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雪球与美元危机

郑友林 原创 | 2020-08-20 22:5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危机 美元 债务 

 债务雪球与美元危机

 

 

未来某个时候肯定还将再发生一次金融危机。这因为人的本性就是嫉妒和贪婪。

美国人所背负的债务数字已经远远超出此前任何一个时代。——保罗沃尔克

我们患上了财政癌症,如果不治疗,它将给我们的国家带来灾难。——美国审计署前署长 大卫沃克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而超级信用自然就会陷入超级的债务。

 

美国国父华盛顿的忠告

 

华盛顿在告别演讲中告诫美国人:由于政府组织对公民意识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开启民智。力量和安全最重要的来源就是珍惜公共款项。要尽量少举债,可以通过努力维护和平避免战争经费支出。但同时也要记住,面对时常出现的危险也要及时支出,这样可以防患于未然,避免为应付扩大了的危险加大支出。我们也应避免债台高筑,不但要避免一些项目支出,还要在和平时期设法清偿因不可避免的战争带来的债务,不要把我们自己的债务随意推给后代来偿还。执行这些准则是你们这些议员们的职责,但这需要公民意见的配合。

为了促进公民履行自己的那份职责,你们必须牢记,政府要想清偿债务,就必须有财政收入;政府要想有财政收入,就必须征税;但不管什么税,都会或多或少引起纳税人的反感,因此,选择合适的征税对象是一件令人为难的事情(这总是艰难的选择),必须把政府征税的理由向公众如实解释清楚,这样,当紧急公共事件发生时,纳税人就会默许政府征收。

在美国建国之初,华盛顿对于债务的态度是严肃的。他强调了三点:第一,要珍惜公共款项,尽量少举债。第二,要通过维护和平来避免战争支出。第三,要在和平时期设法清偿因不可避免的战争带来的债务,不要把我们自己的债务随意推给后代来偿还。

240多年之后,美国已经将华盛顿的忠告忘的干干净净。现在,美国人对待债务的态度完全是一副赖皮嘴脸,荒唐可笑。第一,美国已经沦为浪费之国,丝毫不珍惜公共款项,并且是最大限度地举债。第二,发动战争,破坏和平,战争支出达到天文数字。第三,即使在和平时期,美国也没有清偿债务的打算,现在的美国可能根本没有偿还债务的想法。这就是问题之所在。

 

债务规模不断上涨

2007年至2016年间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以惊人的217%的速度增长。复合年增长率达到8.1%,大大超过美国GDP的经济增长率。

假定在最好的情况下,物价通胀继续得到成功控制,目标利率为2%。以此为基础,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预计,到2028年,美国将出现巨额预算赤字,预计2019-23财年的赤字将增加4.776万亿美元,到2023年,估计包括国际持有在内的累积债务将达到26.3万亿美元,其中包括我们估计的利息成本总计1.3万亿美元。2019-28财年的赤字将增加9.446万亿美元。由于潜在的趋势是连续的信贷周期恶化,51.4万亿美元的联邦政府债务成为一个基本数据。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影响之下,美国早已用完了为2023年预设的赤字指标和新发债券指标。如果不加控制,未来十年,美国的债务总量铁定超过60万亿美元。

 

美国联邦政府的花钱极其迅猛,一年借债消费的数量就可以达到GDP 10%。美国联邦政府的“超前消费”是私人部门难以企及的。美国联邦政府的“超前消费”和“举债消费”到了极为疯狂的状态。

美国已经依靠自己雄厚的实力,将美债卖到了全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联邦政府还需要一年发行一万多亿美元的新债,才能够让联邦政府不关门。 那么,谁来买这一万多亿美元的新债?在经济越来越困难,到处缺钱的时候,可以说看不到谁还有能力“鲸吞”这些巨额的新债。 另外,人们都已经看到,美国正在快速走向衰落。 所以,人们准备抛美债出逃还来不及,“蜂拥购买”更不可能出现。 可以说,美债的销售对象已经枯竭。在世界市场上,基本上没有人再会大笔借钱给美国联邦政府了。 所以,即使美国联邦政府想借钱,都很难找到钱的来源了。

 

美国联邦政府已经数次放长假,那是因为没有经费开不了门,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缺口越来越大,即使关掉所有非必要的政府部门,停止发放医疗、养老、农业等等各种补助,都难以达到财政收支平衡。 所以,美国政府必须不断提高债务上限,否则,将直接导致债务违约。

 

那么,问题在于: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有没有一个明确的上限呢?它可以毫无止境地发行债券吗?

 

随着时间推移,美国联邦政府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美国联邦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超级债务的结果,就是把超级信用压垮。 而按照美国的超级债务扩张模式,将来必然要压垮其超级信用。 实际上,美债的信用已经在垮掉。 而信用被压垮之后,美国全部或者部分还不了债券的钱,结果就是债券部分贬值到一文不值。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美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不断抬高的债务曲线就是压在美国人头上的棺材板,随时掉落,死死地盖住这个贪婪的巨人。因为,在这个国家,勤奋敬业节俭的清教徒文化被遗忘,追求享乐和超前消费的人本主义盛行。 所以,无数人在金融系统的支持下,超出自己的能力借贷买房、买车、买时尚服装和产品。社会精英和穷人都参与到这个超前消费产业链中,人们不再考虑劳动创造,而是想着眼前享受。

 

通过“举债度日”的经济,就像沙滩上的沙堡一样,随时会垮塌。 为了维持现有“举债经济”的投入越大,将来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 而美国无数民众只看着眼前的经济、只希望联邦政府给自己付账单,根本不考虑以后怎么办。

美国必须要结束“举债消费”的生活模式,回到“赚钱消费”和“赚钱还债”的道路上来。

 

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经济没有回到健康模式

 

在次贷危机发生之后,美联储实施了一系列的宽松政策,搞大水漫灌式的货币发行。让美国经济在投机性资本的带动下启动一轮更加疯狂的资产泡沫式复苏。

2012年,美国经过3年多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但是失业率还顽固地坚持在9.2%水准上。 这其中还没有包括从fulltime 工作转成 parttime工作的隐性失业。 这说明,整个社会经济状况非常差,整个商业系统并没有从2008年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因为,如果商业形势较好,就会有很多企业雇人,失业率也会明显降低。 实际上,除了苹果、微软、googleIBM等相对少数的公司,大量商业处于相对不景气状态。 如果在这个时候对商业系统增加税收,更多的企业就会面对困难,并且引发更多的裁员,或者直接关门,更多的个人没有收入来源。所以,增税还是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维持联邦政府日常开支,都需要通过持续发行新债。

 

人们越来越清楚,即使美国提高债务上限,结果也是发新债、偿付旧债,然后借更多的新债。 而且,新债水平是以“滚雪球”的方式快速增加,没有任何“刹车”的方法。

美债就像一个巨大的石头,以加速度向下跌落,没有谁能够接得住。 所以,美债面临着难以解决的难题,随时会正式宣布破产,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违约。 首先,美国联邦的“减赤计划”实际上不可行,美国的债务只会“滚雪球”。

 

美国政府每征收三美元的税就要花掉五美元,这是公民公司和外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最基础的原因所在如果仅靠削减开支来平衡预算那么就要削减40%的开支,单靠征税来平衡预算,公司和公民的纳税负担就要增加67%。由于共和党反对加税,民主党坚决要求捍卫社会福利计划,双方完全没有交集,无法达成共识。因此达成重大妥协方案从而大大削减赤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直到全世界认识到美国永远无法及时偿还债务,这时,人们面对的是巨大的经济、金融和全面的社会危机,美国将陷入一场巨大的灾难之中

 

虽然美国政府在国际上影响力较大,在国内的权力相对仍然很小。所有,美国政府如果借不到钱,那么垮塌的更快,直接就可以关门歇业了。 而在历史上,美国联邦政府也因为财政困难,关门歇业过。 即使美国联邦政府关门歇业,美国人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美国联邦政府因为债务负担过重,借不到钱而关门,美国人也不觉得大惊小怪。现在,美国人就等着看一场大戏,美国联邦政府可以像通用汽车这样,先宣布破产,再进行“债务重组”,然后再重新“挂牌”营业。

 

2020年,美债发行规模开了一个大口子,一年就突破3万亿美元,这意味着每天新增80多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国每年发行1.2-1.4万亿美元的新债,也就是每天新增30亿美元左右。 那么,谁还能够每天购买新发的80亿美元的美债?

 

 

债务危机爆发的临界点和连锁反应

未来某一天,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上限无法提高,或者没人购买美国联邦政府新发债券,美债拍卖的时候,会突然出现没人购买美债的情况,因为卖不出去而大幅折价出售。或者出现另一种情形,多个债券持有者同时大规模抛售美债,而且无人接盘,那么美债暴跌就开始了,美债危机正式爆发。

导致美债危机的临界条件是什么?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肯•罗格夫(Ken Rogoff)两位经济学家利用未偿债务与GDP进行比较,得出了一条经验法则:一旦一国政府的债务与GDP之比超过约90%,经济增长就会逐渐受损。因为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转移了为经济增长提供资金的储蓄,因此,政府为经济增长提供服务的能力受到了削弱。当债务与GDP之比超过90%之后,抽样国家的平均增长率下降了1%。其内在逻辑是:一个政府为了支付债务利息而被迫对私营部门过度征税,将限制整体经济潜力。

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到2028年,GDP将增长48%,达到29.803万亿美元,债务将升至51.4万亿美元。显然,美国政府经济预算的中枢神经系统对美债失控已经完全丧失信心,美国债务的增长速度将大大快于GDP的增长,并将抑制经济活动。

2028年,美国政府的债务与GDP之比将超过172%51.4/29.8)。很难想象,如果这一天到来,债务与GDP之比超过了172%,美国的经济将如何运转?债务本息如何偿还?借贷利率如何有效控制?企业融资成本还能保持低位吗?华尔街在股市上可能只能做空,美股一旦失去光鲜亮丽的一面,还怎么吸引国际游资的积极参与?美元将狂泻到什么点位?这是未来十年可以看到的景象。

如果美元的购买力下降速度快于国会预算办公室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那么联邦债务的应付利息就会大大高于预期,从而加剧债务问题。联邦政府将面临一个可能无法逃脱的终极债务陷阱。

美债危机爆发将是美国房价要走向新一场危机的重要转折点。一旦美元信用下降,全球投资者不再像以往那样青睐美债资产,美国经济的这一债务陷阱将传导至经济的方方面面,像美股和美国楼市这两大美元资产价格则会首当其冲,人们将见证一场前所未有的价格狂泻。

 

许多经济学家指出,美国的经济指数是在华尔街极度贪婪状态下,空虚制造的金融数据。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和美元的未来已提前押注给万亿美元赤字和巨额债务的白条。按IMF预测,美国债务在2023年达到GDP116.9%,超过意大利,则意味着,届时美国经济或同样类似意大利或希腊等国的情况发生,尽管这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却是美国经济不可回避的魔咒。不过,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里奥关于美国债务危机和美国经济萧条的预测,已经引起了许多美国投资者的警觉。

亿万富翁雷•达里奥在接受美国Business Insider网站采访时称,世界经济的发展具有周期性的特点,而目前的经济发展进程在许多方面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末期美国大萧条的情况,当前的经济形势正在按照美国大萧条的剧本发展,将在2年内发生新的金融危机。

达里奥预测,美国的下一次债务危机将在“几年后”出现。他预计,美国距下一次经济滑坡还有大约两年时间,到是,美元可能很快下跌30%,这可能使美元看起来像土耳其里拉……美国可能不得不经历类似的通货膨胀性债务危机,而据路透社的分析,目前的美国国债市场已经在预示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指标接近预警信号 ,更是不少海外大型机构投资者从美债市场中撤出的一大指标。

 

无独有偶,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也认为,预计美元很快将下跌35%,根源在于美国赤字增加和财政收入减少,迅速而史无前例的数万亿美元的美国财政刺激和“倾家荡产”式的货币宽松政策反应,已使资产负债表从2020年初的4万亿膨胀至目前的7.2万亿以上,这是外汇市场变化之快的例证。他还认为,美元的贬值将有三大影响。首先,这将导致通货膨胀,甚至有“滞涨”!疲弱的经济增长和不断上升的通胀的艰难结合,这可能会给全球金融市场造成破坏。其次,美元大幅贬值,这将导致美国的贸易赤字可能会更高!美元大幅贬值实际上是对陷入困境的美国消费者潜在征税。最后,如果美元大幅贬值,面对华盛顿试图和中国经济“脱钩”的糟糕时机,谁来资助这个最终失去了过高特权的国家的储蓄赤字?按照罗奇的逻辑,美国要做好联邦政府在技术上破产的思想准备。

 

危机提前到来?

 

看来,美元是躲不过30%以上的贬值命运了。美元成了烫手的洋芋。

明明知道美元要大幅度贬值,傻瓜还会去买美元资产,还有哪家央行去竞购美国政府的债券呢?出口商,干嘛还要持有美元?等着赔钱吗?投机客,还有必要在美国的房产和股票中做二选一或者是二选二的资产配置吗?

 

问题是,这场危机何时到来?

2023年?太久了吧。

新冠肺炎让美国经济陷入困境,联邦政府提前用完债务指标,美联储也是除了浑身解数,看来,美元危机爆发的临界条件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只需要有人点燃导火索。

咝咝咝,咝咝咝。

投资者抛售美债的力度在加大,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沙特阿拉伯也在其中,这未免让美国人多少不解。至于其他的抛售者,美国人早已见怪不怪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各国中央银行要求从美国运回黄金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基本采取拖延战术,不予放行。

这在“美国优先”的那帮政客们看来,未免有点“落井下石”和“墙倒众人推”的感觉,但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羊群效应适合于所有金融资产。但对于投资者而言,脱离美元,可能是最佳选择,让美元崩盘尽快到位也不是一件坏事。

美股倒是在狂欢,或许是最后的狂欢,还有几瓶啤酒没喝完,还有一些碎肉摊在桌子上,已经不新鲜了,有些已经变味了。况且,服务生早已等候在旁,准备收拾残局。

时间到了,该收场了。

个人简介
将军赶路,不博小兔。目标长远,就不必计较一时一事得失,谓之境界。 无为而无不为,无为而成。 为大必作于细。
每日关注 更多
郑友林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