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生长需要适合的社会环境

郑磊 原创 | 2021-08-10 07:38 | 收藏 | 投票

郑磊

 

每个人都希望生活能因创新而变得更加美好。创新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但是,创新的生长过程往往坎坷崎岖。一部科学技术进步史能给我们很多鲜活的案例,《创新的起源》就是这样一本开卷有益的好书。

创新除了本身依赖科学知识积累和先发技术支持之外,和现有技术会长期并存。新技术过快应用甚至会遭遇来自某些社会阶层的反对和阻挠,比如卢德分子对新技术应用的破坏。一项新技术从原理发现到原型机,经过数十年的改良,之后才可能大规模投入使用。我们以蒸汽机为例,有些书上只提到瓦特发明了蒸汽机,掀起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序幕。是的,以蒸汽机为基础发明的机车和轮船,让工业化得以飞速发展。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中间的过程多么漫长曲折。

    蒸汽机的历史要从达特茅斯一位地位卑微的铁匠纽科门开始讲起。他对蒸汽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实验,1712年制造了第一台蒸汽机,用来从煤矿井里抽水。这台机器有一间小屋子那么大,每分钟可以抽水500多升,燃煤产生的蒸汽有99%被浪费了。50年后,有人邀请苏格兰仪器制造师瓦特去维修格拉斯哥大学的一台纽科门蒸汽机。瓦特想出一个利用分离式冷凝器的简单方法,又花了几个月时间改进了这台设备。1776年,瓦特改进后的蒸汽机制造成功并获得了专利,此时蒸汽机的活塞上下运动已经改进成可以旋转的传动轴结构。而这台机器距离驱动轮船的汽轮机或牵引机车的蒸汽引擎还相差十万八千里。

    大约一百年后,1810年,29岁出身同样卑微的矿井司闸工史蒂芬逊被安排解决纽科门蒸汽机排水效率低的问题。他改造了注入盖,缩短了气缸,成立当地家喻户晓的“发动机医生”。当时,已经有人尝试用蒸汽机车牵引着车厢在轨道上行进了。但是蒸汽机车不可靠,成本很高,也无法牵引较大负荷和爬坡。1812年,有人解决了车轮打滑问题,但是轨道无法应付机车的重量。1814年,史蒂芬逊改进了一台双气缸机车,实现了每小时3英里速度牵引14节矿车,28吨煤的运输任务,这相当于用14匹马完成的工作量。在当时,他的机车还无法在安全性方面与马拉车辆竞争,更不如通过运河运煤。1822年,史蒂芬逊终于解决了轨道承重问题。1825年,被反对者视为“恶魔般的机器”开始以每小时10-12英里速度,在斯托克顿和达林顿之间运营。哈克沃斯设计的改良机车(旅行号)牵引了33节车厢,满载着煤炭、面粉和600名乘客,实现了每小时24英里的商业运行。然而,接下来的几年,这条铁路仍主要依靠马力牵引的机车承担运输任务,机车仍被视为不可靠又危险的“闯入者”,只是偶尔用一下。史蒂芬逊父子继续不断改进机车功能,其子设计的“火箭号”在利物浦到曼彻斯特之间的一项选拔赛中完胜了其他参赛机车。这条较长的机车线路开通之后,英国只零零碎碎修建了一些短程铁路,相关技术仍在慢慢改进。蒸汽机车真正爆发式增长发生在1840年左右,此时距离纽科门第一台蒸汽机已经过去了130年左右(相当于两个康波周期)。

人们总是高估新科技带来的短期效益,却又低估它的长期影响,比如人工智能,人们质疑技术创新永远无法达到人类智慧水平。这是暂时的。对于区块链、元宇宙等,炒作周期可能长达10年之久,而在泡沫之后,终究会留下影响社会生活的深刻印记。

个人简介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SFI客座教授,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