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新冠疫情冲击中国经济的十大政策建议

马光远 原创 | 2020-02-04 13:2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中国经济 新冠疫 

  很显然,新冠疫情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公共卫生事件,全球密切关注着这场疫情的发展态势及对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重大影响。

  这场发端于武汉,波及全国,蔓延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疫情对中国正常社会秩序堤坝的干扰和破坏是超越预期和始料未及的:武汉全部封城、春节假期延长,旅游等行业遭受巨大的打击,病毒感染人数仍然在上升,工厂停工、大量的中小企业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

  毋庸置疑,疫情的重大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公共卫生领域,而演化为震动国家全局的治理困境和社会秩序的难题,对公共治理、应急能力和生活秩序形成了极大挑战。

  对于这场重大的疫情以及造成的损失和当初信息没有及时披露导致的严重后果,无疑是需要我们事后加以反思和问责的,举全社会之力尽快战胜疫情也无疑是当下最重要的事。

  但是,在全力抗击疫情的同时,全面评估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无疑也很关键和急切。

  面对疫情给中国经济已经造成的重大冲击,暂且抛弃天灾或是人祸的追问,将关注转向已经受到严重影响的千千万万的行业和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亦属重中之重。

  高层要在更高层面上一方面从容面对疫情本身,另一方面,快速评估本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短期和长期的影响,出台相应政策熨平恐慌。

  过去的经验表明,诸如非典等公共卫生事件最终会得到控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是短期的。但考虑到这次新冠疫情的爆发恰逢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期,很多行业正面临痛苦的调整期,又赶上春节长假旅游旺季,但新冠疫情爆发后采取的各种管控措施对旅游、餐饮、酒店、教育培训、物流等行业造成的冲击是超乎想象的。

  特别是,由于各地采取的各种防止疫情蔓延的措施比2003年“非典”爆发时严厉很多,导致很多行业的生产基本停滞,这在心理层面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远非数字所能概括。

  就目前对各行业造成的恐慌情绪而言,这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远大于2003年非典。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这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绝不是短期的经济破“六”,甚至可能逆转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势头。

  从目前来看,这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仅仅限于旅游、餐饮、制造业等行业,而是从心理层面,从宏观层面对中国经济造成了全方位的冲击。

  基于此,我们认为,在众志成城抗议新冠疫情的同时,高度重视疫情对中国经济短期、中期、长期的影响,未雨绸缪,重拳出击,以强有力的政策组合拳应对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和中长期影响,以特殊之策挽救中国经济,避免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发展势头因为疫情而出现“大拐点”实属极为必要。

  全民抗击疫情至关重要,但如果不重视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疫情过后,再去救经济,可能为时已晚。

  基于此基本判断,我们呼吁高层高度重视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全面提升应对疫情冲击中国经济的政策级别,特别时期,特别之策,重拳出击,逆转预期,提振信心。特提出十大政策建议:

  第一、以科学的专业判断减轻公众恐慌,尽快恢复社会秩序。

  面对灾难,恐慌是人类的第一本能,无可厚非。随着新冠感染确诊和疑似人数最近的增加,人们的恐慌程度以及对疫情的应对会出现一个指数级的暴增。但是,如果专业人士能够以科学的态度做出专业判断,让科学走在恐慌的前面,公众的恐慌程度会大大减少。

  我们认为,现在全国上下不论疫情严重程度,全国不分区域,村村封路,户户关门,小区封闭,生产物流停顿,如此恐慌是自毁长城。不管疫情轻重,动辄将应对提高到最高级别并不代表负责任,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懒政。

  我们建议在国家层面成立应对疫情公共治理委员会,包括医学界、经济学界、公共管理、交通等方面的专家,定期对疫情进行专业判断,并调整应对级别,有条件复工的地区、行业和企业应该鼓励在不导致疫情蔓延的前提下复工。

  第二、从战略高度重视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

  这次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最大冲击并非我们看到的数字本身,而是因为加剧的恐慌导致心理层面的蔓延对很多行业的打击。

  面对这种情况,高层必须发出应对冲击的最强音,和最有力的政策组合拳。出拳要快要重,适用于当下恰逢其时。

  高层应及时召开稳经济的高级别会议,出台一揽子的方案,强力稳定中国经济预期,解救困境中的中国企业。

  第三、大幅度减免中小企业税费负担,尽可能避免企业倒闭。

  这次疫情影响最大的是中国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他们是中国经济的基石。为了中小企业的生死存亡,我们建议尽快宣布免除中小企业一季度的所得税,缓交增值税等其他税费,帮助企业度过这个难关。

  第四、货币政策要及时亮剑,避免流动性恐慌。

  面对疫情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巨大冲击,货币政策要突出应对疫情对宏观经济的冲击,对冲击较大的行业要增加流动性支持的力度,金融机构要主动大幅度让利,明显降低困难行业的融资成本。

  2月1日,央行等五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通知》,《通知》明确,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受疫情影响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并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影响。可谓及时有力,希望工作做细,落到实处。

  第五、发行新冠疫情专项债。

  财政政策短期应突出疫情应对的举措,笔者认为,财政赤字完全可以不必受3%的上线的限制;中央财政可以发行应对本次疫情专项债,对医院、医务人员以及疫苗研发、医疗物资生产企业进行专项补助。 

  第六、中小企业缓交上半年社保费。

  考虑到疫情导致的开工延迟、假期延长等因素,我们建议在以前社保费率降低的基础上,对 2020年中小企业的“五险一金”费率再降低至少1个百分点,同时明确缓交今年上半年的社保费。

  第七、鼓励推行租金补贴与减免。

  在疫情的冲击下,包括万达、红星美凯龙等商业企业对租户主动推行免租行动,这种行为值得赞赏。同时我们建议国有企业和国有单位的写字楼、商铺等出租机构,对租户实行减免三个月以上的租金,或者提供租金补贴政策,抱团取暖,共度时艰。

  第八、鼓励推行灵活用工和办公政策。

  鼓励和允许企业根据其自身经营状况采取灵活的用工政策,有条件的企业推行在家办公,线上办公;教育培训机构鼓励线上教学。对于疫情期间的薪酬,企业和用工单位可以和员工商量确定。对主动增加就业岗位达到一定条件的中小企业提供专项奖励。

  第九、对农民工进行线上培训。

  中国的农民工一直缺乏集中培训的时机,这次疫情,大量的农民工难以返城就业,可以抓住这个时机,由人事部组织国内的教育培训机构对农民工进行职业培训,对参与培训的农民工给予一定的奖励。

  第十、拿出一批见效快的储备项目提前上马。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通信网络建设,自然灾害防治重大工程市政管网、城市停车场、冷链物流,农村公路、信息、水利等设施的建设项目可以及时上马。

  面对新冠疫情这只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我们认为,唯有拿出最高级别的政策应对,方能避免恐慌,修复信心,确保经济大趋势不被逆转。

  当务之急是通过强有力的政策措施恢复人们对经济的信心,形成正确的预期,避免民众对中国经济的误读,如果本次疫情引发民众对经济发展的恐慌,其杀伤力显然远非疫情本身可以相提并论的。

个人简介
经济学博士,执业律师。师从成思危先生,学术旨趣主要在资本市场、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基金,关注中国的法治转型和制度变迁。是《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等多家媒体的特约评论员和专栏作者。作为中国律师,主要在上市公司…
每日关注 更多
马光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