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期应调整投资逻辑

郑磊 原创 | 2021-08-04 17:30 | 收藏 | 投票

82日)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博士

 

 

新周期,新局面,新方向,一切转变自2020年开始,目前已经逐步明朗。

所谓新周期,指的是康波周期,虽然无需为其确定一个明确的时间起点,但是我认为第十四个五年规划期必然与这个起点衔接或者重合,至此,中国走上一条更加依靠自主和科技创新的经济加速时代。

 

我在“百年来中美经济对比与预判”里建议:中国应该抓住这个历史性机遇,在新技术驱动的新康波周期开始阶段,加快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主导的“新基建”;聚焦教育科研体系关键问题,推进配套改革和创新体系建设;缩小地区的发展差距和贫富差距;妥善处理债务问题;打赢减贫、反腐、公平的三大“社会战役”;管控中美在双方各自重大战略利益上的分歧,化解东西方文明冲突,实现和平崛起。无独有偶,美国著名战略咨询机构兰德公司的报告提出了类似关注:该报告认为,决定中美竞争结果的关键因素是内政治理水平,哪一方的社会科技创新能力更强、经济状况更稳定、政治制度更有效,哪一方就能够赢得中美竞争。

 

中国已经展示了在减贫、反腐方面的强大执行力和坚定意志,2021年,剑指社会公平的治理平台经济的反垄断指南正式出台,并明确提出要抑制资本无序扩张。政府在医疗、房地产两个领域的调控不断边际收紧,处置了一系列互联网平台违反反垄断法的经营集中活动,下半年开始发起了义务教育阶段“双减”行动。我们从官方表态中,可以看到对于教育行业这个民众“最关注的高风险改革”领域,改革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项系统性改革不仅涉及为民众减负,鼓励生育,大学生就业,而且也对培养科技创新人才具有重要影响。教育部不仅新设立了对外部教育培训监管的新部门,也完成了主管重要官员的更替。

目前,经济和市场已经进入2021年最敏感和波动的下半场。虽然上半年基本实现了恢复性高增长,但是经济结构中存在的问题颇为棘手。民营部门的投资和消费明显疲软,中小企业经营困难普遍存在,大学生、农民工都面临就业难的困局。遭受运费大幅涨价和物流困难,一些出口企业可能出现亏损。从中央政治局最近会议公告可以看出,虽然问题千头万绪,核心精神是两个字“稳住”,并将“三保”列为底线。要加快培育新经济,会议少有地明确提出要重点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进一步完善物流网络。

汽车行业是一个供应链深度和广度较大的行业,上下游连接着多类产品制造、消费和服务行业。新能源体现了碳中和的发展大方向,这是选择将“新能源汽车”行业作为抓手的主要原因。投资者应重点关注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上的投资机会。但是,中国经济如此大的体量,是无法单靠一个行业支撑起来的,预计仍需加大新基建和传统基建投资。在地方政府融资方面,可能采取较为灵活宽松的标准,加大投资力度。

中小企业是吸收就业的主力,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无论在财政还是货币政策、税收等方面都会继续出台利好政策。近段时间提出的是重点支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对于资本市场来说,科技创新型中小企业仍是政策惠顾的焦点,需要支持这类企业获得股权融资。这也意味着一级市场的投资逻辑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所谓资本无序扩张,并不是要限制资本扩张,我认为指的是资本投入的领域没有对国民经济良性发展起到积极作用。甚至产生了较大的负外部性。投资者在选择投资标的时,应该将注意力放在自主可控技术创新领域、民生领域,履行一定的社会责任。而不能违背社会公平原则,去扶持赚钱快却对实体经济助益不大,甚至损害社会公平的企业。

以教育培训为例,“双减”政策明确画出了政府不希望资本去投资的领域,同时也给了出路,即科技教育、职业教育、素质教育、再就业教育等尚未充分发展的领域。由于限制了同类新机构上市,已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反而更有优势,只要能够及时、尽快转型,行业就会重新洗牌,产生新的龙头企业。教育培训机构将告别野蛮发展阶段,通过采用VR\AR、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创造新蓝海。我认为教育改革从体制外开始,体制内的中小学教育和大学职业教育改革都会陆续推出。初期的改革目标应是全面落实义务教育法,实现“师资、经费、生源”的均衡化配置,打通中等职教与普通初高中的隔离,甚至在职业高中阶段实行义务教育,加快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的供应数量和质量,实行企业与职业教育联合培养,定向就业等措施。中远期的目标是优化中考、高考招生制度,提升高等教育的质素,形成普通高等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并重的格局。

政府在提出逆周期调节之后,这次提出了“跨周期调节”,我认为,跨周期调节本身包含了逆周期调节,后者可能是短期对策。以全球经济发展的现状预测,停滞或下行的概率远高于上行通胀,因此,此时的跨周期调节指向更可能变成较长期的逆周期调节。因此,对于下半年的市场,虽然可能出现“灰犀牛”和“黑天鹅”并发的情况,但我认为第三季度仍无需太过悲观。

对于投资者来说,目前市场已经调整到了低位,不应忽视传统行业的机会,同时,可以重点关注农业、军工、医药、证券保险、传媒、有色等板块,科技创新仍是热点,但是很多细分板块整体明显偏高,仍需考虑业绩和增速能否支撑高市盈率。中概股的表现可能因中美两国监管要求都在加强而受到抑制,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治理仍未结束,要区别甄别不同商业模式的这类上市公司,社会公平是投资者做“减法”时必须考虑的一个重要维度。

个人简介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SFI客座教授,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