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改变了我

宋清辉 原创 | 2020-03-25 12:4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经济学 

  我认为,是经济学改变了我!在未学习经济学之前,我的人生一塌糊涂。有时候,我想成为梭罗那样的诗人,带着一把斧子,居住在瓦尔登湖畔,与野兽为邻,以星空当被,探索生命的意义,让自己真正“生活”一次。有时候,我又想成为乔布斯、比尔·盖茨那样的商人,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即使辍学逐梦也在所不惜,毕竟真正追逐过梦想。有时候,我还想成为一个影视演员,拍几部影视作品,秀一下自己深藏不露的演技,以了却此生憾事。然而,经过十五年时间的磨砺,我成为一名独立经济学家。

  在成为经济学家之后,我比以前更加忙碌。每天我都要接受大量的媒体采访,撰写大量的财经稿件,评析财经热点事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还经常奔波于各大机场、高铁站,穿梭于演讲台之间。当我发现很多人连股票是什么都不清楚,就带着几万元冲进了股市时,我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推动经济学大众化和通俗化,能够用三言两语说明白的经济现象,坚决不用一大串的数学公式或者眼花缭乱的模型去推导和解释。我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给青年人带来一盏指路明灯。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这一干就是十五年。

  经过十五年的积累沉淀,一部分读者成了我微博上的“铁杆粉丝”,这些读者给了我坚持下去的理由。如果没有这些“粉丝”的支持,说不定我早已隐居山林,与泥土花草为伴,过上晨钟暮鼓的生活了。

  那么,经济学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有的人说学习经济学是为了升官发财,经济学家的经济实力比一般人的要强, 日子会过得很滋润;有的人说学习经济学可以让人变得更加理性,在事业或者日常生活中,奠定胜人一筹的基础;有的人还说经济学是“万金油”,经济学家是百事通,以后朝哪个方向发展都行得通,将来一定是职场上的宠儿。但在我看来,这些都不对,经济学既不是用来解释世界的,也不是用来改造世界的,更不是用来指导人生的,而是一个用来求知的学科门类,为的是给我们以启发。甚至可以说,思想自由而非财务自由,是成为经济学家的唯一途径。

  什么样的人才能够算得上是经济学家?我个人认为,是那些拥有自由之思想、愿意接受不同观点的人,他们即使没有名牌大学学位及傲人的学习经历,也可以加入经济学家的行列中。经济学很难被具体界定到某个特定的职业领域,就业也显得不那么对口,当初设置经济学的初衷就是为了包容拥有各种不同背景的求知、求识的人群,例如,找不到人生目标的人,或者是学识渊博的人。自由市场是最公正无私的“裁判”,它不会以一个人的学识水平高低、富裕贫贱程度,以及在各大电视台、网络上露脸的频率,来衡量一个人是不是经济学家。

  经济学家应该是求知若渴、善于自我批判的人,并且批判自己如同批评他人一样激烈。与此同时,他们所揭示的财经真相,通常不是出于个人利益及所在单位的利益,而是公众的利益。若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能被称为经济学家。在经济学的征途中,我们每天都会遇到一个全新的复杂世界,当看到新的经济现象时,能够保持开放的态度,放下陈旧的观念,接纳不同的观点,是一个经济学家基本的素养。

  对于经济学家从事商业活动,虽然按照“法不禁止则可行”的原则,经济学家有相应的权利和自由,但我仍然认为这有损职业形象,并不是因为商业活动往往与商业利益有关,而是这种行为涉嫌有意或无意地误导公众。一般而言,经济学家的报酬来自政府、高校、企事业单位等相关机构或公众的资助,同时经济学家还被赋予了相对较高的社会公信力,以便其能够在社会公共事务的大讨论中发挥建言献策的作用。

  那么,独立经济学家又如何呢?很多人认为如今的独立经济学家活得相当滋润,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除了身心相对自由,独立经济学家的时间和思想并非完全自由的,距离财务自由更是十万八千里,差一点的可能还需要家庭或者外部的资助。对于一些“双栖”独立经济学家而言,其日子可能会过得相对好一点,毕竟可以通过商业活动或经营企业谋生,成为“董事长经济学家”。

  2009年以来,我欣喜地发现,有一部分新兴领域的社会人士,也纷纷加入独立经济学家行列,其中不乏自学成才者、科班出身者,甚至还有不少海归及退休的公职人员。随着这支队伍的逐渐壮大,我相信会逐渐形成有别于诸多主流经济学研究的研究体系,并且逐步被社会所接纳。

个人简介
河南新乡人,知名经济学家,著名财经评论员、独立撰稿人、公共关系专家、专栏作家,在新浪财经、《南方都市报》、《企业观察报》、《信报》等多家媒体开辟财评论专栏。曾在监管机构担任顾问等职
每日关注 更多
宋清辉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