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时代的新物种

吴伯凡 原创 | 2024-02-06 15:2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人类的文明史就是新物种的创造史,谁能创造新的物种、谁能跟最新的物种结盟,谁能创造更新的物种、谁就能够在这一轮竞争当中胜出。否则的话,自己就将不知不觉地沦落为旧物种,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哥斯达黎加生态与夏威夷生态。哥斯达黎加是中美洲一个面积只有约5万平方公里的小国,但就是在面积这么小的地方,却出现了50万个物种。地球总物种大约是450万,这个小小地方就有50万种,占了九分之一。这是因为,它处于两大洲(南美洲和北美洲)和两大洋(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这个地方真正地发生着资源和物种充分互联,从而不断繁育出新的物种,这就叫「多样性红利」,一种具有指数效应的多样性红利——持续增殖,越多就越多。

● 新物种研究院院长、商业思想家吴伯凡
与之相对照的夏威夷群岛。其陆地面积约为哥斯达黎加的3分之一,但它由132个岛屿组成,岛链绵延2400多公里,但它的物种却只有2万多个,相当于哥斯达黎加的25分之一。原因在于它孤悬于太平洋上,离最近的大陆都超过3000公理,是一个典型的「内循环」生态系统。
新物种产生的秘密,就是在物种间充分联通的基础上「持续涌现」。在今天这样一个技术正在让「万物互联」成为现实的时代,新物种的持续涌现正在成为一个新常态。

 

时代精神

今天依然是这个主题,你是捍卫多样性,还是捍卫单一性?你是包容式,还是排他式?我们今天讲物种、讲生态,这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除了多样性和单一性外,这个时代到底有什么特性呢?

我们听说过一个词叫「时代精神」。什么叫「时代精神」?这是一个德语词(Zeitgeist),本义为「时代幽灵」。在德国哲学家(无论是黑格尔还马克思)看来,每个时代都有特定的「幽灵」,其特点是「看不见,但无所不在」,且影响所有人的行为、语言、情绪。它在给时代定调,你又不知道定调者是谁。中国学术史上有一个类似的词,叫「时风」。「时风」即特定时代的风尚。

繁体的「风」(風)里面不是「ㄨ」,而是一个「虫」字。西方人到18世纪以后才逐渐发现空气中充满各种小到看不见的虫子(菌,再加上病毒),而中国人两三千年前就认定空气中是有无数的看不见的「虫子」,这些「虫子」深深地影响人的肉体和精神。很多的疾病(从伤风、中风、麻风到精神上的「疯」)都是受到这些看不见的虫子感染的结果。

我们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或者说「时风」是什么呢?或者说在这个时代影响力无远弗届且无微不至的「幽灵」是什么呢?在我看来,以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基础设施为技术依托的无所不在的计算、无所不在的智能,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幽灵」——一种时刻影响着人和万事万物、巨大而精微的无形力量。

 

科学定义的万物有灵时代

技术的「风」可以悄悄地为你定调,我们做投资、做实业、做创业,都要知道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为时代和每一刻的语言、情绪、行为,为投资者和消费者在定调。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话题,叫万物有灵时代的新物种。今天我们正在创造一个由科技来界定的新的「万物有灵」时代。
「万物有灵」的技术前提是万物互联。所有物体都会被连接起来,不被连接起来就不叫物体。哪怕是一块石头,哪怕是一棵树,一片风景,如果不被连接,就等于不存在。这叫万物互联时代。过去,我们把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称为「去世」,现在我们早己习惯地称之为「失联」——失联不一定事实上不存在了,但在效果上就是不存在。
新的万物有灵时代,不是简单的连接,而是每个物体都有「灵魂」,都有「心」。五百年前,王阳明说「心外无物」,今天我们可以说「芯外无物」。没有「灵魂」——芯片加OS。今天,只有硬件没有软件没有网联的汽车正在迅速地被淘汰,软件(广义的)成了汽车的「灵魂」。没有「灵魂」只有硬件的汽车已经是「行尸走肉」。
10月24日是是程序员节。这个节日来自于程序员都心领神会的一个数字1024(2的10次方)。说到程序员,我们的瞬间联想是是二进制,就是比特,但世界上最早的程序,不是由比特构成的。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员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他就是发明八音盒的人。
在一个转轮上有很多小桩子,这些小桩子依次拔动音梳上长短不一(也就音阶不一)的钢条,八音盒就发出了悦耳的乐音和旋律。这首曲子就是预先编写的程序运行的结果。这跟我们今天在手机上点击启动一个程序在本质上是相通的,差别只在于前一种程序是用(铁)原子后者是用比特「编写」的。

在那个时代。八音盒是不折不扣的「新物种」。但它只能播放一首曲子,太简单了,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具备了自动钢琴、甚至机器人的功能。但它只能演奏一首刻板、固定的曲子。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应对这个世界,它有智能的雏形,但不是智能。


万物有灵时代的新物种
什么是智能?智能就是以万变应万变。今天的机器,它正在从简单的程序刻板地运行,到随机应变、根据态势的变化,随时做出反应,这是第一代机器和第二代机器最大的不一样。
第一代机器是普通的空调,你打开了空调,你忘了关,你出差七天回来以后,空调还在运行。第二代机器是智能空调,最简单的智能机器,当它在三小时之内凭它的传感器感受到屋子里面没有人时,它会自动关闭。它能根据周围的态势来做判断和决策,自己操控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它具备了人的特性——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当机立断、做出决策、采取行动。这是智能机器的特点。
今天我们在造物,造物的特点是什么?荣耀公司在最近的发布会提到了一个概念,叫「意图识别」。过去的人互动方式是人下命令,机器执行,这意味着人要无条件地懂机器。最早跟机器打交道的人,一定是一个极其专业的人士,他要相当充分地懂机器。随着机器的进化和发展,人不再需要相当充分地懂机器也可以操作机器。以计算机为例,从字符操作界面到图形操作界面,删除一个东西时,不需要输字母,人机交互界面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友好。
今天,人机交互正迎来质的飞跃,人不仅不需要充分懂机器,反而是机器要充分懂人。过去是人格物,即人去贴近物,去懂物。今天则不然——不是人格物,而是物格人,就是机器越来越懂人,越来越善解人意,越来越有「眼力见儿」。不仅眼尖,而且手快。不用我下达命令就自动识别场景,识别人的意图,在第一时间发现和完成任务。
荣耀公司所说的意图识别,就是在用户、软件、应用之间,有一个类似于管家的东西。管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充分了解主人的意图和意愿,隐性或显性、明说、或暗示,甚至没有暗示的意愿和意图,管家都记在心里面,在某一个场景下,不用下命令、使眼色,管家和仆人就去执行了。
有一个词叫「颐指气使」。这本来不是个好词儿,指那种盛气凌人的狂妄之人不屑于用语言而是面部表情来发号施令。有意思的是,在人机交互发生范式转变的今天,相对于机器,人正在拥有颐指气使的「权势」。「人顺应机器」到「机器顺应人」,从人是万物之灵到万物有灵,机器越来越有能力看懂人的眼神、脸色,在与人的敏捷协同中实现各种「超能力」。
狗和马分别是1万8千年前和8千年前人类以人工干预的方式,将旧物种(狼和野马)再造而成的新物种。有了人犬协同和人马协同,人的能力空前提高。正是凭借「犬马之劳」,一些族群快速崛起,与此同时,一些族群快速衰落甚至消失。
狗成为「人类最好的朋友」,马成为人类在生产和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两个新物种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对人的需求、感受有深度的感知力和契合力,在众多的家畜家禽中,只有这两个物种对人的意愿、意图「心有灵犀」——「狗通人性」,「马通人性」,「老马识途」,这类俗语和成语从侧面反映了这一点。正是凭着异常精准、精微的面部表情识别,犬和马让人有了「颐指气使」的权力和权利。
新万物有灵时代的新的商业物种林林总总,形形色色,实在难以一概言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谁拥有更多、更优越的「通人性」与「心有灵犀」的能力,谁就能在下一场「物竞天择」中胜出。


个人简介
现任《21世纪商业评论》执行主编 1966年生,哲学硕士,“数字论坛”成员。 1997年起在研究哲学和基督教神学之余,开始从事网络文化研究和IT产业分析,著有《孤独的狂欢——数字时代的交往》一书。曾任《环球管理》杂志联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