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人熊大寻:从不一样的角度剖析策划

肖书月 原创 | 2020-02-10 09:5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旅游策划 

 策划人熊大寻:从不一样的角度剖析策划

熊大寻旅游策划公司文章

熊大寻本人做广告出身,之后转战旅游行业,早前发布过此篇文章,原文《熊大寻说策划》。“策划”这两个字分开来看,“策”字上面是竹字,下面是束字,结合起来就是用绳子把竹子綑起来,代表古代的竹简,这个字的意思是文韬;“划”字左边是金戈铁马的戈,右边是把刀,这个字的意思是武略,策划这两个字连起来就是文韬武略、文治武功的意思,中国有句话叫“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因此原始的策划含义就是治国安邦的本事。

策划最早产生于春秋战国时代,当时叫纵横学,现在有两部大片《夜宴》和《墨攻》反映的就是当时的事。当时的春秋格局是小国三千诸侯八百,但最后产生了春秋五霸,为什么呢?因为这五个霸主身边都有一个策划大师。

第一个霸主叫齐恒公,他身边的策划大师叫管仲,“仓廪实而知礼节,相地衰征”说的就是管仲改革,他使齐国在短短的几年内国富兵强,夺得了“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主地位;

第二个霸主是晋文公,他的策划军师是狐偃,他创造了城濮之战、退避三舍的经典战役,帮助文公称帝;

第三个霸主是楚庄王,辅佐他的是“循吏第一人”的孙叔敖,成就了楚庄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典故;

第四个霸主是吴王阖闾,他的策划助手是鼎鼎大名的《孙子兵法》的作者孙武;

第五个霸主是越王勾践,他的策划助手是范蠡,这个人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人物,他是极少有的在政治、军事、经济上都取得突出成就的人物,不仅帮助勾践十年生计、十年教训灭了吴国,之后功成身退,带着第一美女西施隐居经商,并成为商人的祖师陶朱公。

可见能够在乱世中脱颖而出的霸主必有策划大师为其出谋划策,方能称霸。大家都知道春秋战国最后归于秦,为什么不是五霸一统天下而是秦呢?因为秦国从建国以来,早期、中期和晚期都有策划大师辅佐。

早期是商鞅,他写过一本与《鬼谷子》齐名的谋略著作叫《商君》,商鞅变法奠定了秦国的基础。

中期是大纵横家张仪,张仪推行“连横”战略,张仪欺楚,屈原罢官,投江而死,为秦的强盛牺牲了一个大文豪。

晚期是范睢,他提出了著名的“远交近攻”的策划,就是远处的做朋友,近处的做敌人,至今仍是各国政府青睐的外交策略,像美国对美洲以外实行“金元外交”,对拉美实行“大棒政策”,就是范睢“远交近攻”的翻版。

因此,秦国在历史的关键时期都有大策划师出谋划策,而其他国没有,所以由秦统一了天下。

策划无处不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人类社会各个领域都需要策划。

1981年美国总统里根上台后,立即着手策划如何结束美苏争霸的局面,搞垮苏联。

里根用了两个大策划,一是任命金融专家威廉凯西为中央情报局局长,这个人是“经济战”的发明者。里根刚上任两天就紧急召见凯西,授命他制定出针对苏联的新战略。之后凯西提出自己的“新思想”战略:“如果我们能使苏联耗费足够的经济资源,那么这个体制就可能产生裂痕。”

1993年经过精心策划后,里根政府向全世界宣布实施星球大战计划,正式名称是“国家战略防御计划”,宣布第三次世界大战决赛场将在太空,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太空战。为此,美国将用二三十年时间,在地球表面200-1000公里的太空建立防核武器和洲际导弹三层立体防卫体系,以保证美国本土不会受到来自国外特别是苏联核导弹的袭击,计划投资1万亿,并且里根政府还大张旗鼓地宣传这个计划。

消息传到苏联人耳中,苏联人为了保证核平衡和军备竞赛不落伍,将数百亿美元投入到军事高技术部门,国防预算在1981年到1985年间增长了45%,1986年至1990年间国防开支计划增长率是每年8%,是国民收入增长率的一倍。这使得本来就结构失衡的苏联经济更加雪上加霜。

不料美国只是虚张声势并未真正实施此计划,苏联人却为此搞得经济江河日下,直至国民经济全面崩溃。

1998年石原慎太郎发表《新亚洲攘夷论》时说:“美国通过鼓吹实施星球大战计划,遏制了军备扩张的对手苏联,从而结束了冷战时代”。

第二个大策划是,跟沙特打联手。美国经过经济情报分析得知,苏联是石油出口大国,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所赚取的外汇大约占苏联全部硬通货的70%,假如没有这笔钱,苏联将难以从西方国家购买国内日益短缺的粮食以及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技术,苏联经济将失去一条重要的支柱。

在70年代,当石油价格扶摇直上时,苏联从石油出口中获得的收益增长了280%,出口量增长了22%,世界石油市场的价格对苏联经济的生存能力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石油价格每桶增加1美元,就意味着克里姆林宫获得大约10亿美元的额外硬通货,反之石油价格下降意味着收入减少。

另外,与其他石油生产国不同的是,苏联将不能通过增加产量来增加收入,因为苏联的石油生产能力早已达到极限了。

而美国却是石油进口大国,美国一年要花费近2000亿美元购买石油,对于美国经济来讲最适宜的石油价格是每桶20美元,而当时每桶石油价格是34美元,如果国际市场石油价格降至每桶20美元,将使美国的经济成本每年下降700亿美元,它意味着现有国民生产总值的1%将转化为美国消费者的收入。并且,美国的总体经济状况将明显好转。降低石油价格既可重创苏联,又可增加自己收益,何乐不为!

刚好沙特阿拉伯十分担心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对沙特形成了包围,出于共同利益考虑,于是,美国人和沙特人坐到了一起。因为沙特的石油产量占欧佩克产量的40%,与其他石油生产国不同的是,沙特能够迅速动用石油储量。

更重要的是沙特从沙漠下面开采每桶石油的成本仅为1.5美元,可以说是当时世界所有产油国中最低的成本。美国人为其算过一笔账:如果沙特的石油产量从1985年初的每天200万桶恢复到1981年的每天1000万桶,即使世界石油价格跌至8美元一桶,沙特的石油收入也不会低于1985年,而且还会增加1/3左右。这意味着沙特具有一种石油生产的超强弹性,能极大地影响世界石油价格。

最后美沙谈判的结果是:里根告诉法赫德国王:“沙特的主要敌人是利比亚、伊朗和苏联,他们都是高油价的主要受益者,而低油价则使沙特和美国获得极大好处;有美国这位山姆大叔做靠山,沙特不用再惧怕任何国家的威胁。美国提供沙特先进的作战飞机和其他先进武器,并提供军事保护;沙特开始扩大石油产量。

与此同时,美国能源大臣还说服英国同时增加其在北海的石油产量。结果在1985年,国际市场上石油价格猛跌,苏联当年的石油收益下降了近一半,并且由于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是平行的,因此苏联当年出口天然气的收入也减少了数十亿美元。

军火是苏联继能源出口之后的第二大出口商品,以往大部分是出口中东国家换取石油,在石油生意红火的70年代,苏联出售给中东国家的军火增长了五倍!但85年以后,由于油价猛跌,使伊朗、伊拉克和利比亚的石油收入减少了50%,所以苏联的军火销售量也减少了20%。

此外,世界油价的猛跌,还使苏联从西方进口的商品突然变得极其昂贵。1986年苏联从西德进口一台特定的设备所需的石油出口额比一年前多出五倍!

所以,美国、沙特双方一拍即合的结果是,油价在苏联解体前的十年内持续下跌,并且因为天然气的价格因为挂靠石油的价格,所以也往下跌,而里根任总统的时间刚好是1981-1989年。这就是美国搞垮苏联的大策划。

拉登也有大策划,他在意想不到的地点、用意想不到的武器,以超限战的方式策划了9.11事件,这只是其一,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两个阴谋。

第一大阴谋是乘机进行金融投机。

据金融机构调查显示,9.11事件之前的两天,即9月9日和10日,全世界金融市场交易十分异常,交易量比平常整整增加了两倍!

因为恐怖分子在一手大量买进黄金和石油等硬通货的期权和股票,一手大量卖空美元及各大银行的期权和股票。

因为9.11事件一发生,黄金和石油期权和股票就会上涨,而美元及各大银行的期权和股票就会下跌,恐怖分子多空双方都投资,一次就赚两份钱!这将是几十亿乃至上百亿的盈利啊。这就是为什么恐怖分子经济来源难以断绝的原因,他们有非常高明的金融策划高手。

本拉登说过:他领导的基地组织成员中有许多筹资专家,他们熟知全球金融体系所存在的漏洞。

据报道,在9.11事件前几天,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以及美利坚航空公司的股票期权突增。其中在事件发生之前3个交易日,联合航空公司的股票期权交易量高达2000笔,是平时27笔的74倍,即使是在发生恐怖袭击事件的前一天,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美利坚公司股票期权交易额也高出平日的5倍。

据这些交易协议显示,如果该股票在10月20日之前股价低于30美元,交易人便能大量获利。在恐怖袭击事件后,客机被恐怖分子用于袭击的美利坚航空公司股票出现了暴跌。经过一周时间,股票期权价格才由恐怖事件的前一天的220美元回升到了1040美元。

还有资料表明,也就是9月10日那一天,全美最大的保险经纪公司玛什玛林那公司的股票期权交易量从平日的13笔蹿升至1209笔;贝耳斯坦投资银行的股权交易从22笔飙升至3979笔天量。

此外,在世贸中心110层楼面中租用22层的著名投资企业摩根斯坦利,其股票期权在袭击事件发生前比正常交易奇怪地高出25倍;在9月6日至10日,美国花旗银行股权量激增至14000笔,是平时的45倍。

在恐怖袭击事件后,德国也发现了类似的股票期权交易。德国证券交易所的一们发言人声称:9月6日至7日,世界最大再保险公司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的股票交投量比以往6个月的平均水平差不多要高1倍。

9月11日当天,慕尼黑再保险、瑞士再保险及法国安联保险预计将理赔9亿、7亿和6亿美元,这些天文数字足以使其破产。德国方面曾迅速通报美国政府说:“与恐怖组织有关的人可能利用恐怖袭击事件,大肆赚取了活动资金。” “恐怖交易”也没有放过日本。

9月10日,大阪证券市场的某类重要期货交易协议出奇地高达8826笔,远远超出平时的8倍!

日本《东京新闻》认为:“恐怖组织的集资构浮出了水面:他们掌握了相当娴熟的投资技术,通过制造恐怖事件来赚取下一次恐怖活动的资金。

” 在此次恐怖袭击之前,本拉登卖出期货随即又买进现货,其进行投机的手法其实正是美国金融机构在东南亚各国,特别是日本频繁使用的手法。其具体做法是一边订立期货销售契约,一边以现货方式卖出股票,充分压低股价,极力煽动储户与股东的不安情绪,迫使他们提出存款,抛售股票。然后再以低价购进破产或濒临破产的当地金融机构的现货股票,以此履行期货销售交易,或返还此前借贷的股票。通过这样大规模的操作,把成为投机对象的金融机构最终逼到卖身的境地。

当如愿以偿地收购这些金融机构时,美国政府和美国金融界的大人物就会介入其中,从政府那里获得有利的条件。

所谓有利的条件就是向被收购银行大量注入政府资金,并可以瑕疵担保条款为依据,让政府收购这些不良债权。

通过一番周密的操作,使得被收购银行的财务状况得以迅速改善,然后将其转卖或公开上市,以此获得巨额利润。

这种做法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可以说美国金融机构的这种做法是与恐怖主义性质完全相同的威逼、恫吓行径。

据透露,在针对美国的袭击中,恐怖分子袭击世贸大厦花在策划部署上的时间是5年,投入成本500万美元。而在针对全球金融体系的“金融超限战”中,恐怖分子在攻击世贸中心前已经策划部署了对华尔街的攻击,他们一方面买进了大量黄金和石油期货,另一方面沽空了美元、期指、股票,初步估计投入金额超过3亿美元,恐怖分子企望通过华尔街复市后出现的震荡和大幅度下挫“以战养战”、大赚特赚。

9.11恐怖袭击事件对美国经济产生了远远超过海湾战争的影响:这次事件后,纽约市场的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下跌了14.3%,海湾危机时仅下跌了4.3%。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如果股价和美元比价分别下跌20%,那么美国经济的增长率就下降1.4个百分点。

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元对日元和欧元的比价下跌了3%左右。抛售美元的压力加大,估计美元还会进一步贬值。

另外,美国的金融资产中,有20%都是股票,股价急剧下跌造成的资产缩水,对汽车、零售、航空、旅游等行业都造成了损害。

据英国《经济学家》估计,恐怖事件导致纽约直接经济损失在2000亿美元;全球金融与经济账面损失为11万亿元,全球经济因此缩水了1/3。

9.11事件的第二大阴谋是消灭金融精英。恐怖分子在9.11事件这场骇人听闻的金融超限战中,除了非常注意利用自己的“索罗斯式的人物”,也非常注意大量消灭对手的“索罗斯式的人物”。

本拉登在录像带中说:“双子塔楼是合法打击目标,因为它们支撑着美国的经济。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袭击事件都是伟大的,被摧毁的不仅是双子塔楼,美国的精神力量之塔也随之崩溃。”

事实上,双子塔楼确实是在“支撑美国的经济”,并且是世界金融的中心:世贸中心的双子塔楼里有很多国际上举足轻重的金融机构。办公室占了25个楼层的摩根斯坦利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就有3500名。有1200多家国际金融机构、政府代表机构和企业在这里设立办公室。除了摩根斯坦利,还有咖啡、糖和可可交易所、纽约棉花交易所、美国运通银行、瑞士信贷银行集团、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等全球重要金融和证券期货机构。另外,华尔街主要的投资银行,例如花旗银行集团的所罗门公司、高盛公司和美林公司都在世贸中心周边拥有大规模的交易和办公室。

袭击对美国金融业产生了灾难性的后果:与实际金钱和业务损失相比,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众多投资银行精英葬身火海更让投资银行业痛心疾首的了。

在华尔街工作的一位投资银行家这样说:“任何有些分量的投资银行家,都曾在世贸中心工作或者开会”。象征美国经济繁荣和领先地位的世贸中心不仅是财富聚集之所,更是每天处理亿元交易的天之骄子――全球投资银行精英的汇聚之地。其中以摩根斯坦利和Cantor受到了打击最大,分别有3000名和700名员工失踪。与摩根斯坦利齐名的著名投资银行所罗门、高盛、美林和雷曼兄弟公司在世贸中心附近的交易大楼和办公室,被世贸中心爆炸落下的碎片所淹没,其中雷曼兄弟的一家分公司600多名员工消失。美国的金融功能陷于瘫痪。

可见策划的作用十分大,不管政治、经济,还是军事、文化,不管从事什么行业我们都需要策划。

我在云南演讲时,曾经介绍过云南两个世界级的人物,一个是聂耳,一个是郑和。这两个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打天下、坐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

为什么这样讲呢?聂耳他写出了国歌,国民党一个老兵到大陆来,他说了一句话:“当年共产党怎么把我们撵到台湾去,那是因为每次打战的时候一听到了共军的冲锋号,听到共军的义勇军进行曲我们就闻风丧胆,丢盔弃甲” 所以,聂耳为共和国打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

郑和呢?七下西洋,每一次到了亚非国家都没有烧杀抢掠,而是赠送礼品、传播文明,三大纪律,八项主义,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留下了非常好的历史上的印象。所以,这个为共和国坐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

70年代,毛主席构思出了一个大的策划,就是三个世界的策划。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美国操纵的联合国一直不承认我们的合法地位,所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民党时代,中国是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蒋介石开国际会议是与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一起平起平坐的,被称为“四巨头”。毛主席他有生之年一直在思考,怎么恢复这个席位,把我们原有的地位夺回来。所以在70年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个构思完成了。他在会见赞比亚总统卡内拉的时候,他提出了他的大策划思路,就是三个世界的划分。因为按照当时中国的综合国力来看,我们排名在世界的末端,180位以后。按综合国力来评我们很难恢复到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

那怎么办呢,毛主席对世界进行了一个分类。把世界一分为三:第一世界,美国、苏联超级大国。第二世界,英国、法国、欧美发达国家。第三世界,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

在一、二世界中国都排不上号,那我就不跟你争。但是在第三世界,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口最多、地盘最大、并且我们最先提出来三个世界的划分,所以我们在第三世界是老大。

而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的国家都有了,第三世界也需要一个代表吧!然后就通过周恩来总理进行了一系列穿梭外交,连续二十多次到云南,从云南出境到广大亚州发展中国家进行公关,积极参加亚非会议、万隆会议,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有句话,叫“毛谋周成”,就是毛泽东的谋略,周恩来帮他执行成功了。所以,通过周恩来总理把亚非拉三家团结在了一起,共同推选中国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作为第三世界的代表

。亚非拉国家一想,我们要推荐一个代表进联合国,选哪个国家好呢?中国肯定好嘛。因为郑和七次来到我们这里,一次都没有烧杀抢掠,每次来都送东西给我们。与此相反的是西方国家,每一次过来都是伴随着烧杀抢掠、贩卖人口。经过这样的对比之后,于是亚非拉国家就一致推选中国当了全世界丐帮(人最多,经济最穷)的大哥,代表第三世界在联合国说话。

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接替中华民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所以主席在晚年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我们一定不要忘记,是亚非的穷朋友把我们抬到了联合国”。这就又一个大手笔的策划。

聂耳和郑和,一个是为打天下,一个是为坐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而这两个人也功成名就了,聂耳唱响中国,郑和扬帆四海。

对于我们今天在座的企业家来讲,我们非常想做到这一点,怎么唱响中国?怎么扬帆四海?

那好!现在进入到我们今天交流的核心环节。

 
个人简介
旅游策划的狂热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肖书月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