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拐卖妇女儿童案件频发亟需加强基层治理

宋圭武 原创 | 2022-03-08 10:31 | 收藏 | 投票

 

针对拐卖妇女儿童案件频发亟需加强基层治理

 

宋 圭 武

 

最近,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全国舆论一片哗然,产生了极大社会负面影响,也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同时,也暴露出基层治理的诸多严重问题。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拐卖妇女儿童案件逐渐增多。这多年,由于农村光棍问题突出,拐卖妇女儿童问题更趋严重复杂。拐卖妇女儿童,其恶极大,亟需国家重点治理,尤其要进一步重点加强基层治理。为此,提几点建议,请有关部门参考。

1.从法律层面,建议修订相关法律条文,对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进一步加大处罚力度,要跟处罚毒贩子一样严厉处罚人贩子。其中,对买卖双方,都要严厉处罚。有需求必然有供给,提高治理效果需要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发力。

2.在领导层面,要进一步压实相关领导尤其是基层乡镇和村两级领导责任,对其中主要领导应实行一票否决制。因为拐卖妇女儿童案件,主要发生在基层,治理此类问题,关键也在基层。尤其在一些边远山区,村一级干部应及时掌握本村人口流动情况,其次乡镇干部也要及时掌握本乡镇各村人口流动情况。这些年发现的一些拐卖妇女儿童问题,与基层组织责任缺少有很大关系。本次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基层组织责任就属于严重缺失。所以,治理拐卖妇女儿童问题,基层组织要切实发挥好战斗一线的作用。另外,目前,农村光棍问题十分严重,这种情况也极易诱发拐卖妇女儿童问题,也客观需要进一步加大基层组织和基层领导的责任。为此,建议:第一,对乡镇主要领导实行一票否决制;第二,对村书记和村主任,不仅要一票否决,而且对帮助藏匿的,或隐匿不报的,要追究相关法律自然。

3.进一步创新农村基层人口流动管理制度。尤其是对妇女儿童,应建立完善的跟踪管理防范制度。对失联过半天的妇女儿童,家长要及时通知村干部和乡干部。对到外地打工的妇女,村上应建立登记询问制度。到打工地点后,还要及时给家里和村上反馈相关信息。村上应及时了解本村妇女儿童流动的相关情况。

4.通过利用高科技和大数据网络智能系统等先进工具,在全国建立妇女儿童跟踪保护系统。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可立即全面响应,并快速精准出击,达到最佳制止损害和打击犯罪效果。

5.建立全国人口基因库。把全国所有人口基因和身份证对应起来,用于结婚和人口流动管理。同时,有了基因库,也可大大降低犯罪率。

6.建立五户联防制度。拐卖妇女儿童,一般邻居是最容易发现的,为此,要充分发挥好邻居的互助监督作用。每户四边邻居,加本户,五户之间可成立一个联防组,户与户之间可互相帮助、互相监督,发现问题,要及时向村书记或乡镇主要负责人反映。五户中可选一户为组长,组长可五户之间轮流担任。对帮助藏匿的邻居,要与人贩子一样处罚;对隐匿不报的邻居,也要严肃处罚。

7.进一步加大宣传教育力度。对相关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法律政策以及防范措施,应通过墙报、微信、短信、网络视频、宣讲等各种形式,力争做到家喻户晓。尤其要让妇女儿童人人知晓。学校也要重视这方面的教育。

8,国家可在最近几年,针对拐卖妇女儿童问题,进行专项治理,可来一次全面严打工程。

9.要全面解决好光棍问题。农村光棍多,是诱发拐卖妇女儿童问题的重要因素。如何治理光棍问题,重在乡村振兴,其中重点是要努力实现产业振兴。另外,国家还需要加大对婚介市场的管理。要把婚姻媒介也要纳入基层政府的职能之一。基层政府要为男女双方积极创造各种接触见面和互相了解的机会。

 

作者简介:宋圭武,男,1964年10月25日生,二级教授,甘肃省党校(行政学院)系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专职副主任,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甘肃省人民政府参事室特约研究员,甘肃省侨联特聘智库专家,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特聘教授,兰州文理学院驻校专家,甘肃三农研究会副会长,上海交通大学甘肃校友会副会长。甘肃省第一层次领军人才,全国“2020年最美全面小康建设者”荣誉称号获得者。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甘肃行政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二级教授,甘肃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先后…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