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与社会稳定的平衡

郑磊 原创 | 2020-03-16 08:0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郑磊 熊彼特 创新进化史 

郑磊 

   创新是当今最受关注的主题,但创新研究往往侧重技术和经济,卡莱斯·朱马独辟蹊径,从科技创新如何被社会接纳角度,在600年技术发展史中选取了农业机械化、电气化、制冷、录音技术和转基因等几个方面的典型案例,详尽分析了这些重大技术革新在被认可前受到大众或利益相关者怎样的抵触。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视角,展示了新技术的出现、生根,以及建立有利于自身的新制度生态的过程。《创新进化史》对更好地解决创新及新技术普及过程中的阻碍非常有借鉴价值。

约瑟夫·熊彼特指出:“创新是经济转型的核心力量。创新可能“被社会排斥,最终遭到物理性防御或直接攻击”。人们之所以抵触创新,是因为加快技术创新的步伐引起了顾虑,技术发展造成了国家、群体间显著差异,加重了人们对社会不平等的担忧。新技术及其相关的商业模式引发了越发严峻的社会紧张。科学技术发展越快,社会阻力越大的事实具有两面性:一方面,社会如果对多样化容忍程度低则很难发展,对技术产生的变化作出正面反应;另一方面,如果缺乏制度连续性和稳定性,社会也难以保持平静。

新技术先是出现,而后陷入低潮,接着是占优,然后维持现状,这就是新技术周期循环。社会经济的演进往往与技术和制度的持续调整有关。制度和技术密不可分,没有无技术元素的制度,也没有无制度元素的技术。在大多数情况下,变革型创新的动力来自颠覆性技术。创新寻求的是社会重构,而与维持连续性的需要相冲突。

人们对短期风险和长期利益分配的看法影响着对新技术的担忧程度。经济和政治上存在巨大不平等的社会将出现更强烈的技术争议。变革性创新本质上是通过引入新形式的经济组织以改变经济。新技术带来新形式的社会经济组织,技术上的变革需要社会制度的互补性变革。技术、经济和相关制度作为一体化系统共同进化。以农业经济为例,用拖拉机替换基本农具,并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技术替代行为,而是整个社会经济系统的彻底重组。真正的挑战在于保持创新产生的长期利益和维持现状的短期利益之间的平衡。

在比较新技术与现有技术时,人们经常忽视新技术的改进前景可能很大,可能低估新技术的长期影响。事实上,新技术最初可能表现出不可靠且易失败的特征,会使公众产生不好的看法。例如,早期的拖拉机没有马可靠,就像早期的火枪劣于弓箭。这是技术演替和创造性破坏的本质特征。按照美国2017年统计数据(BEA),信息技术产值占GDP4.8%,远小于传统行业,这低估了信息技术在相关领域的发展。而折现前沿技术的应用深度、速度和广度正是没够经济增长的引擎。

作者还深入分析了社会公众心理对技术创新的负面影响。产生担忧的部分原因是人们缺乏如何控制新技术的知识。技能和经验是每个人在一生中不断获得的,但学习新技能的能力会逐步下降。创新会使人们的劳动技能过时,从而不可避免地减少了他们的预期寿命周期的总收益。另外,新技术会遇到多大的挑战,取决于它们改变我们现有习惯的数量及强度。持续性的行为改变必须借助于现有习惯,而不是试图取代它们。在改进而非破坏的情况下,人们更有可能接受新观念。

这本书虽然在讨论技术创新,但是许多经验教训都超越了技术创新的范围,而能够适用于更广泛的社会创新。我们正处在新旧康波周期交替阶段,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技术不断涌现,其中有些技术具有改变生产关系的力量,应用过程显然会引发更大的社会争议。但是,我们不得不正视困难,参考这本书总结的推动创新的一些规律,比如,现有的东西越有价值,对创新的挑战越强 ;创新对社会的益处越大,推进机会越大;创新造成的赢家和输家的分布情况以及权威支持具有重大影响。尽管市场经济有利于创新发生,但是创新面对的社会阻碍,显然是政府应当且更有能力介入的领域。前提是政府确实了解创新推进的关键环节和机制,稳步和妥善地打造更适合变革创新的社会制度和经济环境。

个人简介
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