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素市场化改革释放资本力量 带动实体经济更好发展

李扬 原创 | 2020-07-15 11:0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实体经济 市场化改革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明确要进行市场化配置的要素有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数据五种。对此,IMI顾问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7月5日晚做客《中国经济大讲堂》发表演讲时指出,“要素市场化改革是当今我们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也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效率的提高依靠生产要素的转移。通过要素市场化改革,特别是资本要素市场化改革,有利于进一步释放资本的力量,从而更好地带动实体经济发展。以下为演讲纪要。

  1

  要素市场化改革直达供给侧改革核心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以往的普遍定义中,主要的生产要素包括劳动力、土地、资本等,随着科技发展和知识产权制度完善,在这一次发布的《意见》中,国家已经明确,要进行市场化配置的要素主要有5种: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

  李扬认为,这次数据作为生产要素之一,被正式纳入到国家所定义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中,意义重大。数据的互联互通、共享共用是数字经济的典型特征,但若在数据运行各个环节采集标准不一致,共享共用就很难实现。作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的重要举措,《意见》提出将有关领域数据采集标准化,具有积极意义。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为核心驱动的数字经济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但若在数据运行各个环节采集标准不一致,其共享共用就很难实现。”李扬指出:“这就好比火车行驶的铁轨,如果一段路程有的宽轨、有的窄轨,火车行驶的速度就起不来,更别说跑高铁了。”

  谈到要素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意义,李扬分析称:“需求侧讲的是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出口,大部分是以货币形式表达出来的。如果我们总是着眼于需求侧,就有可能出现一些问题。供给侧就是要素的供给,都是实实在在的实体经济:劳动力、资本、土地,包括技术企业家的才能、数据,是真金白银。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到一定程度,就必须展开要素市场化改革。

  李扬特别指出,现代社会再生产的基本特征是扩大再生产,而进行规模不断扩大的再生产就需要不断有新的资本形成。因此,资本的形成是一国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也是要素市场化改革中核心的一环。

  2

  服务实体经济必须是资本的核心使命

  资本要素配置问题的核心在于促进储蓄向投资转化。投资对于发展中国家尤为重要,因为只有不断地扩大再生产,国民收入水平才会不断地提高,国民生活质量才能不断改善,这就需要有不断的资本投入。李扬指出,“资本投入是一国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我们要从这个角度来认识资本要素的配置。

  宏观经济运行的核心是保持储蓄和投资的平衡。李扬指出,储蓄转化为资本要素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通过国家财政,由国家进行配置;二是通过金融市场、银行机构等金融之洪流,为企业家从事生产性工作提供支持、创造利润。正因为此,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议题。“如果资金都不回到生产领域中,炒的都是泡沫,只有那些搞金融的人才会在泡沫中获益,那么广大从事实体活动的人就没有收入了。”李扬说。

  近年来,决策层反复强调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全国两会结束不久,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部门连续发文,针对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长短兼顾、综合施策,推出一系列促进资金“直达”中小微企业的工具,包括普惠小微企业延期支持工具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等。

  一系列举措值得肯定,但李扬也指出:“资本是现代经济发展的血液,资本市场则在解决资金来源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尽管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我国资本市场仍是以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体系,目前各层次的资本市场发展仍不均衡,个别市场流动性还是较弱。

  此次中央意见出台之后,资本要素市场化改革,包括着力完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制度,完善股市基础制度建设,完善债券市场统一标准建设等方面。此外,为了打造更开放包容、充分竞争的金融环境,近年来我国金融部门还集中宣布了40多条对内、对外自主开放的措施,在很多领域完全取消了外资股东资质限制,在市场准入、业务范围、营商环境等方面进一步加大开放,不断释放改革红利。

  3

  资本要素市场化改革多管齐下

  李扬认为,资本要素市场化改革要多措并举、多管齐下。具体来看,主要体现在完善股票市场基础制度、建立县域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三农的激励机制、有序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等几个方面。

  完善股票市场基础制度,包括改革完善股票市场发行、交易、退市等制度;鼓励和引导上市公司现金分红,为市场的波动提供上下线,有效控制投机行为;完善投资者保护制度,推动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实行辩方指证;完善主板、科创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市场建设。此外,李扬认为,在债券市场领域,加强债券市场评级机构统一准入管理,规范信用评级行业发展,也至关重要。

  建立县域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三农的激励机制,能督促金融机构进一步回归本源。“小微、三农金融服务需要很多专门的机构来做。在发达经济体,有许多银行专门驻扎在基层,是为那‘一亩三分地’服务的金融机构。”李扬介绍。他建议,通过各种各样的措施,包括鼓励性的补贴奖励、强制性惩罚措施等等,“胡萝卜加大棒”并举,切实提高中小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

  有序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则是时代赋予的新使命,内容包括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逐步推进证券、基金行业对内对外双向开放,有序推进期货市场对外开放;逐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准入条件,推进境内金融机构参与国际金融市场交易等等。

  “中国目前还存在一些‘玻璃门’‘高门槛’‘潜规则’,实际上是阻碍中国对外开放的。而进一步推进国内金融体系的市场化改革,是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一个基础条件。”李扬介绍。

  此外,李扬特别提出,放管服改革也是绝对必要的。“在金融领域中,破除不当的行政干预,增强服务意识,才是提高金融资源、资本要素配置效率的治本之道。”李扬说。

个人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大学兼职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货币、银行、金融市场、财税。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PECC)中国金融市场发展…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