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金融科技新格局:金融开放是一场改革

徐琤 原创 | 2020-05-07 17:1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金融科技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下一步对外开放提出了新要求。《决定》提出,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这是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必然要求。

  金融进一步开放是大势所趋

  金融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金融进一步开放是顺应我国进入新时代、加快实体经济发展、提高金融业自身竞争力、提升金融业国际化程度和制度性话语权的现实需要,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急迫性。

  新时代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高质量发展要求高水平开放经济支撑。以金融、教育、医疗等为代表的服务经济核心领域的进一步开放将成为我国发展高水平开放经济的重要标志。过去几十年开放发展,主要是以制造业为主;随着我国开放经济进一步发展,服务业开放将逐渐成为开放经济的主要方向,将引领我国开放经济逐渐走向高水平发展新阶段。只有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才能增强金融的竞争与活力,才能进一步增强资金的有效供给,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更有利于稳投资、稳就业、稳信心。

  推动金融开放也是金融业自身创新发展的现实需要。可以使实体经济从国内外市场聚集更多的资本,提高资金的配置和使用效率,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同时又能够促进金融创新,促进金融科技的发展和运用,最终提高金融的效率性、可获得性。同时,在开放的过程中,金融机构借鉴成熟经济体的制度建设经验,促进本国金融市场建设、金融监管和公司治理相关制度的完善。

  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国际金融治理体系和全球金融监管体制,无论是机构设立还是治理机制运行,以及主要国际金融机构的股权结构和话语权都由美欧等发达经济体主导和掌控,在国际金融治理规则制定、关键问题决策、重要岗位人选推荐和任命等方面,我国的参与度与我国现有综合国力极不相称。只有金融进一步开放,才能增强我国在全球金融治理体系内的话语权和金融治理规则制定权。

  需具备开放发展的基本条件

  金融开放需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一般而言,金融开放包括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和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资本与金融账户相关,具体包括资本项目的开放、货币的国际化进程和汇率政策形成机制;另一个层面是和金融服务业相关,包括金融市场开放和金融机构开放等。推动我国金融开放,既涉及高水平开放问题,更涉及金融体制机制改革问题。

  我国金融开放需要具备开放发展的基本条件。从开放现实路径来说,从资本账户相关领域推进开放,就必然要有序、稳健推进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账户开放和货币国际化;从金融服务业稳健推进开放,关键在于国内监管体制是否健全,国内金融机构是否有较强市场竞争力。从历史经验来看,两者的开放没有先后,是根据一国金融发展的实际情况来决定,也可以同时推进。

  我国金融稳步有序开放需要完善审慎监管、推进国内结构性改革。加快推进金融开放,以开放促竞争,以开放强实力,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众所周知,随着全球经济和金融一体化进程不断加快,国际资本流动性水平也不断提高,只有更有竞争优势的金融制度和运行机制才能吸引和聚集更多的全要素资源,进而推动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当前,面对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和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面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抬头,更需要我们坚定不移地推进金融开放,以开放促改革。

  开放程度要和监管能力相匹配

  国际经验表明,金融开放需在严格监管框架下进行,高水平的金融开放需要高水平的金融监管。金融扩大开放是对金融监管能力的检验,对监管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金融风险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和外溢性,特别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更易于形成系统性乃至全球性的金融风险。因此,在不断扩大开放同时,要防范可能发生的系统风险,不断地提升金融监管能力,防范金融风险。  

  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金融开放可以促进金融监管水平的提高,有效的金融监管可以为金融开放保驾护航。当下,在推进我国金融开放与改革过程中,要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逐步建立和完善与金融开放适应的金融风险防范体系,特别是要防范金融开放过程中跨境资本流动风险,防范跨境资本无序流动对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带来冲击,为金融开放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

  防范金融风险要对潜在风险因素设置有效防范与应对机制,设计好金融开放的路径和审慎监管的框架。要持续完善审慎监管体制,把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作为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重点在于宏观审慎监管及跨行业监管,进一步完善金融机构相关制度。金融机构要做到稳健合规经营,一方面需配合宏观审慎监管、监管机构协调,防止风险跨行业传染;另一方面,需进一步深化金融机构公司治理改革,强化内部制衡机制的运行,明确政府部门、监管机构、金融机构之间管理边界,及时有效的控制风险。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7月20日,国务院发布新一轮金融业对外开放11条政策措施。10月11日,中国证监会明确了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点。此外,《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正在制定……我国金融业开放的步伐正越走越稳,也越走越快。未来,中国的金融开放和发展不仅会进一步对我国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也必将对世界经济发展做出新的重要贡献。

个人简介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国际金融学副教授、经济学博士
每日关注 更多
徐琤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