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移民门槛引入外劳已刻不容缓

韩和元 原创 | 2020-03-05 20:0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外国人 永居 

 作者: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

 
1、争议
 近期,司法部公布《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条例》引起广泛讨论,其中,单微博话题的阅读量,就高达几十亿。而这些声音中,多是一面倒的反对。
 
2、韩国的应对
其实,降低移民门槛的,远不独中国。我们的近邻韩国,近年来出现了严重的“人口断崖”迹象。韩国统计厅,于2018年8月,接连发表《2017年出生统计》和《2017年人口住宅总调查》资料,相关公报显示出,韩国的慢性低生育问题,已经开始导致劳动人口减少,影响到国家的经济增长动力。统计厅的观点是:如果不加紧制定根本性生育对策,韩国将不可避免面临“人口灾难”。作为对策建议,韩国学者就认为,其政府应进一步降低移民门槛。
 
3、面临比韩国更为严重人口危机的中国
事实上,同样的问题,也开始困扰我国。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2030年中国老龄人口,增长速度将明显加快,到2030年占比将达到25%左右。报告还提到:与此同时,0-14岁少儿人口占比下降,到2030年降至17%左右。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的整个社会需抚养人口值,将大于25%+17%。原因也简单,随着知识社会的到来,目前真正可投入劳动力市场的平均年龄,应推迟到18-19岁,甚至以上。这就意味着,每百人里55个劳动力,需抚养45个非劳动力(老人和孩子),或1.2个劳动力人口,抚养1个非劳动力人口(老人和孩子)。这就是不远的2025-2030年中国,所面临的现实。
 
4、无法忽视的用工荒和成本
基于经济增长中的劳动投入、资本投入及全要素生产率因素,如果未来几年,我国在技术这一要素上,不能做出革命性进步,那么,单劳动力这一因素的显著变化,就决定了未来中国经济不容乐观。
(1)企业将面临严重的用工荒,企业找不到足够的人手来应对订单量所需的人手——有人以大学生就业难来反驳用工荒说。对于一边就业难,一面用工荒这一现象,我的解读是:我国劳动力市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供给与需求的不匹配性。国情(发展阶段)决定了,目前我国仍只是一个工业国,遗憾的是我们的教育却对接的是美国那种服务于服务型阶段国家的机制。这样的结果,导致的是一方面就业难,一方面却招工难);
(2)用工荒下,劳动力市场上,工人具有更高的议价力,工资开始大幅提升,企业用工成本增长。如果税负、土地/租金成本无法下降,那么,在全球化生产要素成本差异越来越小,国家间在争夺企业、争夺国际产业,成本竞争将发挥越来越大影响的当下,如果企业无法消解这些成本,要么会加剧企业倒闭,要么会加剧企业流失,加速产业转移。相关论述可参加 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推送的“不堪承受的中国人口结构之重”一问。。
 
5、非法移民已经客观存在
事实上,为缓解用工荒和压低人工成本,早于多年前,我国企业就已经在使用非法劳工了。譬如南方都市报2017-03-27的一篇新闻就这样写道:
 
1800余名外籍偷渡人员落网!不少偷渡客原打算到广东非法务工
南方都市报
此次行动中查获的外籍偷渡人员多达1800余人,其中绝大部分是东南亚籍,均为企图偷渡至广东沿海地区非法务工,或转道广东偷渡至香港非法务工。
广东公安边防部门负责人表示,珠三角地区用工荒一定程度上吸引了外籍人员偷渡入境务工。
 
基于缓解用工荒,降低企业用工成本计,引进外劳,将非法入境外劳合法化,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随着中国人口红利周期的结束,人工成本日益高涨,同时,税负、土地成本居高不下。相比于很多国家,除不能组Labour Union、不享Strike等秦晖所指的human rights制度优势外,再无其他优势可言。用工荒,人工成本,严重的困扰着大量企业。如果没有比中国工人工资低的多的外劳的加入,来压低用工成本,和填补用工短缺,不知多少工厂得搬走,多少产能会转移,结果是国内农民工,将面临更大就业挑战。
 
6、放开生必要,但远水解不了近渴
至于昨天任泽平写的那篇题为:“为何降低外国人永居门槛也不放开生育?”的文章,个人认为,其已不像经济学者应有的分析。文章一味的反倒降低门槛,反对引入外国人。文章除了情绪化外,连基本的成本帐都不算了。诚如任文所强调的,完全放开计划生育确实非常必要,首先这关乎个人的生育自由,其次,若想最大程度减轻人口断崖的影响,也必须从“国家大计”的层面出发,全面放开计划生育。但如下问题显然被任所忽视了:首先,放开生育属于远水,很难解近渴——在知识经济时代,至少大学毕业后22岁才可投入使用。那么,在这22年的空档期,用工荒如何解?
 其次,放开生有巨大的抚养成本。而直接引进,可节省相应成本。正是基于此,澳洲伍伦贡大学的Robyn Iredale教授就认为,穷国人民向富国移民这种流动模式,根本就是富国对穷国的掠夺——这些移民在其国内事实上已经接受过起码的教育。这也就意味着,大量的人力资产投入,到最后却演化为人才的空心化;意味着,穷国在人力资本上的投入,不可避免的演变为一种资源的浪耗。对那些不发达国家而言,这不得不说是种悲哀,悲哀在于,他们事实上一直在帮助发达国家做着基础教育上的投入,是穷国在补贴着发达国家。降低门槛引入移民,最大的益处就在于帮我们节省了抚养成本和基础教育投入,且可拿来就用。
 
7、其他必要性
此外,降低门槛引入移民,这本身也符合人员流动的自由逻辑;更为重要的是,这将有利于人种和文化的优生。
 
8、降低门槛的先决条件
当然,这一切需要建立于,不要搞二元体制,不能赋予这些移民超国民待遇。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韩和元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