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多大鞋,俺就多大脚

潘国尧 原创 | 2022-02-27 11:05 | 收藏 | 投票

 你多大鞋,俺就多大脚

赵家帮的帮主,著名小品艺人老赵的那句经典台词:你多大鞋,我就多大脚!这话说明了赵国刁民基本的生存原则就是随时的变通,也就是说,所有规则都可以根据需要自行调节。这也就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原因之一吧。俺老家绍兴又有句俗话来形容边界地带:“会稽不收,山阴不管”,说的是原绍兴市区中心大道成了法治的盲区,因为图上就是以这条中心道区别会稽和山阴的,问题是这条百把米宽的大道店铺林立,出了啥破事,两个县的官吏都可以各种理由推到对方身上。

这让俺想起若干年以前的一桩破事:

那时在一个杂志社外派的城市做增刊,早上上班,为了躲避早高峰,俺都是用“11号”牌步行,因为是沿着市中心公园的一条护城河走,沿路的风景倒是不错。那天早上也是十分的无聊,顺着河边走,忽然看到有许多的小鱼在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边跳跃,俺的眼神不济,没辨出是什么东西,但俺估计肯定是鱼的食物,刚好旁边有个年轻人路过问她那是个么东西。年轻人仔细一瞅吓了一跳,说赶快报警,“那是半截人的尸体!”

俺想也没想赶快报了110,报完后心想这破事与俺也没多少关系吧,再说上班时间也快到了,就赶紧走人了。谁知几分钟后,一个警察打来电话,问俺这尸体在哪个位置上漂着,俺随口说出是在某座桥的前面,“但是这货现在估计肯定是在那座桥的下游了,因为刚下过雨,水流挺急的。”警察一定要我说清楚位置,俺说自己离现场已很远了,没法准确回答,“要不你们自己去那桥前桥后走一遭不就完了?”

警察解释说他们也想这样做,“问题是尸体的位置真是很重要,因为那座桥是上城区与下城区的分界线,桥的上游归本所管,桥的另一边归下城区派出所管,尸体漂到下游的话,你得再次向xx派出所报警一次………

俺想管闲事管出麻烦来了,就懒得再理会那半截尸体了。谁知后边又接连接到几个都市报记者的电话,这些家伙纷纷来问发现尸体的地点。俺那天刚好赶上杂志三校的最后一关,事情忙得很,就跟几个同行说了几句粗话,后来有个小编还把这几句粗话都写到了现场里,唉,这破事整的……

其实俺也是理解那些公差,出事地点之所以重要,这涉及到辖区内刑事案件的发生率,涉及到月度奖季度奖甚至年度奖,俺随手的一个报警电话可能牵涉到很多人的奖金甚至少数人的位子!尽管作案的那半具尸体鬼知道是从哪里氽长江一样的氽过来的…….

由此事,俺想到了其它一些破事。俺现在定居在皖南一个叫仙霞的小镇,这是浙皖两省交界的一个小镇,从镇上去杭州,比去县城还方便。往往是一不小心,就溜到邻省的那个山头上了。但是这种边界地带,总是令管理者十分头疼。先是两地的政策不一致,在A地合法的事,翻过一个山头甚至越过一条小路的另一个村里就是非法了。比如俺去年造房子,镇里的干部一再提醒我,在你们浙江,不要说房子这里拓一点那里长一些,就是墙头起高几公分,也是要被拆掉的!

其次是风俗习惯不一致,比如俺定居地,四周都是山,小镇就一块空地,高爆的炮竹,震天一声响,可以把胆子小的人尿给震出来;但镇区外的浙江安吉,无论何地都不允许放鞭炮,这使得过年过节的时候两省交界的那些山梁下总是特别热闹,热闹到林中的很多鸟每到过年的时节都提前飞离了这些是非地!

最近有件事也是非常令人头疼,前几年,一说疫情,两省交界之地,最先出现的就是一个字:封!好好的路,说封就封了,最疯狂的时候,每个村的村道都会被人堆上一个大土围子!后来互联网起作用了,这码那码的,只要你哪只脚踏上不该踏上的土地,你下一步都可能遇到哭笑不得的故事。

疫情季节很快就要过去了,但是这种区域间的隔膜却是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前些年,上头极力推长三角一体化,类似的还有珠三角一体化,环渤海一体化,海峡西岸一体化等等叫法。为了真正实现一体化,交通、内贸、投资、电力、甚至金融等领域或多或少都出台了不少细则,各省之间的区域联席会议都在上头的统一部署下纷纷召开,也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发展趋势。

但是那什么奥密克戎之类的新冠疫情把所有的联席会议都带跑偏了,在疫情的调控决定官吏的升迁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原来那种潜在的合作意识共赢理念都退居好几席以后了。俺印象比较深的是长三角交通一体化,曾有一个省提出过公交一卡通的建议,当然现在肯定是行不通了。再比如快递行业,长三角三省一市,通行的费率一律控制在10元以下,但是现在这那的补贴项目悄悄地跟上了。

有外国游客到中国游一圈,回去之后郑重告诉同胞:到中国旅行千万准备好个人的相关资料以及文件等,因为在该国,省与省之间,甚至县与县之间,严重的地方,镇与镇之间都要查个水落石出。现在欧盟各国之间都实行了“一照通”了,而在俺们大赵国,似乎有回到那道路以目时代的做派。

所以刁民的出现肯定不是偶然的,你什么鞋俺就什么脚,好多事,该管的管不起来,涉及到饭碗的事,肯定管得积极。

而自治权的下放步伐倒是有越做越稳健的趋势,在维稳的名义下,似乎都在理,都可以一试。

比如浙皖两省之间交通运输的事,本来是很顺通的在发展,但最近以来,两省之间的跨区域流动似出现了一些杂音,俺所在的仙霞小镇,有几班跨省的农村公交,先后好几次传出无法直达的消息,也就是前几任道路运输人的努力有可能在现在这些官老爷手里回到几十年前?俺早已离开了这行,至于是哪个省的责任,不清楚,反正从打通高速公路的积极性而言,安徽交通人的积极性更高一些。

那隔壁省出于什么想法呢?经济不是一般的发达吧?为何要做那些小肚鸡肠的事呢?退几步扯淡吧,如今的安徽老大还是你浙江老二调过去的呢?论合作基础,更有利一些吧?

潘国尧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长期从事财经类媒体的策划编辑制作工作,有300万字以上公开发表的新闻作品,500万字以上的编辑作品,先后参与整合了包括《浙商》杂志和《领军企业家》杂志等在内的多种平面媒体。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