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美联储还会继续加息吗?

谭雅玲 原创 | 2023-12-19 21:1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1、未来环境与因素侧重支持加息不变,甚至国际石油上涨带动通胀上扬、通胀反转高企刺激加息继续,美国货币利率战略倚仗美国石油战略发挥恰逢其时、有备而来。

  2、近期国际石油价格连续6周下跌至6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2024年石油供需平衡有所舒缓。然而,未来美国通胀参数对美联储加息的助力功能或是石油高涨再现的重要依据与布局。

  

  2023年国际石油价格相对低迷是焦点,进而使得发达国家通胀水平舒缓表象凸起,市场炒作主要是由央行降息预期渲染而起,美联储更为过度,其中石油被金融化昭示国际环境格局之变。尤其美国石油增产与增储计划是主要干扰与刺激重点,石油美元化早已步入美国石油战略布局之下。

  首先,关注重点是美国石油增产与OPEC石油减产对峙金融化美国地位强。美国石油增产是目前石油供给产生压制石油价格的关键。据美国能源署EIA预测2023年美国石油产量超过2019年以前的峰值产量,最终产量达到日均1225万桶。截至2023年3月 13 日一周内,美国石油产量平均达到1310万桶/日的最高水平。据数据显示,今年美国的日均产量预计将达到1293万桶,较此前的预测高出30万桶/日。

  这一增长发生在OPEC+为平衡全球市场而控制自身产量之际,国际石油供应形势是国际石油价格承压之重。近期国际石油价格连续6周下跌至6月以来最低水平,预计2024年石油供需平衡有所舒缓。然而,未来美国通胀参数对美联储加息的助力功能或是石油高涨再现的重要依据与布局。

  目前预期2024国际石油需求为2039万桶/日,这是近5年相对高点,预计2024年市场石油缺口15万桶/日,这是未来国际石油高涨不可忽略的因素。预计未来石油和石油产品出口将在2024年达到创纪录200万桶/日,加之目前美国经济增长强劲,美国石油产能不断提升,这对OPEC减产制衡存在话语权之争的长期战略对应之策。OPEC+减产使得石油日产量比2019年的水平下降数百万桶,但美国石油钻井平台的数量呈上升趋势,虽然总体上美国石油钻机的数量仍比一年前的目前偏低400个,但目前维持500个以上水平,美国石油产能对冲OPEC减产计划显而易见。

  尤其是今年年初以来,随着美国页岩油盆地的并购交易价值创下超过1000亿美元记录,市场先后呈现美国埃克森美孚以600亿美元价格收购先锋自然资源公司、以及雪佛龙以520亿美元价格收购赫斯公司,这两笔交易总额引起瞩目,也是未来敏感能源市场产能集中化的改革之举。

  此外,其他重大交易在于Permian Resources以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Earthstone Energy、Ovintiv支付43亿美元向私募股权公司EnCap购买Permian土地,美国石油行业整合促进美国能源市场集中化格局,这对美国能源署制定与执行产油计划极为有利。预计2024年美国石油行业整合将持续,这意味到2024年底美国的页岩油领域可能会减少运营商数量,进而对能源署决策者掌握着生产水平的控制权将更加有力。

  其次,关联因素是OPEC+俄罗斯与沙特主导局面难以摆脱美国灵活随机性。虽然目前沙特减产行为举棋不定,但其作为OPEC首领国家依然坚持减产。国际石油市场9月行情急转下跌趋势,其中沙特宣布将每日自愿减产100万桶的计划延长3个月,直至今年年底。这种延长时间超出市场此前的普遍预期。同时俄罗斯也时宣布每天减少30万桶石油出口的计划延长至年底。正是基于两个主要产油国的信息,市场对于原油供应趋紧的担忧助推石油价格刷新今年以来高点,1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突破每桶90美元整数关口,收于每桶90.05美元;WTI原油2310合约收于每桶86.74美元,涨幅为0.88%。

  在石油供应紧张背景下,沙特与俄罗斯联合延长自愿减产举措到年底,这是OPEC捍卫自身利益的决心,其延长3个月意味着市场将再减产1.2亿桶的供应,这无疑会进一步扩大年内剩余时段供需缺口,这本应是国际石油价格上涨动力。但这与上述美国增产石油局面对峙清晰,更重要的是美国因素强于OPEC对策则是美国石油战略高屋建瓴以及主导地位的展现,最终国际石油价格从9月28日95美元(纽约石油期货价格)一路下跌至目前已经达到24%熊市指标边缘的72美元。

  今年国际石油价格下跌主要原因就是全球石油消费需求偏弱,加之美国石油库存超预期回升。毕竟这种局面则恰好推进与刺激美国石油增储计划积极跟进,美国战略长远与随机结合点使得美国算计有利于自己,买油便宜卖油贵如愿以偿美国的算计精明。国际石油价格大幅走低之际,美国能源信息署(EIA)11月3日统计的当周原油库存增加360万桶,原油库存两周累计增加1750万桶。国际原油供应连续两周攀升对原油价格形成施压,这恰好有利于美国石油储备增持买入。

  美国能源署EIA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17日当周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增加870万桶,美国石油总库存回补至7.99亿桶,这在两个月前该数据仅为7.63亿桶,美国加紧回补的日均石油60万桶。目前美国商业石油库存 (不含战略储备)回升至4.48亿桶,较其9月29日的库存低点(4.14亿桶)增长8.2%。美国因素方方面面已经是制衡石油价格水平的主导力量与干扰重点。

  最后,核心构造是国际石油格局与国际金融构造美元化趋势正在逐步强化。当代国际石油格局已经展现美国主导性,无论石油出口、石油技术、石油储备、石油产能、石油资源以及石油战略,美国全面垄断与控制处于新周期,未来压制与控制OPEC将是不可避免的石油格局之变。毕竟目前的地缘因素风险已经直指产油国环境恶化局势,无论石油收入、石油产能、石油开支、石油价格或都偏向不利于产油国发展环境。因此,产油国需求的高油价收入水平参数不断上移,60-80美元已经是产油国石油价格基数底部,相对于100美元以上或是产油国期待的目标与收入侧重。

  然而,目前产油国经济惨淡下滑、债务负债累累以及财政收支不景气将使产油国优势越来越少,外部受制因素越来越坏甚至激化危机风险随时有可能产生。巴以冲突的石油化对标是非常重要的时机与环境选项的大国之争或石油之争。目前国际石油格局金融化依然成为现实,包括沙特积极参与海外合作试图将自己产油优势转化为投资优势脉络明朗,未来该国希望使石油美元利润转化为沙特金融动能,这都昭示国际石油格局与国际金融构造美元化已经来临。

  相比较国际舆论去美元化或将是美元借势发力张扬美元地位的时机与环境,美联储加息货币工具将展现美元货币机制与制度统领全球金融和商品的新格局和新构造,美元化从长计议并非是美联储加息与市场降息如此简单的逻辑非对称风险,反之美元化的美国战略工程国际化和全球化新周期的战略意向与宗旨则是未来可能的局面与现实。尤其是国际衍生品市场的石油多头仓位迅速下降,机构变得越来越悲观,美国石油产能上升及库存增持特殊背景下,沙特与俄罗斯领衔的产油国联盟OPEC+未来行动影响力似乎在下降,甚至受制美元报价因素的制衡越来越彰显美国需求,而非OPEC利益。

  国际环境与现实面临越来越多的质疑,国际石油价格转折或与美元组合黄金逆转具有设计性关联,石油价格反涨趋势必将难以避免,这就是美元贬值关联黄金上涨转向石油上涨反关联将出现调整性与转折期的关键时刻。

  目前市场偏颇石油价格悲观面临挑战性是国际石油反涨发力期值得警惕,这恰好顺应美联储加息周期延续,而非美联储降息转身来临。这也正是今早美联储几位官员极力抵制市场降息预期的言论,未来环境与因素侧重支持加息不变,甚至国际石油上涨带动通胀上扬、通胀反转高企刺激加息继续,美国货币利率战略倚仗美国石油战略发挥恰逢其时、有备而来。

个人简介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MG金融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分析师,长城伟业期货公司高级顾问,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等。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教授,曾任中国银行全球…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