分之三十几,都比大盘指数涨得多。像今年和未来可能是赢者通吃的环境下,越是跟着大牛走投资回报可能会越好。
 
当然,这跟技术变革有非常大的关系,如果没有技术变革,赢者通吃的局面不可能到现在的程度。
 
60年代、70年代,在湖南茶陵是没有电视,也没有录像带、录音带的时候。茶陵谁唱歌最好听,人们都愿意花钱买票。但有电视以后,就没有谁再对当地的歌星和体育明星感兴趣了,大家都看全省最好的歌星和全省最好的篮球比赛。再进一步有了中央电视台,还有其他的全国省市的电视台之后,谁是最好的歌星、最好的篮球比赛队员,大家便只愿意看他们。
 
从这些亲身经历来看,因为技术变革,达到赢者通吃的局面。原来在一个县的范围之内发挥效果,后来在全省,再到后来在全国,现在变成了全球范围之内利用技术发挥赢者通吃的所能够带来的最大化的投资的效果。
 
今年新冠病毒期间,尤其让大家更加看到基于物理网点去消费和基于网上购物消费,赢者通吃带来的影响非常大。
 
举一个例子,原来你在北京亚运村开杂货店,东西可以卖得很好。但你在亚运村的杂货店开得再好、营销的再好,住在上海的、住在天津的,住在武汉的人,他们到你的亚运村杂货店来买东西是不容易的。
 
这是因为基于物理网点的消费,必须要坐飞机或者坐高铁,然后再开车过来。但如果你开网店,不管消费者是在上海、在武汉、在天津、在哈尔滨,还是在北京都没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收入差距、财富差距越来越大,跟技术有很大关系。
 
另一方面,从投资角度来讲,在现代经济、现代技术的支持下,赢者通吃让人们跟着各行业龙头走,特别是互联网行业龙头,跟着他们投资、投资于他们,长久来说会是上等选择。
 
 
▎中央银行的大规模,给未来埋下了祸根
 
新冠疫情造成了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从美联储到欧洲央行,从日本央行到中国央行,都对资本市场、对金融市场做了非常多的干预。
 
而干预的主要方式,就是印钞票,也是量化宽松。随着各个国家的央行和财政部门不断放水,不断通过财政刺激去救市之后,美国股市不断创新高,债券市场的价格也不断上涨。其他国家的金融资产也因为政策干预上涨很多,这就为贫富悬殊的持续扩大埋下了祸根。
 
我认为,各个国家通过量化宽松,通过财政使得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收入差距和社会民怨加大以后,之后的5年、10年,我认为各国的社会局势会更糟糕,不容乐观。
 
因为今年各个国家为解决短期的挑战,做了过多的刺激,做了救市,结果为未来5年、10年各个国家的国的政局和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埋下了很多的不好的伏比。今年金融资产上涨很多,会感觉到很高兴、很痛快。但别忘记,未来可能会爆发更多的风险,更多的危机。
 
以上洞见,源自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在凤凰网财经大会上的演讲。
个人简介
现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市场监管、资本市场、证券投资管理、公司治理、公司财务与组织战略、股票定价等问题。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志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