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设计消费券对老百姓是有帮助的 最好不要直接发钱

贾康 原创 | 2020-04-21 13:5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消费券 消费增速 

  经济增长-6.8%表明经济形势相当严峻

  上周统计局公布了第一季度的GDP数据,GDP增长同比下降6.8%。这个数据大家可能并不意外。一季度在疫情的冲击之下,经济出现负增长大家都有思想准备,但是这个负增长的程度显示出形势相当严峻。

  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次主要是因为一起突发的黑天鹅事件,整个事态不可抗力的特征比较明显。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这对于整个年度经济增长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做个简单的算术题,如果二季度经济有所恢复,三四季度再继续努力,全年之后的每个季度平均提升两个点以上,才能把经济增长拉到正值。但是即使经济恢复得还不错,冲抵第一季度的-6.8%以后,再有三个季度合在一起的正值,预测整个年度的增长速度如何就有复杂性了。

  IMF公布了最新的世界经济预测,预计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的GDP增速都会陷入负增长,有声音疑问这会不会加深市场的恐慌?实际上,市场的恐慌早就存在,现在各国都在采取非常之策,中国也有必要采取非常之策来稳定市场预期,让市场不要那么恐慌和悲观。中国之后在宏观调控方面的政策一定会出重拳,有非常之策的特征。

  传统动力因素的支撑力在下滑,要寻找新的支撑力

  中国控制疫情态势向好,但一季度经济已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二季度初始要由“前低”转入“后高”,我们原来的动力比如形成工业化、城镇化、高科技化、市场化等的动力因素还存在。但要注意到一些传统动力因素的支撑力是在下滑的。比如原来廉价劳动力的相对优势,中国目前的这一优势已比不过越南、柬埔寨等国家;另外,中国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开发综合成本已越抬越高,这些问题都非常明显。我们可用的资金和资本,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逐渐雄厚起来,包括民营企业都有比较可观的发展,但是在实际运行中,投资边际收益递减、民营企业融资难普遍在发生。

  新旧动力转换势在必行,升级发展的努力正在不断持续。原来的经济支撑力因素有些是在下滑,那么新的支撑力到哪去找?要靠制度创新、技术创新、管理创新。关于新基建——中央非常明确提出的这一中央大政方针,我作为学者来说,是完全拥护的。

  目前控制疫情正在向好发展,中国的企业正在有序复工。但很多企业虽然复工却没办法相应复产,这是很糟糕的,复工的目的是要复产。每个企业的情况都不一样,要根据每个企业自身问题考虑出路何在。一季度出口数据同比下降11.4%,这个数据虽然不太好,但之后三个季度还是有希望再努力争取抬高一些的。中国在疫情得到控制以后,世界工厂的特点还是会显现出来。之后要尽快把我们可调动潜力的地方都要调动好。

  正确设计消费券对老百姓是实实在在的短期帮助

  目前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发放一些消费券,这是有必要的,但是刺激消费不能说只靠消费券。发放消费券来应对目前阶段性的不利情况,激发老百姓的消费潜力,是有必要的。另外像武汉等地,发放消费券的方案更多带有扶助的意义。消费券是阶段性的应急的方案。有声音问政府应不应该直接给居民发钱?我个人认为,最好不是直接发钱的方式。因为消费券是与特定的消费结合在一起的,政策目标扭曲的可能性比较小。要是以发钱的形式,居民有可能用来储蓄、喝酒,甚至去赌博和被人骗走,并没有达到改善他们生活境况的实际政策目的。发放消费券,可以在指定的时间段内引导居民用于消费,这对老百姓是实实在在的帮助。所以如我提建议,我是把按人头普遍撒钱的方案排除掉的,还是政府以聚焦扶助低收入弱势群体、掌握合理方式来花钱为好。

  本文原发于网易研究局。

个人简介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贾康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