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金融中心的定位问题

蔡律 原创 | 2020-07-30 01: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重庆金融中心 

 

  重庆金融中心的定位问题

  图片来源:江北嘴财经

  一、重庆金融中心的定位是根据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交给重庆的重大任务,是服务国家战略的现实需要,是推动重庆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重庆建设金融中心的战略定位及金融中心模式是随着“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发挥三个作用,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的格局出发而形成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视察重庆时和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对重庆提出了“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和“四个扎实”要求。两点定位:重庆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两地”“两高”目标:要求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成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在建设“两地”的基础上,努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四个扎实”要求:扎实贯彻新的发展理念、扎实做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扎实做好深化改革工作、扎实落实“三严三实”要求。

  2019年4月15日至17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重庆时提出,重庆更加注重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希望重庆努力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发挥支撑作用、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是继“两点”定位、“两地”“两高”目标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新的战略定位,意味着重庆将肩负更多的使命、更大的责任。努力在国家区域发展和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中,确立重庆发展的历史方位;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中,书写重庆内陆开放的价值定位;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体现重庆上游责任的时代站位。

  二、金融中心的内涵及形成规律

  金融中心狭义指在商品货币的运行中处于中心地位的金融市场。广义指在宏观地理区域内发挥金融活动中枢作用的大中城市。所谓的金融中心,不是资金中心,不是融资场所,不是高楼大厦,不是政策的特区,而是所有风险都可以通过交易对冲的方式,得到提前释放,由此给实体经济提供稳定的发展环境和准确的估值判断。

  重庆先后提出“重庆金融中心”、“西南金融中心”、“西部金融中心”、“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直到2009年1月26日,国务院3号文件《意见》确认“建设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集聚和辐射范围是藏、青、陕、川、渝、云、贵、鄂的广大地区,这个定位极大提高了重庆加快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性。继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重庆在2019年提出打造内陆国际金融中心。

  成为金融中心,市场力量是一部分,中央政府的资源配置更为重要。如证券交易所设立、金融牌照发放、市场准入等等,决定权都在中央。笔者认为,政府推动、面向市场、辐射西部的融资型产业金融中心,是长江上游地区的金融中心,在国家政策的支持,重庆市委、市政府的推动,市场机制等形成三方面的合力,重庆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的政府主导模式。

  从金融中心形成规律来看,大致存在两种模式,即自然形成模式和政府主导模式。初步观察部分城市金融中心建设定位雷同、同质化和恶性竞争,浪费资源。金融中心从来都不是规划出来的,更不是概念吹出来的,金融中心的形成条件大体有五个方面:一是雄厚的经济实力,金融中心要靠庞大的经济实体来支撑;二是高度集中的金融机构和发达的金融市场,金融市场包括货币市场、资本市场、保险市场、期资市场、外汇市场等等。金融体系越发达,金融机构和金融工具提供选择的机会就越多,金融服务就越便利周到,人们从事金融活动的欲望就越强,社会闲散资金就会吸收到生产用途上来;三是健全的金融法规和管理制度,宽松的金融管制;四是地理位置优越,有广阔的腹地作为金融服务的对象;五是拥有足够多的金融专业人才。其中地理位置、经济实力,金融发展是金融中心形成的三大基础要素。

  我一直关注全国各地建设金融中心的态势,在2009年发文指出最新不完全统计,国内有32座城市提出建设金融中心,13个城市市争做金融后台,它们是:上海、北京、天津、重庆、广州、深圳、大连、厦门、青岛、珠海、杭州、宁波、福州、南京、济南、武汉、长沙、郑州、合肥、南昌、成都、西安、兰州、乌鲁木齐、昆明、哈尔滨、长春、沈阳、南宁、昆明、太原、四川南充市。

  为什么大家热衷于建设金融中心?有一个最著名的观点就是邓小平同志1991年1月28日所说的:“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金融工作提升到治国理政的高度。不可能每个城市都能成为金融中心,于是就存在竞争,从宣传造势,城市规划开始,地方政府对金融资源的争夺战从金融机构到优惠政策吸引,从金融前台到金融后台服务展开竞争,从政策层面转向地方立法层面,最近又提升到“国际”层面。

  三、重庆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的现状

  中国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北京、上海和深圳作为中国的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已经得到广泛认同,地处西部的重庆以及成都、西安与京沪深声势浩大的舆论攻势相比,显得低调,不善包装自己。重庆雄心勃勃,成都暗自发力,西安不甘落后。西部金融中心究竟最终花落谁家,目前看来还充满悬念,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推进,一带一路战略、长江经济带战略、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立,重庆的战略地位凸显。

  北京、上海、深圳的争夺渐趋白热化。北京以“一行三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现合并为一行两会)中国金融决策、监管中心的气势“挟天子以令诸侯”,金融业发展后发制人,政策措施力度空前;上海以坐拥中国经济总量的龙头老大,以上海证券所交易所为代表的成熟发达的金融市场体系,“十一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以金融市场体系建设为核心,以金融改革开放和创新为重点,取得显著进展;深圳以毗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以特区先行先试的体制和在中国金融发展史上以100多个第一的金融创新“傲视群雄”!在这场金融中心的争夺战中,东部上海,北面北京,南方深圳演绎“三国演义”,基本上已形成各具优势、特色的金融中心。

  据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CDI),即“CDI中国金融中心指数” 利用已经公开的统计数据,对我国金融中心的发展状况进行客观的评价,旨在为我国金融中心更好更健康的发展提供一定可借鉴的线索。在前人研究的结论基础上,综合运用产业发展、金融发展和城市发展等方面的理论,充分考虑中国城市统计数据特征,听取、借鉴大量来自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专业人士意见后,形成的一个目前适用于国内金融中心竞争力评价的动态评估指标体系。

  中国金融中心指数以金融产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金融市场规模、金融生态环境等5个指标体系为考量进行排名。2019年12月19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在深圳举办的“粤港澳大湾区地方金融发展圆桌会”上发布了第十一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CDI·CFCI)”。上海、北京、深圳位列前三。根据本期CDI·CFCI统计结果显示,2018年,上榜的31个金融中心,掌控着我国72%的银行业总资产、89%的保险公司总资产、91%的公募基金管理资产、95%的证券公司总资产,以及100%的全国性金融交易市场。

  2018年31个中国金融中心城市的金融业增加值累计达到了3.9万亿元,占全国金融业增加值总量的比重为56%,较上一年提高了0.6个百分点;31个金融中心的金融业增加值平均增速达到了7.8%,远高于同期全国4.4%的增长水平。

  第11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发布,综合竞争力排名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成都、杭州、天津、重庆、南京、武汉、西安、郑州、苏州、大连、济南、青岛、厦门、长沙、沈阳、福州、合肥、宁波、无锡、南宁、昆明、南昌、哈尔滨、石家庄、温州、长春和乌鲁木齐。

  本期金融产业绩效分项排名TOP 10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成都、广州、天津、郑州、杭州、重庆和南京。金融产业绩效呈现双头竞争态势,上海和北京两者分差仅在5%左右,金融产业规模和业务效益水平基本上同处一个发展水平。

  本期金融机构实力TOP 10分别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重庆、天津、广州、成都、武汉和南京。近年来国内金融牌照审批发放趋紧,银、证、保各领域年度新增机构资源显著减少,绝大部分新增机构都落户在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

  金融业已是重庆支柱产业,目前占GDP比重约10%。从金融竞争力来看,重庆也具有相当的实力。从金融发展规模看,据重庆统计公报,2019末,全市金融机构资产规模6.03万亿元,比上年增长8.4%。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9483.20亿元,比上年末增长7.0%。

  据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金融中心指数(2019年),成都的综合竞力排名目前要高于重庆。但报告也指出,重庆地方金融机构的实力,在西部地区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实际上,通过差异化竞争,同一区域也可能存在多个区域金融中心,比如粤港澳大湾区的广州、深圳和香港。

  四、重庆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

  重庆面积8.2万平方公里,是京、沪、津三个直辖市总面积的2倍多,是深圳的42倍,人口3124.32万人,但2/3在农村。在这种市情下建设长江上游金融中心,任务艰巨。 金融和国防一样重要。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不仅是配置社会资源的重要手段,也是调配经济命脉的供血系统,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极端重要。当今世界,谁有发达的金融产业,谁就能成为世界金融中心,成为社会经济舞台主角。在重庆建设金融中心,不仅能有力支持西部大开发,也会重塑长江流域经济和社会格局。重庆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可以说是衡量中国西部国富民强的标志之一。

  重庆区位优势,重庆东连湖湘,西出川峡,南达云贵,北上中原,是西部开发的桥头堡、外资进入西部的窗口。重庆为起点的陆海新通道三条主线(非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里提到的三条主通道)已日渐明朗:西线即目前已经开通运营的重庆经贵州(湖南)、广西北部湾(湛江)至东盟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中线、西线则分别对应的是经缅甸皎漂港出海的通道,以及经青海格尔木、新疆喀什,沿中巴经济走廊至瓜达尔港的通道。陆海新通道这三条主线,形成了以重庆为中心、中国西部为腹地,辐射联动东南亚、南亚、西亚等地区的对外开放通道,并与中欧班列(渝新欧)、渝满俄、长江黄金水道等战略通道,构建起重庆建设内陆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的重要支撑。

  随着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重庆)、陆海新通道、“渝满俄”班列等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加快推进,重庆交通物流条件不断改善。生态优势,近年来重庆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日益成为重庆大地主旋律。产业优势,重庆是国家重要老工业基地,产业门类较为齐全。体制优势,重庆作为中西部地区唯一直辖市和国家重要中心城市,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于一体,发展空间广阔。

  综合媒体报道,重庆市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领导小组会议近期召开,对重庆金融发展建设提出新要求。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强调指出,建设内陆国际金融中心要立足重庆、服务西部,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建设具有国际金融资源配置能力、辐射力和影响力的金融中心。要做优做强金融产业,积极培育各类金融机构和要素市场,推动特色金融机构集聚,支持鼓励金融机构在渝设立功能性总部、区域性总部、结算中心、业务管理中心,持续完善地方要素市场特色功能,增强区域性要素市场集聚辐射效应。要加大金融开放力度,深化中新互联互通项目下金融合作,推动形成重庆和新加坡金融“点对点”对接带动中国西部与东盟“面对面”合作的金融开放新格局,用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平台,主动参与境内外金融合作,深化区域金融协作。要加快金融改革创新,鼓励支持各类金融机构和市场主体推进技术创新、产品创新、管理创新,不断开发新的金融产品、金融业态、金融服务。要推进金融科技建设,支持各类金融机构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动国家金融科技应用和金融标准化创新试点。要营造良好金融生态,推进社会信用体系一体化建设,完善金融配套服务体系,继续办好中新金融峰会等重要论坛活动,维护金融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蔡律  2020年7月30日

个人简介
湖北师范大学毕业,留校任系团总支书记兼政治辅导员;2004年任忠县人民政府顾问,2007年获“重庆市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全球问计求策”一等奖,荣获2007度、2008年度重庆十佳网络知识分子。荣获2011年“新阶层·重庆第二届…
每日关注 更多
蔡律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