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问责要防止三种不良倾向

宋圭武 原创 | 2020-05-22 23:52 | 收藏 | 投票

 原文发表于《发展》2020.4(原标题为:疫情期间问责和奖励补偿一定要严肃公正)

疫情防控问责要防止三种不良倾向

宋 圭 武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疫情防控是一场保卫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严峻斗争。各级党政领导干部要靠前指挥、强化担当,广大党员、干部要冲到一线,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集中精力、心无旁骛把每一项工作、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位。重大考验面前,更能考察识别干部。对表现突出的,要给予表扬表彰、大胆使用;对作风飘浮、敷衍塞责、推诿扯皮的,要严肃问责。

目前,面对来势汹汹的武汉冠状病毒传染疫情,要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我们一定要按照总书记的指示,要把握好问责关,要进一步加大问责力度。同时,我们在疫情防控问责过程中,也要注意防止和克服三种不良倾向,不能让问责成反向动力,不能让问责成导致病毒进一步扩散的助攻手。

第一,要严防借问责打击异己倾向。问责也为一些干部打击报复异己提供了机会。比如,没事找事,本来很负责的干部,借故一点小事就问责人家;或者故意设局,让对方出事被问责;等等。这些故事的背后其实是一些领导要借问责行机会行打击报复和排除异己之实。对于这种非常恶劣的问责,一定要坚决制止和严厉禁止。

第二,要严防把问责搞成政绩工程倾向。问责一定要发挥真正作用,效果要产生在实际工作上,不能就问责进行问责,把问责本身搞成政绩。比如,不管问责质量,只管问责数量;或不管需要不需要问责,先进行问责再说;等等。然后大加报道宣传,说本地区本单位工作有多努力多努力,问责有多扎实多扎实等等。其实,这是把问责搞成政绩工程,为个人创造升迁的资本。同时,这种问责也是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在问责上的一种具体表现,是对问责本身的不负责任,也是一种推卸责任。对于这种问责,也一定要严厉禁止。

第三,要严防问责亏待老实人倾向。老实人,有埋头苦干倾向,干事不善于宣传,不善于做表面文章,也不注意留痕迹,更多是凭良心做人的人;另外,老实人,也一般不善机变,或机变意识弱,应对检查不会做表面文章,回单问题有时候也缺灵活意识;另外,老实人一般本身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有很大抵触情绪,有这种心理,往往会对检查有一种心理上的厌恶感;另外,出了问题,老实人也往往更多愿意自己承担责任,不愿意推卸推诿责任,甚至把别人的责任也揽承为自己的责任。出现这些情况,就很容易让老实人成为被问责的对象。最终问责亏待了真正干活的,便宜了耍奸卖乖的,让问责实质产生负效应。

如何防止和克服上述三种不良倾向,一是对于有打击报复嫌疑的,建议给问责人以问责过后申诉机会。也就是说,等危机过后,发展进入平稳期时,被问责人可以就不良问责向有关部门或直接向中纪委或国家监察委进行申诉。若经查确有这种打击报复倾向,就要对问责人加倍处罚。二是对有政绩工程倾向的,如何防止,建议建立一个问责事后再检查制度。也就是问责之后,等过一段时间,对问责过的干部,或就针对一般问责问题,要进行问责再调查,看问责是否产生了真正实效。若查确有政绩工程倾向,有问责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倾向的,对有关责任人就必须要进行严厉责任追究。三是如何防亏待老实人问题,也要靠问责事后再检查制度(因为老实人一般自己申诉积极性不高,更多有忍气吞声习惯,需要组织去主动再检查核实)。在再检查具体过程中,要尤其注重群众对这些人的反映,并对其长期业绩要认真核实,若真有亏待,就要撤销问责,平反昭雪,官复原职,同时,下一步还应把这些人列为重点提拔对象。

另外,除了制度上进一步完善外,规范问责,还需要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进一步实现人格上的自觉,要心中充满正气,要满身正能量。面对问题,要更多一些担责意识,而不是推责意识,要多想自己工作中的不足,而不是习惯于找别人的不是。从长期看,若大家都多一些自责,多一份担当,最终,不仅问责必然会大大减少,而且实际工作会更有效果,工作中的问题也会大大减少。问责是短期和局部效应,而自责是长期和整体效应。要问责更精准更有实效,灵魂是自责精神和自责意识。(作者:甘肃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宋圭武,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国家二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