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贸易真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唯一方法?

韩和元 原创 | 2020-08-31 12:54 | 收藏 | 投票

 摘要:自由贸易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唯一方法,这一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就目前的实际而言,它只能属于应然世界范畴,属于我们应努力的方向。但在实然世界,持有这种想法,无疑是危险的,且是异常危险的。衡山之谋下,衡山国的自取灭亡,无疑是可鉴之前车。

作者: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

 

如何确保国家粮食的安全,“谁为中国的米袋子负责”,这个命题20年前便在中国存在,这一直吵闹不已。对于这个问题,前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现中化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宁高宁的回答是:全球的粮食安全解决的唯一方法就是自由贸易。

就宁高宁董事长的这一观点,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的看法是:自由贸易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唯一方法,无疑是正确的,但就目前而言,它只能属于应然世界范畴,属于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但在实然世界,持有这种想法,则无疑是危险的,且是异常危险的。衡山之谋下,衡山国的灭亡无疑是可鉴之前车。


名词解释

“应然”指的是应该的样子。与“实然”相对,“实然”指的是实际的样子。这两个词出自法学中两个学术流派,即自然法学派和分析法学派。

“应然”还可解释为理性的演变,指的是暂时还没有达到或是可能达到的状态,应然的方向应该是以理性为基础的。


西周、春秋时期,在齐鲁两国之间有个衡山国。从可掌握的文献来看,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衡山国好战,但该国却灭亡了。原因是,该国真将应然世界当成了实然世界,信了自由贸易是解决粮食安全的唯一办法。

当时,齐国经过管仲改革,国力日益强盛,齐桓公的图霸之心也开始暴露出来,而卧榻之侧的衡山国,自然成了他首先就得除掉的对象。衡山国最大的特点是擅长制造兵器。“衡山利剑,天下无双”,这不得不让齐桓公有所顾忌,于是问计于管仲。管仲答道:“不可硬攻,只可巧取”。于是管仲决定上兵伐谋,而他的谋略恰好就是利用“自由贸易”。

据《管子·轻重戊》记载,方案一经确立,齐国便派人高调前往衡山国,不计价格,以高出市价很高的价格,大量进口衡山国所造之兵器。与齐国接壤的燕国和代国听说后,以为齐国采购军备是要攻打他们,为防备齐国的进攻也开始进入军备采购的行列,以期通过武器装备的扩充,形成军事力量的平衡。燕国和代国大肆采购军备,又引起其他邻国的紧张,为保持军事力量平衡起见,也加入了这场军备竞赛。

在这种连锁反应下,一时间,国外订单如同洪水一般涌入衡山国。而衡山国的产能到底有限,当看到天下诸侯都来订购兵器,衡山国国君告诉宰相:“天下各国都争购我国兵器,可使价钱提高二十倍以上。”受此利好刺激,衡山国全国人民全部加入到兵器制造行业中来。几年下来,衡山国开始害了荷兰病——除了武器制造业畸形繁荣外,百业尽显萧条。尤其是农业,完全荒废。

但于这时的衡山国而言,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因为粮食安全完全可通过自由贸易来解决。武器的利润如此之高,粮食完全可通过贸易获得。粮食安全的问题,在衡山国完全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很快衡山国就会为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就在衡山国农业彻底萧条后,齐国乘机前往其他国家大肆收购粮食,当时市场上的粮食价格约为十五钱一石,而齐国人却将价格开到了五十钱一石。这样一来,全天下的商人都将粮食卖给齐国。

待粮食价格被炒高之后的数月,齐国突然宣布封闭关卡、停止收购粮食和衡山国兵器,同时断绝与衡山国的外交关系。此时,衡山国已无粮可用,又无处购买粮食,兵器也被自己卖了个精光。这时,齐鲁两国大军发起进攻,衡山国君自量已没有资本招架两大敌国的进攻,只得奉国降齐。

在这里需予以再次说明的是,自由贸易在应然世界,确实应当作为世界粮食安全的唯一方法。但在实然世界里,持有这种想法,并付之行动,无疑是“太傻太天真”之举。

当然,这并不代表自由贸易本身是错的,而是因为影响自由贸易的变量实在太多,尤其是国际政治的博弈下,有时自由贸易会被某些国家彻底政治化,进而使其失灵,有时甚至连贸易都不可进行。在这时,贸易如何确保一国的粮食安全呢?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韩和元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