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国的崇祯大帝:特朗普

李泽龙 原创 | 2020-03-18 15:08 | 收藏 | 投票

  1644年晚春时节,崇祯帝离开了他的紫禁别墅,登上了对面的一座小山。可能为了视野更加开阔些,他要他的奴才把他绑在一根粗大的歪脖子树上。这样他就可以亲眼看着,他那历经近300年的大明帝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是如何崩塌的。

  的确,他是大明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然,他不是夏桀,也不是商纣,更不是无道昏君;他勤政、他爱民,当然也有点刚愎自用。

  近300年的大明王朝虽亡于他手,却非全然于他。与人有生命周期一样,历史的王朝也有自身的历史周期。大明亡于近300年,也算是高龄,也算是寿终正寝。

  统计一下历代王朝国祚,接近上古时期的三代,最为久长。夏,历经公元前21—前16世纪约500年;商,历经前16—前11世纪约500年;周,历经前11—前3世纪长达800年(前后历西、东两周);西汉、东汉各约200年;唐、明、清各约300年;北宋、南宋、金等各约150年。从宏观统计看,很容易得出:

  一、王朝的历史周期越来越短,即王朝危机爆发的越来越频繁;

  二、三代(夏商周)以后,中间历经动乱的王朝可以益寿延年(大量的战争杀戮和少量存活人口重新分配原有的土地),如两汉、两宋;中朝经过改革,尤其是土地改革后,王朝同样也可延年益寿,如唐、明、清。元代就是一个典型的反证例子,不改革就拿命偿。

  小结:传统上,历史学家们一般都喜欢从吏治和制度(如开国前夕毛主席与黄炎培的“窑中对”,唐初文皇帝太宗与魏征等秦系的“贞观对”,都是分别从吏治和制度方面来总结前朝迅速覆亡的历史教训)方面来总结一个王朝灭亡的原因,其实这是很不科学和客观的,太过于主观武断。笔者研究马克思主义及其历史唯物主义和封建社会土地制度,结合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得出的结论是:人地矛盾和土地供给曲线走势决定着一个王朝的历史周期的长短。这是决定性、根本性的主要矛盾以及引发矛盾的主要方面,而吏治和制度为外因和重要因素,当然还有偶然的洪涝、旱灾、疫情等自然灾害。

  通过以上的理论和逻辑分析框架,我们很容易得出大明帝国崩塌的全方面的变量因子:一、近300年的高龄,王朝后期的人口激增所造成的的人地矛盾;二、吏治的堕落和官员的腐化、自私,后者尤其表现在帝都将要被攻破时的捐款情景和数额(破城后,在起义军总瓢把子刘宗敏的拷打下,最终各位大臣都交待出巨量家产而活命);三、天灾不断,各地旱灾、洪涝时有喷发,百姓无法生计不得不揭竿而烽烟四起,再加上辽东的巨额军饷支出。

  所以说,崇祯帝虽然也是一位末代君王,但俨然不是一个无道昏君,他勤政、他爱民。

  结合时下困境(也许十年后叫时代危机,百年后叫历史环境),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所面对的时局与明末的崇祯皇帝恰有几分相似。川普大帝时下可谓名副其实的三座大山压顶:十年惯例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波难得的与美国经济周期孪生而吻合的长牛,以及突发的新冠病毒(这里不考虑美国是否有“解药”热题)。

  自从18世纪中后期英国确立资本主义国家道路和制度以来,其经济危机从开始的近百年一个周期,到19世纪的约五十年、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的20—30年,再到20世纪后期至今的10年一个周期。如1987年的第一个股市“黑色星期一”到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7—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刚好十年一个循环。所以说,资本主义市场危机(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为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局限性,即资本家供给与大众消费者的落差)永远不会消失,只是被美国日趋完善的财政与货币政策治理给推迟了而已,这一次晚了一年多。

  据可查的资料,崛起于华尔街的特朗普,其一生可谓是传奇的,既是美国金融领域的宠儿,更是不倒翁。作为一个资深的金融大鳄,其能力和意志力不可小觑。自从美国疫情爆发以来,其一直扮演着美国资本市场的“淡定娃”角色,注意这不是其个人角色,而是一些集体需要的“公众站位”。其中心思想和主要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在万分危急的美帝国时刻,千方百计地保美国金融市场和股市,这是华尔街和美国的根本。自上个经济危机——次贷危机以来,美国一直采用量化宽松和低利率货币政策,而这些超额的货币发行基本上都进入了美国股市,一直支撑着股市这一波大长牛。但从定义角度来看,撒谎比隐瞒的“罪”不知要大多少,于美国大众。

  作为华尔街的商人,特朗普知道股市崩盘的严重后果。因为他知道国内GDP下降一个百分点,自杀率上升多少,假如美国金融市场和股市等休克式硬着陆,20%的失业率意味着多少家庭、多少生命的式微。当然,他作为某些集团的代言人,保股市也必须是首当其冲。

  特朗普事实上是很英勇的,哪怕以耄耋之年也敢于直面经济周期和股市的双下行压力。但是这场暴风雨远比他预期的要大得多,尽管他不断地淡定、撒谎和微笑,市场恐慌早已蔓延到每一位美利坚市民心中。他是英勇的,像霸王,敢于以个人人格和声誉去不断地撒谎,去Calm down,去担当危机的重压。我以为他最终还是不会被美国民众理解的,甚至是唾弃。

  危机仅仅还只是处于处级阶段,特朗普早已把手中工具箱里的货币政策用光、财政政策用了一大半,几乎每次非惯例加息反而引起股市更大的恐慌,股众的心是铮亮铮亮的,都能从非惯例的货币政策出台看出特朗普内心真实的恐慌°。

  特朗普现在手里子弹打光了,只剩一颗手榴弹,将何去何从?是自杀还是同归于尽? Let him alone特朗普:时不利兮骓已释。昨晚,道琼斯指数已经冲破20000点;前天近3000点的跌幅,完全够他用自己去装载加农炮发射三次。美股股市有史以来的两个黑色星期一,他独占一半;接下来炮制的熔断机制,有史以来的四次,他独占四分之三...... 很显然,川普大帝已经驾驭不住资本这匹野马!

  看着早已脱手,在市场上(草原)自由狂奔的那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川普大帝右手握着留下的缰绳,无奈地敲打着自己那生着资本老茧的左手。不会也去找棵硬朗的歪脖子树吧?是哪里呢。国会山前?五角大楼顶?还是19世纪初期英军刷洗的白墙下?

 

个人简介
李泽龙(Ricardo Li),青年政治学者,1987年12月出生于雲城。著有《大国崛起的源泉》、《美国国务院史:权力与责任的匹配》(英文版)。 E-mail: Ricardo.Li@163.com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泽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