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语言交流更可靠的社会化信号

郑磊 原创 | 2020-03-09 06:54 | 收藏 | 投票

 郑磊

 

大数据权威专家、可穿戴设备之父阿莱克斯·彭特兰写了一本书,详细介绍了他所做的穿戴式社会化信号测量仪研究成果。这本书名为诚实的信号,提出了一个既大胆又符合逻辑的观点:人与人之间不用语言也可以交流,人与人之间会发出社会化信号,无需语言就能做出回应。在语言出现之前,人类就是这样交流的。这个道理显而易见,人类最为基本和最为重要的信息不需要通过语言,否则人类在出现语言之前就无法生存和繁衍。语言可能只是用于确认人们对信号的理解。真实的信号(无意识)比语言更可信,人发出的社会化信号较难作假,一位女性知道面前的男人可以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喜爱,却故意说:我对你没兴趣,是用语言进行有意识的反抗,而她之前发出的信号才是真实意思表达。

在研读弗农·史密斯新作HUMANOMICS过程中,笔者认同一个观点:行为经济学研究发现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信念甚至不能完全遵循最简单的逻辑法则(有限理性),但是群体内的人却通常能高度遵守其社会性规则。后一句话其实也是亚当·斯密关于人的行为理论的核心假设。

大脑神经科学和现代心理学研究已经发现了大量的证据支持上述观点。人与人接触时会自动发出信号,这种信号具有社会性是可被他人感知和解读的。对方根据感知到的信号能对你的意图做出判断,对你的行为做出预测。这就是斯密所说的共情,因而人们大多数无意识行为都是通过观察他人潜移默化而来的,所以不同人的行为相同不足为奇。在共情机制里,大脑镜像神经元直接从大脑各个部分阅读他人的行为。它拥有对信号即时解读和回应的能力。镜像神经元帮助人无意识地同步动作、匹配声音、自动回应笑声,以及协调与他人的行动。这种社会化意识是人类构建和发展思想的核心。人们利用这些反应无意识地解读社会行为。儿童对社交技能的学习建立在模仿他人的社会化信号基础之上,甚至成年人学习工作技能都极度依赖这种隐性的学习方式。每个人的信号在社交网络中传播,最终改变了整个社会的群体行为。

心理学对于大脑有系统1(快思维)和系统2(慢思维)的类比,卡尼曼对此做过深入论述。大脑的日常活动符合无意识的信号反应模式。这已经是脑科学和心理学领域的共识。来自社会化测量实验数据也发现,人类大多数行为要么是自发的,要么是由无意识过程决定的,不是说有意识过程不起作用,而是我们日常活动的大部分行为倾向于由无意识过程来驱动(系统1)。Dijksterhuis等人的研究也显示无意识思维往往比有意识思维更有效。对于简单任务,有意识做出的决策更好,对于更复杂的问题,无意识本能反应效果更佳。其原因在于有意识的思维很难瞬间做出最佳权衡,而无意识思维可以将大量信息整合在一起,做出总体上的判断。

马克·布坎南说“每当我们面临信息超载时,无意识的思考就会产生”。事实是,人类大脑在单位时间能够处理的信息十分有限,相对于现实环境,大脑随时都处于信息超载状态。赫伯特·西蒙指出直觉(无意识的决策)只不过是识别而已。无意识的决策能力源于我们擅长的那些技能,依赖对记忆和模式的提取。彭特兰的这项研究发现人的判断选择与理性逻辑无关,人类很难用语言和数学精确完整地描绘现实的复杂性,所以依靠逻辑是低效的。超级专家只是运气好,猜对下一个问题的概率并不比常人高。这就让我们得到了一个重要启示:人在做判断时,更多依赖的是当前问题与历史经验之间的契合度。最好的决策策略是专注于发现信息,让潜意识来辨识出最佳选择。丰富的经验(历练)、知识(包括数据、信息)和技能(日常活动与训练)至关重要。包罗万象的无意识,尤其是由兴趣个体组成的网络所支持的无意识,是强大的决策工具。

对于社会化信号测量仪能在多大程度上干预人们的生活,比如社会化测量仪用于绘制社交网络,或者绘制组织或团体的“结构图”,以提高组织的沟通效率。这类话题涉及社会伦理,笔者并不完全认同,但是作为研究人的行为的学者,我觉得作者的这项研究正在解开认知之谜。

个人简介
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