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疫情,迫切需要启蒙思想(三)

丁秋龙 原创 | 2020-03-08 19:23 | 收藏 | 投票
这次疫情,迫切需要启蒙思想(三)
 
丁秋龙
 
 
摘要:经济学大师巩胜利说,“武汉人失误,全体湖北人买单;又14亿中国人买单;还要全球70多国继续感染……”这表明负价值越来越大,一个人的错误,全世界人买单,这是严重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所有的财富都归零。人类的无知是最可怕的,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事情越来越多,都不知道,也不当回事情。一日增加7例!钟南山担心的这个事,还是发生了。比武汉疫情还可怕,一场危及75亿人的灾难来了!等等。
 
党中央高度重视野生动物保护迎最严法规 全国人大明确“全面禁食”, 24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明确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习主席说,“我们早就认识到,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很大,但‘野味产业’依然规模庞大,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重大隐患。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滥捕滥杀,自作自受。关进笼子,轮到人类喽!
 
 
杀戮野生动物,这是严重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一切财富归零,这是启蒙思想的,很多人不知道,没有研究过的。违反经济规律,没有什么关系,最多经济上收入少了,亏本了,下一次还可以捞回来,只要不犯错误了。但违反社会规律,这个事情就大,例如有十件商品,没有进入市场就腐烂,亏本了,下一次又没有进入市场,又腐烂了,这就产生了大麻烦了,天天进不了市场,天天腐烂了,这就是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我们的邻国朝鲜还处于特权经济,它的耕地面积从2005年估计2775万亩,人口2400万,人均耕地1.16亩。韩国2005年有耕地2925万亩耕地,人口4865万人,人均耕地,0.6亩。朝鲜人均耕地面积几乎是韩国的2倍。考虑到朝鲜的气候冷一些,朝鲜耕地就是打八折,打折以后,朝鲜人均拥有的耕地照样也比韩国的多,但是今年还是要有50万朝鲜人饿死。同样,韩国耕地少,可没有饿死人,生活很富有,已经变成发达国家了,成为东亚第二个发达国家。
 
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还有重要的特点,一个人犯错误,全世界人买单。世界震惊!超级传播者四处乱跑,一人影响五万多居民。这里可以举几个事例来说明这个观点正确的。
 
事例一,耕地越多,饿死人越多。如乌克兰,耕地面积很大,原有世界大粮仓之称,但在斯大林共产乌托邦时代,竟饿死一千万人。乌克兰大饥荒的真相:(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九日,走向自由民主的乌克兰在首都基辅的"乌克兰之家"展示了保存完好的克格勃档案:在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仅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乌克兰,就饿死了七百万至一千万人!每天饿死二万五千人。但是学者指出,当年的官方档案并不完善,实际上每天饿死三点二至三点三万人, 总共饿死人数占乌克兰当时人口的三分之一!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在万人的追悼纪念集会上发表演说,他认为一九七三年前的档案曝光,这一千万人被活活饿死,是前苏联对乌克兰的种族灭绝罪行。"每分钟有十七人饿死;一天大约死亡二万五千人。比法西斯纳粹在集中营杀害犹太人还要多。" 在 饿殍遍野的时候,斯大林把搜刮出来的小麦向美国出口了四万吨,以吸取西方资金,表示苏联的"强大"。俄罗斯的普京政权认为,这场大饥荒不是针对乌克兰的, 因为全苏联普遍遭殃。乌克兰是重灾区?还是普通受害区之一?人们要求俄罗斯公布历史档案。但是俄罗斯当局还羞羞答答,进行遮掩,不肯把罪恶,全部暴露于光 天化日之下。

 
事例二,1月8日,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800客机从伊朗首都德黑兰的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前往乌首都基辅,但起飞不久后坠毁,机上167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无一生还。伊朗军方11日发表声明称,客机是被伊朗军方“非故意”击落,事故系“人为错误”所致。

 
2月4日,伊朗民航局表示,将继续与其他国家合作,调查1月发生的乌克兰客机坠毁情况,并呼吁各方避免将这一问题政治化。
 
事例三,武汉,一个中产家庭12天消失……这是一个典型的武汉中产家庭,家中的老父老母是武汉同济医院的教授,家中的顶梁柱儿子常凯是湖北电影制片“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孙子因为在英国留学,不在家。在一天前,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据说在此之前有30万人离开武汉。常凯一家没有离开。谁都没想到,1月25日,大年初一,常凯还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拜年,但随后父亲开始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特殊时期,常凯顾不了太多,立马把父亲送去医院,但是去了多家医院都没有床位,常凯多方求助,按理说常凯的家庭人脉,社会地位都不俗,体制内关系也有,何况父母还是同济医院教授,但是以当时武汉的情况,这些都起不了作用。

这当然不能全部怪常凯,武汉封城后,城内人心惶惶,医疗系统早就不堪重负,面对潮水涌来的人,医疗系统已经接近瘫痪。无奈之下,常凯只能把父亲接回家,姐姐这个时候也赶到,一起照顾父亲。这在当时,是大多数家庭的普遍做法,封城早期,交通停运,医院排队,老人根本支撑不住,多数人选择在家自救,也有轻症患者自愈的消息不断传来。

但是,因为老父亲年纪太大,尽管常凯和母亲、妻子以及姐姐尽心照料,依然回天乏术,2月2日社区医生也上门诊断,但是因为病情进展太快,,2月3日老爷子撒手人寰。但这只是噩梦的开始。我们现在都知道医疗不足,回家自救最大的问题就是家庭聚集性传染。
但当时人们未必能有足够的意识。果不其然,老父走后,常凯的母亲在丧夫的打击之下,免疫力跟不上,老母亲也在家中去世了。也有消息说2月4日常凯母亲被收治进武昌医院,并于2月8日去世。

 
2月4日的时候,常凯已经感到身体不适了,2月9号单位同事打电话,常凯的妻子说:他呈现嗜睡状态。5天时间,病前进展已经很快了。2月9日19:05常凯被收治进黄陂区人民医院,这是一家区内的小医院,并不在公布的专治医院之内,最好的当然是转到金银潭医院或者是2月8日运营的雷神山医院。但是,常凯没有等到转到金银潭医院,也没有转到随后投入使用的火神山医院,2月14日清晨,常凯在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

 
这一天下午,和他一起照顾双亲的姐姐也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从2月3日到2月14日,短短12天,常凯和他的父亲、母亲及姐姐相继离世,一个中产家庭就这样消失了。
 
最后,经济学大师巩胜利说,“武汉人失误,全体湖北人买单;又14亿中国人买单;还要全球70多国继续感染……”这表明负价值越来越大,一个人的错误,全世界人买单,这是严重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所有的财富都归零。人类的无知是最可怕的,违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事情越来越多,都不知道,也不当回事情。一日增加7例!钟南山担心的这个事,还是发生了。比武汉疫情还可怕,一场危及75亿人的灾难来了!等等。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4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