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阜阳需要警惕虚假繁荣

迟竹强 原创 | 2020-08-18 21:2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阜阳 

  阜阳地处华北平原,北通京畿,南极沪上,如此地理优势,政府压榨尚且这等厉害,不难想象西部交通闭塞的边陲,人民困苦落后是何其深重。直到今天,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到这种地步,阜阳之形势较之二十年前并没有太大的改观。如果单单论及表面上的变化,自然是明显的,原先的砖瓦房如今统统变成二层楼房,筚路蓝缕变成了过期的摩登,仅以外表来考察,阜阳的变化诚可谓天翻地覆,但是综合研究百姓之生活处境,幸福指数,非但没有比二十年前进步,甚而较之以往更加困苦艰难。

  何以故?考察阜阳之实质,我们不难发现,当下产生的是一种虚假繁荣,传统阜阳农民之生活是永远固定在土地上,数千年来未曾变化,直到中国实行权贵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之后,阜阳的百姓大半脱离农业生产转变为万人唾骂的农民工人。其输出农民工数目之大,品类之多,无疑是全国第一。由是,有很大规模的京九铁路特特从阜阳经过,也就是考察这一现状而来。与原先封闭的农业社会相比较,如今的阜阳变成了人口外流的空虚之地,除却逢年过节人口辐辏,大多数时候皆是室中无男,老弱妇孺在家守些薄产。壮年劳力皆外出至江浙地区卖弄体力为生,其工作量之巨,受压榨之深,皆与工资不成比例。

  如果仅仅从收入上看,当今阜阳农民之工资确实比起以往增长数十倍,但是,以真的劳动价值来算,阜阳人之工资所得,远远低于本身劳动成果。由于中国的发展是靠的是资源之无限浪费,劳动力极度廉价,所以,中国在发展,是以牺牲普通劳动者利益为代价。如果与整个市场相比较,农民所得到的报酬仅仅够在现代化的社会中吃饱,他们的生存和以前饿肚子的时候差不了多少。以阜阳农民之卖力做工,如果换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个个凭借超人之忍受能力,均能在三五年内大发其财,偏偏在中国,劳动力至为低下,他们的所得居然比不上整天坐办公室的一干人,真是中西完全颠倒过来。

  可悲的是中国的商品大潮席卷各个角落,中国农民收入根本不能适应当今的商品社会,而以往农民饿肚子的农业社会却也完全消失。这种情况好比银行强迫你去贷款,在你收入极低的情况之下,却又用鞭子驱打你还贷款,当今阜阳农村的二层三层楼房大半都是借债造成的,凭借农民打工的力量根本不能造就。许多人家都是先借债盖房子,之后许多年拼命偿还,是为虚假繁荣之铁证也。你只要去那些外表华丽的洋楼里面看一看,但见家徒四壁,畜生也搬进新房,就知道阜阳农村之虚假繁荣达到了何等程度。

  这种虚假繁荣较之以往苦日子好不了多少,反而,在社会的压力之下,所有农民把身体典当给社会,用来偿还预先支取的那一笔债务。我尝问及许多老人家以往穷困的日子如何?老人说以前虽然穷,但是生活却闲适,现在生活提高了,却一生做牛做马。我想这正是虚假繁荣带来的恶果。

  这种虚假繁荣使得阜阳的农民,并没有摆脱贫困而过上真正的幸福生活。追究这种虚假繁荣的由来,首先应该是中国之经济发展至为不平衡。从大地域上说,东南沿海地区至为发达,已呈现出国际化的情景。而广大之内地则贫穷落后,非言辞所能形容。从城乡差距上说,城市的建设已臻现代规模,而广大的农村仍然处于大清王朝时代不能自拔。阜阳地处华北平原地区,资源非常之匮乏,除了有小麦,大豆,高粱,玉米等作物以外,其他没有什么资源。因此,经济之落后可想而知。加上人口众多,农业效率极其低下,这一来,农业尚不足以发家致富,在商品社会时代,唯有出去做工才能维持生计。阜阳人出去做工,单单以工资而论,确是比过去要好的多,以现在的工资水平,在农村生活小康,绝不成问题,但是,为什么阜阳人仅仅维持了一个虚假的繁荣,到头来还是终年做牛做马才能生存?我想更大的原因在于阜阳传统的旧风陋俗和变态的经济体制结合导致了阜阳的这一种现状。

  阜阳当今最突出的一大问题就是高价婚姻愈演愈烈,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娶一个平头正脸的媳妇都要花上二十万元左右,而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家伙,更是花费不知凡几。而除了结婚之外,此外的什么红白喜事,诸如,嫁女儿,盖房子,生孩子,剃辫子,办丧事等等,都要大排筵席,极尽铺张浪费之能事。一般来说,阜阳现在的农民,每年每人最多结余五万块,这笔钱在农村完全可以生活的非常舒适,但是,我乡的农民,平时既不敢吃喝,又不敢提高生活质量,拼着命攒了二十万,在一天之内全部花光浪费,愚蠢之极。这种旧风陋俗不但我阜阳非常盛行,恐怕在全国地区都非常普遍。以前有些老家伙就说出了真相,他们说,我们这里之所以穷,因为钱全部浪费在摆宴席,搞虚荣上了,无疑是大实话。

  这典型的就是暴发户思想的直接产物,中国古代也讲究这些俗礼,但是从没有听说像现在这么过分和变态的。中国人在左的思想压抑之下,一直处于赤贫状态,但是,一旦经济开放起来,马上产生了若干暴发户,而这些暴发户从头到脚还是农民,要知道,中国农民在没得势之前无不是凄凄惨惨的奴才,一旦他突然得势,马上凶横暴戾,有甚于猛虎,什么万恶之勾当均能做得出来。中国之暴发户是世界上最野蛮,最下流,最卑鄙无耻,最该杀的一群人,当今中国社会诸多乱象,皆因暴发户而来。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