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大涨是危险信号,大规模量宽将以危机结尾

谢国忠 原创 | 2021-04-18 03:3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

 大规模量宽骑虎难下

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在用量宽放水来抵御疫情冲击,这是出于政治的需要。改革就要得罪人,所以大家都不想进行实际性的改革,但是如果放水花钱,谁都不会得罪,相反,只会有人说好话。

这次量宽的规模非常大,美国现在为了疫情花了6万亿美元。什么概念?美国在二战时期打败了德国、日本,按照今天的价格来算,花了4万亿美元;而因为疫情,大家都在家里休息,这却要花6万亿美元。

我认为大规模的量宽会以危机结尾,因为现在花出去的钱收不回来。像美国,拜登一上台就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接下来拜登政府又要投资3万亿美元重建美国基础设施,其实这都只是名义而已。原来的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名义上是为了应付疫情带来的创伤,但实际上其中应对疫情的钱并不是很多,钱其实是到处乱花的。这个计划并没有解决问题,而是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接下来的3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也是这样。全世界政府的赤字都非常大,但现阶段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只能让央行购买债券。

量宽一旦退出,股市就会暴跌,经济就会出现问题。正因为有这样的考量,所以并没有办法退出量宽,那不能退就一直朝前走,直到金融出现危机为止,这就叫骑虎难下,对此现在大家都采取了鸵鸟政策。

这种大规模量宽的副作用体现在市场的泡沫上。如果从表面的角度来看,通胀并不严重。因为全球化,全世界的通胀是一起来的,某个地方单独通胀并不容易。所以,通胀与货币的时间差比过去大很多,这是由全球化引起的。特别是中国,为了出口,政府有较大规模的补贴,地方政府对制造业、出口都有很多优惠政策。中国今年的出口可能会过3万亿美元,而出口对通胀起到了一个很大的压制作用。

美国股市大涨是危险的信号

由于疫情,全世界去年的经济都非常差,全世界经济掉了4.4%,接近5个点,美国经济也有下滑。不管怎么样,疫情都是负面因素,而不可能是一个正面因素,即使疫情有所恢复,总体也是负的效应,但在这种情况下,股市却更高涨了,什么样的股票都可以突然涨一倍、两倍,为什么呢?这说明它的高涨是其它因素引起的,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投资变成了投机。

从历史上来说,股市都是做庄的去引大家入市,然后割韭菜。现在美国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经济不可能涨得那么快,经济本身也没那么好,因为经济好而投资有回报,这样一个关系不可能在短期有很强烈的反应。现在大家都有“赚快钱”的这个想法,就变成了“炒”,有人就会去引大家进入市场,然后再割韭菜。现在不仅是美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全世界都有这样的情况。如果你觉得自己比别人聪明,那可以去玩这个游戏,测试一下自己的智商有多高,如果你的智商不比一般的人高多少,我认为还是要谨慎为好。

近期美联储释放出了一点收紧信号,并不是很多。比如减少购债的计划,比如原来银行购买国债不需要资本,而去年的补充杠杆率减免措施到期此后不再延续,这对银行的市场规模扩大有一定压力,美债利率可能也有进一步上行的压力。

基金或者银行里杠杆用的过多、过大,如果价格突然发生很大的变化,就很容易出现危机。像最近出现的Bill Hwang事件,一个和基金差不多的“家族办公室”,用很高杠杆的产品去赌,于是就爆仓了。从3月26日开始,很多银行都说他们亏损巨大,比如野村证券指出它可能遭受了20亿美元的潜在亏损,瑞信可能也差不多是这个规模。我认为,虽然有很多银行可能都会亏损,但亏损的规模还没有大到让银行的股本金出现大问题,如果股本金出现大问题的话,它们就必须要萎缩,而一旦萎缩,整个金融体系都要萎缩,很多人都会暴露出来,金融危机就来了。

今年很多国家的政府在央行的支持下大幅度地发了债,还是在靠央行买国债来撑着。比如像日本,政府一半的债是央行买的,美国也差不多是这种状况。现在,因为央行放出来的钱都变成了一些人的债,这些人用债去买了资产。朝前走的时候,资产价格都在升,越来越多的人在购买资产;而收回去的时候,资产价格是要下滑的。所以,资不抵债的情况就会像滚雪球一样出现。

人民币跟美金挂钩是这个世界不正常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关于政策,我觉得中国喜欢细分手段,就是各种各样的“戴帽子”,其实不管是这个帽子还是那个帽子,最终还是钱放出来多少的一个规模问题。至于这些钱具体朝哪里走,这是很难控制的。中国这几年的社会融资规模,在2019年到2020年的两年时间内增加了87万亿,名义GDP则在两年内涨了9万亿。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这么多钱都被拿去炒东西了,而不是发展经济。贷款的时候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名义上是工业贷款,比如说给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贷款,其实最后都到房地产那里去了。因为总有人会看到,房地产开发商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来借钱,所以钱最终是一定会朝房地产走的。

中国的房地产和美国的股市是两个大泡沫。一方面,最近用手机交易股票的趋势比较旺,现在散户也进入到了市场里;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公司在回购股票,他们赚了钱,拿去回购股票用得多。而且最近几年公司债的规模非常大,公司都在发债然后去回购股票,而这其实也是央行放的钱,整个过程最后其实等于是央行在买股票。

中国的货币政策手段比较特殊。比如,查去年借的钱跑哪里去了,说是去盖工厂了,结果其实是拿去炒房地产了,而现在要想再从房地产里把钱拿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因为这是固定资产。这些人借钱不是去炒房地产就是去炒股票,房地产不如股票容易变现,所以产生的最大压力还是在股市上面

现在我们还并没有正视金融不健康的情况,中国的房地产泡沫规模这么大,却没有想到要怎么解决泡沫的问题,而是觉得这个泡沫也是可以用的。中国现在比较聪明,在经济不好的时候,这个泡沫大一点也没什么关系;等经济好了一些,出口上去了,那货币政策就可以收一收。但是这样属于悬在空中走路,不管是高一点还是低一点,都是悬在空中。

关于人民币升值,人民币跟美金挂钩是这个世界不正常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中国这么大的经济量、这么多人,货币却不是一个自主的货币,而是跟美元挂钩的,这对市场引起了非常大的影响。美国可以发那么多货币,好像后果不是很严重,这主要是因为美元掉不下去。如果美元掉下去很多,人民币又不愿意升值,而因为大家都在跟中国竞争,这样就逼着其他货币也不敢升值。出于这样的考虑,就人为地形成了全世界把美元托着的这样一种状况,所以美元就可以泛滥,而暂时看不到什么负面的结果。

个人简介
独立经济学家;《财经》特约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