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疫情防控中的“马奇诺防线”风险

韩和元 原创 | 2020-03-17 20: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马奇诺防线 疫情防控 

  摘要:我们建议,在疫情横扫全球之际我国应认真思考并予以提前部署,推动决战国的策略我们建议政府应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入境人员(而不只是像目前这样只针对来自重点国家或地区人员)采取全面无差别居家或集中隔离14的措施以此来降低疫情防控中的“马奇诺防线”风险。


  马奇诺防线(Maginot Line)得名于时任法国陆军部长马奇诺将军,是法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为防止德军再次入侵而在其东北边境地区构筑的一道防御工事。防线主要修筑于法国东部的洛林地区(普法战争割让给普鲁士德国,一战后法国又收了回来),全长约390公里。整条防线全部由钢筋混凝土建造而成,可谓异常坚固。防线内部拥有各式大炮、壕沟、堡垒、厨房、发电站、医院、工厂等等,通道四通八达,较大的工事中还有有轨电车通道。正是因为工事浩大,该工程由1928年起开始建造,直到1940年才基本建成,造价更是高达时价50亿法郎。


也正是由于造价昂贵,且当时的比利时政府也剧烈反对法国在法比边界修建防线,所以该防线仅防御法德边境。防线建成,法国人当然是自信满满,当时军陆军元帅亨利·菲利浦·贝当就曾夸海口:飞机还是坦克都不可能改变战争,民族的安全只能依托防御工事!连元帅都觉得马奇诺防线是坚不可摧的,更别说其他将领了他们坚信德国人快速入侵法国的年代,已成为过去可是就是1940年,德国闪击波兰后的第二年,这个被法国人号称“人类历史上最宏伟的防御工程”却被德军不攻自破了。


原因是,德军却并没有按照法国人的设想,从正面进攻该防线,而是诱使英法联军支援荷兰,再偷袭法比边境的阿登高地并由此而大举进入法国这样以来,马奇诺防线也因德军袭击其背部而失去作用法国也由此而全面战败。不幸的是,近期的意大利,在疫情防控中也遭遇了这样一道“防线”。


就在我国疫情处于大爆发初期,意大利是欧洲各国中,第一个切断与我国航班联系的国家。由此可见,其对这次疫情的重视程度不可谓不高,防控措施也不可谓不到位。但是如今意大利却成为了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形容其为当前疫情的“震中”。


为何会如此呢?一个重要原因是,意大利人只盯住了中国,而病毒则直接绕过了这道防线,从其他方向长驱直入,直到让该国彻底“沦陷”。首先,由于切断了与中国的直接航班联系,使得大量从中国来的各国旅客,不得不通过第三地辗转入境,而使病毒传播轨迹,全部变得不可追踪;其次,由于意大利属于申根国,交通高度互联且无边境检查这也给来自其他申根国家的病毒携带者,可畅通无阻的来往于意大利提供了条件。最早禁航最早设防但独独只盯着中国结果就是意大利建构起了一道疫情防控马奇诺防线”。意大利的这一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这个饱含血和泪的深刻教训,更值得我们反思:


第一点,目前我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大部分都是由境外输入,若无法针对境外输入案例进行防堵,任何一例境外输入的确诊案例,都需耗费庞大人力、物力资源来进行疫情调查,与其每次亡羊补牢,不如防范未然极。更为重要的是,有可能因境外输入成为感染源,造成大规模社区感染。当然,就这点而言,全国上下是有共识的。就目前而言,主要的隐患不在这一点上,而在于第二点。


那就是我们应该充分的汲取意大利的教训,不能眼里只盯疫情严重国家,而对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来客不予重视。遗憾的是,在这点上,我们真可能在犯着意大利同样的错误——目前,我国针对来华管控工作的重点,仅仅只是针对部分国家的入境人士。以广东为例,目前该省“加强境外人员来粤后管控工作”的重心,就如当初意大利只盯中国一样,只针对“对来自重点国家(地区)旅客,以及从全球各地(含经第三国及港澳口岸)来粤且入境前14天内有重点国家(地区)旅居史的旅客”。


这无疑是危险的,很简单,也许目前某国尚未出现疫情,但别忘了,也许它目前只是疫情潜伏期。毕竟,在全球一体化下,国与国之间的人员往来是非常频繁的。当疫情大规模扩散,世界各国几乎无一幸免。更为重要的是,来自该国的公民a也许从未去过任何一个疫情国家或地区,但这并不足以排除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疫情国家的公民b去过该国,且b恰好处于潜伏期,并与来华的非疫情国公民a有过接触,进而将病毒输入。正如意大利教训所表明的,任何一个细微破口,都足以造成星星之火全面燎原,进而一发不可收拾。


正是基于此,在疫情横扫全球之际我国应认真思考并予以提前部署,推动决战国的策略政府应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入境人员(而不只是像目前这样只针对来自重点国家或地区人员)采取全面无差别居家或集中隔离14的措施以此来降低疫情防控中的“马奇诺防线”风险,以此来降低疫情在我国再次爆发的可能。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韩和元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