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热点观察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救市非长策,如何变疯牛为长牛

救市非长策,如何变疯牛为长牛
  自从2014年底,股市开始本轮“疯牛”,5月25日,上海综合指数一举冲上4800点以上;5月26日又冲上4900点以上,连续第6个交易日上涨,创下近7年半新高。同时,沪深两地股市成交额仍然在两万亿元以上。两个方面都在破历史记录及世界记录。足见中国股市的疯狂,但仅仅在5月28日,A股暴跌6.5%,市值蒸发4万亿;平摊到2亿开户者头上,相当于每人亏了2万块。随后6月中旬上证指数至7月8日直接暴跌千点,7月股市巨震,大盘继续遭重创。至七月中旬,我们的股市在“国家队”不遗余力地护盘下,以沪指大涨3.51%度过了期指交割日。
 
  纵观中国股市的猛跌暴涨,舆论鼎沸,中小股民如何在投资中理性分析;政府如何做好股改工作,实现经济转型,真正吸引境外投资者拉抬股市,变疯牛为长牛,都是当今密切关注的问题。就这些问题,价值中国在此总结出各家对中国股市的解读,以及给广大股民以及政府的建议。

  资本市场开放能不能拉抬股市?

  面对资本市场开放的问题,也就是在其他经济体的股市纷纷走出熊市的阴霾之后,我们政府在“新国九条”提到的“引进境外投资者”,究竟能不能拉抬股市?能不能救股市?
 
  郎咸平先生透过引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类似做法,希望股民和政府能够引以为鉴。
 
  2001—2014年,台湾股市外资持股比例从12%攀升到了33%。那么是不断增加的境外投资者在拉抬台湾股市吗?逻辑完全错了。在这十几年间,台湾股市本来就在开放中不断发展。换句话讲,因为股市发展得好,才会吸引那么多外资去台湾投资。各位不要把因果关系搞反了。
 
  再来看看韩国股市。韩国在1998年开放股市,吸引境外投资者。韩国遭遇的情景,和中国台湾是非常相像的。韩国股市在当时涨势非常好,外资持股比例从18%涨到30%,而后涨到40%。但在2004年以后,外资的持股比例又下降到了32%。
 
  从中国台湾、韩国的股市案例,我们可以总结出两个非常重要的教训。第一,外资进来炒股,不是为了拉抬你的股市,而是你的股市本身就很好,他们进来是为了分一杯羹。第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股市的外资持股比例,从长期来看,应该不会超过35%。
 
  我们的股市应该给他们更多的信心和保障,让境外投资者觉得在这里有钱可赚,他们才会来炒股。
 
  这就要绕回到老问题了。我们进行了多年股改,几个重大问题都改好了吗?比如说,集体诉讼问题,以及许多诈欺的上市公司为什么不把它们退市了?我们的政府如果无法保护本国投资人,那么你也同样无法保护境外投资者。没有一个健全的制度来保护投资者,我们的政府怎么能够期望外资来到中国股市呢?各位要晓得,这些投资者都是逐利的,把钱投下来,就是要获得收益的。
 
  郎咸平先生给政府的建议是,第一,最好把自己的基本工作先做好,而不是把提振股市的希望寄托在这些境外投资者身上。第二,把我们的中小股民先保护好,让他们先挣到钱,让境外投资者看到中国股市是赚钱的,他们才会考虑进来炒股,进而拉抬股市。第三,我们的政府在刺激资本市场的同时,透过改革激发实体经济的活力,最终实现经济转型,股市从“疯牛”变成“长牛”。

  如何应对情绪化的中国股市?

  有人称,中国A股是全球最情绪化的股市。一天可以突然暴跌6%,而另一天又可突然暴涨5%。易宪容先生指出,可以看到情绪化的A股既给当前股市带来了发展之动力,它在不断地推高股市的价格,制造股市的赚钱效应,从而让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及资金涌入市场。同时,它也在不断地增加股市之风险、累积股市之风险。
 
  但是,既然股市是情绪化的市场,投资者要想在股市中取胜则要弱化这种情绪,即不是随股市之风起舞,而是要看住股市之大势。如果投资者观察到股市短期内仍然存在上行之趋势,就得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这样的情况下,你的投资收益一定会好于情绪化的投资者。
 
  当然对于情绪化的股市来说,外国投资者是不敢进入这样的市场的。因为既看不懂中国情绪化的市场,更无法用传统智慧来分析这个情绪化的市场。可见,中国A股的情绪化可能成为中国股市国际化及外国投资进入的最大障碍,也可能成为中国股市健康发展的障碍。

  靠“国家队”救市,是长久之策吗?

  在全球大多数经济体里,股指在短短三周里下跌30%无疑都会被视为是一场危机,当然,近期中国股市暴跌(从高点下跌32%)也在中国国内引起了极大担忧。
 
  但相对于2008年秋季的华尔街危机相比,本次中国股市的30%下跌不算是真正的危机。李稻葵先生认为,与美国相比,中国股市与国内整体金融体系的联系要弱得多,在这个体系中占据核心地位的仍然是商业银行;中国股市与实体经济的联系也不够紧密。另外,中国股市先是在10个月里上涨了80%,接着才下跌了30%。
 
  当然,人们担心股市下跌会波及其他经济领域,但这种影响是有限的,中国股市下跌不会对全球经济造成持久而重大的影响。由于中国资本账户仍没有完全开放,也就是说,中国投资者不能轻易地将资金转移出境。若非如此,中国外汇储备必将承受巨大压力。股市跌去30%按说会很容易消耗掉大部分外汇储备,并导致人民币大幅贬值。在现实中,中国投资者迄今仍难以自由地将人民币兑换为美元或欧元并将资金转移到其他市场。
 
  这是否意味着可以对本轮中国股市暴跌安然处之?相反,这次暴跌向中国政策制定者敲响了警钟,说明金融市场需要小心谨慎的监管。向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提供过分慷慨的保证金贷款这种行为尤其危险,必须坚决杜绝。此外,它还表明,推进中国资本账户可兑换必须谨慎行事。最终开放资本账户的时候,必须制定好应急措施以防出现资本快速外流。
 
  显然,中国最高领导层受到了技术官僚及利益集团的误导,他们一直主张股市繁荣对经济改革的成功至关重要。这一逻辑不适用于过去30年,现在仍然不适用。正如上文所言,中国股市大体上仍与实体经济脱钩。通过向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提供廉价资金来支撑股市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游戏,其中很多投资者只有高中学历。
 
  中国股市接下来会怎么走?中国政策制定者能否控制住各种风险因素?目前已有积极迹象表明,跌势已得到控制。在股市暴跌30%后那个周末,中国最高决策者与技术官员密切合作,拿出了救市计划。在头3个交易日,救市没有成功,因为该计划主要依靠大举买入蓝筹股,而任凭小盘股跌停并耗尽市场流动性。
 
  后来,一个类似于香港政府1998年所采用方法的方案出炉了——即向指数期货注入大量流动性,以最终稳定市场预期—香港政府最终击败了索罗斯,并获利近100%,后来通过将盈富基金(Tracker Fund)上市把这部分收益返还给了香港居民。这一次还不清楚中国中央政府能否获利,但在中国央行的支持以及现有的资本管制下,中国政府稳定股市的努力没有理由很快就失败。
 
  我们从中国股市暴跌中能够学到什么最根本的教训?这个教训是:为了确保股市稳定,上市股票必须具备高质量。股市快速下跌的原因是,很多上市公司要么勉强盈利,要么处于亏损状态。还有些公司虽然有盈利,但几乎不派发现金股息。很多中国投资者习惯了这点,他们把股市当成赌场。
 
  如何强化中国股市的基础设施?关键是法治。也就是说,违规的公司和交易员应当受到法律的惩罚。遗憾的是,中国法院系统还远远不具备处理证券欺诈行为的能力。
 
  李稻葵先生提议在上海设立一个高级证券法院和检察办公室,专门处理证券违规相关案件。中国法院系统具有深厚的地域色彩,地方法院会偏袒特定对象;它们往往牺牲股东利益来保护当地上市公司。在司法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中国股市永远不会像中国投资者以及政策制定者希望的那样高效和稳健。
 
  对中国金融体系来说,此次股市暴跌好比一次令人惊慌的消防演习。它不仅考验中国政府稳定股市的能力,显然也暴露出了中国股市的根本缺陷。很明显,中国要将国内股市建设成一个功能完善的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郎咸平先生认为“国家队”以杠杆救杠杆的救市方法,至少会留下两个后遗症:第一,股价再次被拉到高位,理性投资人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买入价;第二,“国家队”透过股票市场,大量入股各类企业,这是变相的“经济公有化”,与目前进行的国企改革、市场化改革是否存在矛盾。
价值中国网编 2015-08-19
手机版
最新评论 更多
马芙蓉 评论了 马云所谓“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
智能化大数据时代,经济可以重归基于市场,是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的计划经济时代。国家计划经济只能满足人口的基本生活需求。
司建国 评论了 马云所谓“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
新计划经济是对中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扬弃发展完善提升。
丁秋龙 评论了 马云所谓“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
哈耶克全部错误的,把自然经济看作计划经济,把公有私有制度看作公有制度,全部错误。马云观点正确,
陈一文 评论了 马云所谓“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
当代世界全球状况与西方资本主义大发展时代的根本性的不同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17e9d0102dxlq.html?【注:本文为《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9年第3期43-50页发表陈一文《环境污染尚未遏制何来“极端的环保是很反动的”?》中的一部分】摘要:一百…
管永平 评论了 “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
依宪治国这个不容易做到。因为这和党的委派官吏治理社会惯性相冲突!因为宪法是公开宣布公民具有选举被选举权。这个矛盾怎么解决?不政改,依宪治国就只是表表态度,不必当真!
刘玉清 评论了 2017中国经济投资机会前瞻
经济来源物质交换。但是随着人性需求变化,经济由简单物质需求转换到人性独特方方面面的需求,不是简单的物质经济。经济长久的本质是自然独特个性市场需求,就如个性优势生命力一样。经济动力就是独特个性。这样才能有长久事物生命力,就如野人参一样,其它物…
刘玉清 评论了 马云所谓“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
国家计划经济是物质匮乏,生产力落后,只能满足人口的基本生活需求。随着物质丰富,生产力提高,经济能力提高,人口物质需求多元化,个性化,独特需求涵义化,市场经济自然代取传统的计划经济。现代的计划经济是信息互联网大数据和大统一自然发展走的独特市场…
刘玉清 评论了 美国退出TPP, 并非退出亚洲!
自由贸易协定就是共赢共享的贸易,代表平等,公平,互惠互利,共赢,个性所需,独特优势生发,共同良性循环发展。
蓝苹果tdb 评论了 马云所谓“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
新计划经济”将取代市场经济?没有什么不可以。
张博允 评论了 2017中国经济投资机会前瞻
永不衰退的医疗健康和文化娱乐产业进行投资是上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