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0倍钱支持富人,不如花1倍钱支持穷人

李迅雷 原创 | 2020-05-26 20:1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GDP 

  不设GDP增速目标,并不等于可以放弃GDP由于疫情具有不确定性,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也具有不确定性,所以提出一个确定性的目标显然不符合实际,今年不设定全年经济增长的具体目标是比较符合现实的做法。

  GDP增速目标是一个预期性的指标。全国人大要求政府部门提出的指标有两类,一个是预期性指标,一个是约束性指标。预期性指标即使没有实现,也不会被问责。但是现在的尴尬在于,整个社会过于看重GDP增长率这样一个预期性指标了。约束性指标是什么呢?主要是环境保护、教育、脱贫、居住条件等,比如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全国耕地面积的红线等指标,这些目标是必须完成的。所以,核心问题并不在于GDP增速的目标要不要设,而是在于整个社会对于GDP的目标怎么去理解。

  因此,今年不设GDP增长目标,说不定可以避免地方政府为了实现GDP目标而去做“重复建设”等事情;不设该目标则更有利于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和“六保”,从而花更大的精力去关注中小微企业、关注民生、关注就业。

  例如,CPI也是一个预期性指标,我去年末就在报告当中提出,今年的CPI目标可能会提高到3.5%。主要还是因为,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猪肉价格上涨使得CPI有所上升。现在3.5%的目标应该还是比较宽松的。尽管CPI是预期性指标,但关系到老百姓的生活成本,还是要严格控制,其实也不比GDP次要。当然,通胀率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我觉得今年可能还是会面临通缩的压力,而不是通胀压力。

  不设GDP增速目标,并不等于可以放弃GDP了,实际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很多“小目标”,这些小目标都对应着GDP的增速。如去年新增就业目标是1100万,今年设定为900万,下降了200万,因为经济增速已经是大幅下降了。虽然今年没有设GDP的增速目标,但是设了一个900万就业目标。从往年情况来看,1个百分点的GDP增速对应新增就业不断增加,2019年达到221.6万,故今年隐含的经济增长目标或许在3-4%之间。为此,我们必须增加财政投入、必须实现稳健的货币政策、降低利率、对企业减税降费等等,这些都是围绕着就业目标来开展的。如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了把财政赤字率提高到3.6%以上,根据财政赤字率反推的名义增速约为5.4%,按照GDP平减指数在1-2%之间,那么实际增速大概也是在3-4%左右。

  大学生的就业问题要靠各个地方政府全力以赴来解决,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主要还是要针对中小微企业实施一些帮扶政策,因为中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主体,解决了中国80%以上人口的就业问题。

  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对于支持地方基层、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力度也是空前大的。财政政策、信贷政策、信贷延期、减税降费5000亿,整体要给企业减轻负担2.5万亿,这些都能够对稳就业起到积极的作用。

  对中小企业的扶助政策应该注意要不折不扣地实施。报告当中也提到,“决不允许截留挪用”,点对点到位的政策一定要落实。这就是一个具体的举措,一定要让企业有获得感,改善企业的营商环境,让民营企业有公平获得一些机会的权利。

  中央财政赤字率水平相对较低,主要是地方压力大今年的赤字率提高到了3.6%以上还是比较适度的,财政赤字增加1万亿,和大家所预期的差不多。但因为这个是一般财政预算赤字,特别国债和地方政府专项债都没有纳入到一般财政赤字里面。财政赤字、特别国债、地方政府专项债三项合计新增3.6万亿元,比起市场所预期的还是要少很多的。所以,应该说这个财政政策还是比较适度的。

  今年新增的财政赤字和发行的抗疫特别国债一共2万亿元,都通过将转移支付直达市县的基层。这种转移支付,其实体现了中央向地方让利、帮扶地方的政策。因为从国际比较看,现在中央财政的赤字率水平相对是比较低的,主要还是地方财政压力比较大。发行的特别国债不应该由央行直接来购买,财政赤字货币化在当前阶段既无必要,也不妥当,可以直接由中央财政向一些商业性金融机构发行债券。

  抗疫特别国债是支持疫情比较严重的地区,比如,湖北肯定是重点支持的一个地区。特别国债是定向的,那么,增加一万亿财政赤字,肯定也是支持那些财政比较困难的地区。1万亿的抗疫特别国债,因为是专项资金,应该还是能够起到积极的作用。这次疫情对地方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但是相比美国、欧盟,中国疫情控制得比较好,所以也没有必要大量地投入。所以,1万亿的规模还是比较适中的。

  提高专项债作为资本金的比例能提高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并提高专项债券作为项目资本金的比例,这一做法其实就是来弥补地方政府在基建投资上资本金的不足。除了“新基建”,地方政府要投资的内容,还有旧城改造等民生工程,这些项目都是需要有资本金的。有了资本金,才可以让银行融资。所以,专项债可以作为资本金,就是要提高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

  3.75万亿这个数值是比较适中的,比起大家的预期,可能要低一点。但是,我曾反复强调,我们要细水长流,把钱用在刀刃上,不能挥霍浪费。这次为了支持地方,中央一般性的财政支出削减了50%,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所以,中央支持地方的钱要省着花。

  “新基建”第一个就是应用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实际上就是5G。第二项就是要设充电桩,发展新能源汽车。充电桩普及了,新能源汽车就可以发展起来了。第三个,还是要推进消费升级,通过消费来拉动经济的增长。

  老的基础设施建设有一定的过剩,比如高速公路、某些铁路等等。但是,短板的地方也还比较多,比如特高压、城市的轨道交通,这些方面还是有需要的,因为和民生有很大的相关性。这次新基建补的是短板,而不是对过去一些项目的重复建设。新基建整体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大概是4%左右,这个比例对于财政支出压力应该不算大,其实它的规模是非常有限的。

  花10倍的钱去锦上添花,不如花1倍的钱去雪中送炭今年是决胜小康社会、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一年。我觉得工作重心是脱贫,而不是致富。这一次政府工作报告的整个目标都是放在全面奔小康、全面脱贫方面,而不是放在民生工程上面。

  所以,今年整个报告的思维就是底线思维,要托底、保底。提出“六稳”、“六保”,其实就是要保障底层老百姓收入水平能够有提高,保障他们的就业,保障他们的生活质量的提升。如果真正能实现这一点,我觉得相对来讲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因为现在贫困人口的比重越来越少,而且贫困人口和富裕人口的收入差距肯定是在10倍以上。如果说要花10倍的钱去支持富人,还不如花1倍的钱去支持低收入阶层。这样投入并不大,但是效果会非常好。

  我觉得今年还是有信心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的,因为没有GDP的目标了,大家更加关注结构性问题。如果定了GDP目标,一些地方政府会想什么是拉动GDP最有效的手段?比如多生产传统的汽车可以增加GDP,大搞房地产也可以拉动GDP。现在不设GDP目标了,就可以更多地去精准施策。保就业的问题、中小微企业的生存问题,就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这样会更加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

  “十四五”期间,经济发展的重点和方向还是要调结构、促改革、加大开放力度。一个是改革,一个是开放。改革主要是把结构调好,开放主要还是要引进外资,要继续把中国融入到全球产业链当中,应对“逆全球化”、“去中国化”的倾向。

个人简介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上海市人大常委委员、财经委委员
每日关注 更多
李迅雷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