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疫情的危机可能会持续比较长时间

朱民 原创 | 2020-05-18 20:2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危机 疫情 

  如何拯救受疫情冲击的中小企业?

  面对疫情,经济增速在下滑,中小企业相应地也受到了冲击。这是一个大的背景,即使有政府的救助,我们也不可能完全地消除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有一个很好的评估指标,就是失业率。如果失业率大幅度上升,就说明中小企业在不断地倒闭、关门,这意味着中小企业的处境非常艰难。所以,我觉得失业率是一个很好的评估指标。

  朱民

  我觉得中国有一些独特的政策,跟德国、美国、英国不一样,那就是地方政府的参与和支持,地方政府在中国对于支持中小企业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他们要提供物流服务,提供地方的金融支持,降低租金的成本等等,这是国外没有的。但是中国又缺一点,是其他国家都有的,那就是给工人的直接支付,比如说在英国,如果公司同意不裁员的话,政府可以去支付员工工资的70%。德国的补偿达到80%。美国可以给中小企业发贷款,这个贷款如果是用来支付未来八周基本的支出,比如劳动力支出、水电费等等,最后是可以完全免除的。这是国外特有的,中国没有。

  为什么中国不这么做呢?要这么做的话需要有一个系统,来保证这些资金真正地能够传导到那些有需要的企业和个人手中。在美国有个专门的中小企业管理局来负责制定和实施中小企业相关的政策,它已经收到了100万个申请,在四天之中拨出大量的款项给中小企业。所以,你需要有一个基本的基础设施来支持。

  从普查来看,大多数中小企业的现金流只能维持三个月,我们看到是有三方面的政策。第一,要保证中小企业有足够的现金流。第二,在税收政策上也要给予优待,比如增值税的优惠、租金的减免、发放消费券,从而创造新的需求。如果能够降低所得税、增值税和租金的话,公司就能够坚持下去。但有些公司它本身就正常情况下也运行不下去,主要原因是没有需求、没有订单,而且员工也不能及时地回到工厂办公室工作,这样的情况之下,所有的工作都无法见效。所以,如果要想帮助中小企业,最关键的是如何去应对需求下跌的趋势,政府必须要创造出新的总体的需求。第三,成本。中小企业最主要的成本是劳动力成本,如果没有订单,但还要去救助中小企业的话,我们就要帮助它去承担劳动力成本。

  中小企业如何恢复自己的竞争力?

  如果你问中小企业的未来如何,第一点应该考虑的是它们今天要生存下去才行。如果它们今天没办法生存,那就没有未来。那你今天如何生存下去呢?这是一个心态的改变。因为对于中小企业来讲,长期他们是供应链的一部分,他们在这个主流供应链上,他们得到订单,无论是做生产商还是做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它们都必须在供应链之中生存下来,他们必须要去考虑将会有什么样的改变,这个行业会有什么样的改变,他们的公司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这是很重要的。他们也必须考虑一下长期的压力在哪里,我觉得疫情的危机可能会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全球来看疫情还在指数性地上涨,在很多国家都是这种趋势。所以,就我看来,这个疫情有可能会有第二波,就像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一样,也就是疫情会和我们共存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中小企业来讲,必须要考虑现在的生存策略,这是最重要的。只有你生存下来,才能够考虑未来,要不然没办法考虑未来。

  就业保护政策对于长期就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就业保护至关重要,因为每一个劳动者都是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他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有自己的家庭要照料。所以,保护就业、保护工作岗位也就可以保护社会稳定,让人们有能力去养家糊口,这一点非常重要。

  德国的政策有一些争议,因为德国政府出面来补贴80%的工资。首先我们要确定这些就业岗位本身有没有存在的价值,在疫情结束之后我们希望一切恢复正常,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疫情结束之后情况可能会不一样,因为人们的行为模式改变了,全球供应链的布局也变化了,数字化会使得物流更快,也会使得供应链的变化更快,因为有人工智能、有5G通信、有物联网,意味着信息和物流的速度更快。所以,肯定会带来结构性的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在疫情结束之后都会产生长远的影响。

  因此,政府必须要发挥重要的作用,来保护劳动力市场。在短期要提供保障,保障人们能够渡过当前的难关,要为他们提供信心,来实现就业市场的供需平衡,要为他们提供重要的培训。在中国的国情下尤其如此,中国从劳动力密集型的经济转向高技术的制造业经济。因此,劳动力的结构性变化势在必行,在这个过程之中培训就显得尤为重要,政府应当而且也确实会在这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如何帮助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

  毕业生就业对中国来讲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挑战,因为整个经济在下行,第一季度已经下行了6.4%,未来面临着非常多的不确定性。我觉得不会有太多的公司来做大规模的招聘。从商业这方面来看,他们面临着几件事情:

  现在的增长率在增缓,所以他们必须要降规模,就业的需求在萎缩,而且近期的不确定性也很强,他们唯一会做的是降成本,他们就会暂停招聘。这个给800万的大学毕业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他们马上就要毕业,但是进入到了非常糟糕的就业市场。所以,我们需要政策来去让他们找工作和未来的衔接更好。中国进入到了一个高技术的经济里面,比如人工智能和5G时代,我们需要这些大学毕业生,因为他们是未来最重要的劳动人群,我们要保证我们能够去保持我们的人力资本,让他们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中央政府和本地的政府都要记住这一点,要为这些大学毕业生去做好衔接的服务。大学也要很好地选择来到大学里面招聘的公司,因为他们很了解自己的学生,政府也要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来提供激励给这些招聘大学毕业生的公司,这一点很重要,就像现在的德国政府所做的事情,付80%中小企业的工资,就是要保证这些就业人口在这个劳动力市场上,让他们不要丧失希望,这很重要。

  同时,一个中期的培训项目也很重要。让这些人接受更高级的教育,让他们更好地为未来的就业去准备。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是不仅仅是帮助他们,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的经济,帮助中国的未来。

 

个人简介
朱民,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著名经济学家、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