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热点观察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最新评论
叶乐建 评论了 提价非铁路企业亏损解决之道 2014-05-21 11:32 发表
铁路这种设施,盈利是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的。不能从短期的收益来看.
胡伟新 评论了 “众融”,所有人的事业 2014-05-10 07:24 发表
非市场力量形成的问题要用非市场力量解决--------解决当前的住房和金融问题需要朱镕基当年的硬掰精神

0胡伟新 原创 | 2014-05-10 07:01 | 收藏 | 投票 内容修改
关键字:朱镕基
编者按:目前中国的 房地产一片叫崩声音,其实房价调控才刚刚开始,我们的地方政府就开始在恐慌出台什么放松,他们害怕什么?一是没有财政开支来源?二是害怕银行出烂账,如果按照美国的思路则无法提供好方法解决,但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却有办法解决,其实今天的房价下挫既是坏事,又是好事,因为这完全是由十年前非计划和市场的理性决策引起的结果,因此必须用非市场的方法解决,让鬼城无鬼,因为一方面是“鬼城”空置,另一方面是百姓无房,而是通过政府将所谓以前投资4万亿的勇气大量投资效项目的金融杠杆转向补贴大量需要创业的老百姓才是解决目前住房空置的唯一出路,具体解决方法----

1、对于具备鬼城评估标准的城市像补贴电动汽车一样进行无房户的购房补贴(但补贴部分产权仍然共有,以后当无房户成为有房户后出租这套房子适合可以出租,政府可以收回部分租金,比房产税还有价值),

2、对于不具备鬼城的城市,则当房价跌到银行承受的警戒线时开始启动这一“硬掰计划”,拉动经济解决住房消费问题。从而为下一步过度到征收房产税的政府收入来源阶段。

    这样,既解决了财政开支来源,又杜绝了银行烂账的产生。这种方法需要巨大的政治勇气-------需要朱镕基当年的那种的“硬掰”精神和手段,用非市场的手段解决历史非市场形成的问题。吴敬琏老先生也在质疑为什么一定要那么高的发展速度,这是悖论。要慢下来,必须慢刹车,不能急刹车。







      最近,我们在听柳传志的回忆中谈到:这个阶段,国家的体制、机制、政策还都是以前的。比如外汇问题,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出来以后,因为不在编,国家也不给你外汇指标,而国家给长城计算机公司每年两个亿,其中外汇就给了1000万美元,那就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了。我们中关村(行情,问诊)的企业,包括四通都是一分也没有的,实际上得拿高价去买外汇。不过,国有计算机公司虽然拿了外汇指标,做的东西卖不出去,它们就把指标卖了,卖六块人民币一美元,靠这个活命了。还有一些高干子弟,各种路子的人到有关地方批条子,就批出了外汇指标和进出口指标。那时候相对比较混乱,走哪条路也不明确,规章制度也不是很明确,是个比较含糊的状态。

  我们出来办公司那时候,一些经济学家已经走在了前面,比如吴敬琏特别强调市场的作用,外号叫“吴市场”,厉以宁叫“厉股份”,还有一个曹思源叫“曹破产”,这些经济学家已经把观念引进来了。

  1990年以后,在计算机这个领域里边,国家大概知道,保护民族工业的结果真的是保护落后,没法用了。于是国家从1990年、1991年、1992年、1993年逐渐放松了进口批文,1994年完全撤销了批文,进口整机的关税也由原来的200%减到了百分之二十几,这样外国的机器就开始大量进口了。

  长城1993年一年时间就被整个冲垮了,因为它完全不会营销。我们因为是给人做代理出身,在那种混乱的状况下挣扎,既要不犯大错误,还要自己学会所谓市场经济是什么。从哪里学的呢?根本不是从书上学,主要是在给人做代理的过程中摸索。所以当国家真的开放之后,我们还是知道一点企业应该怎么办。

  国家在这个阶段是一直在整理经济秩序,其中起巨大作用的是朱镕基。像人民币跟外汇的对接、国有企业改革、三角债等很多计划经济历史上的问题,硬给掰过来了。尤其是住房改革,原来我们在计算机所分房子,得按工龄、年龄等指标考评,分到手的当然肯定都是很小的房子。到后来国家赶紧把房子卖给大家了,从今以后大家自己拿钱到市场上买,这样就形成了中国一个大的房地产行业,大大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在1990年代,加入WTO变成了我们国家追求的目标,因为你要在世界上跟人家对接,你必须得是市场经济。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克服了很多困难,坚韧不拔地改了过来。我们做企业的,你要问张瑞敏、王石、任正非,他们都经历过前面这一段。

  企业最需要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下竞争,而我们原来是在乱七八糟的碰撞中挤出一条路,最后进到大江里头跟人家比谁游得快。如果简单讲这三十年,你要说企业是如何发展的,首先应该要讲国家是如何改革的。

蔡思琼 评论了 是谁造就了众多的“王林” 2014-04-10 08:41 发表
盲目的相信就是迷性,
蔡思琼 评论了 “众融”,所有人的事业 2014-04-10 08:12 发表
纵容,自由;众融,融大众之力。发展大众的事业。互利双赢。
蔡思琼 评论了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经济制裁 2014-04-06 20:50 发表
美国等国对俄罗斯的所谓制裁,其实就是一种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口号而已。
李泓颉 评论了 三中全会,政府自己拿起手术刀 2014-04-04 09:20 发表
是该动手术的时候了,但这是一个开膛破肚的外科手术——各种所有制企业含外资的国民待遇问题?权力寻租经济问题?土地财政、资源财政与持续发展问题、农村问题、社会保障问题、阶层问题…………无一不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需要魄力、毅力、耐力,更需要智慧。
张德文 评论了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经济制裁 2014-03-23 11:43 发表
普京早看明白了,奥巴马控制不了俄罗斯这一行为,结果是普京支持率上升,奥巴马支持率下降。
姚尧 评论了 俄罗斯如何应对美国的经济制裁 2014-03-18 11:41 发表
美国制裁俄罗斯,类似于中国和日本。双方的经济交互层面很多,政府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在以后的时代越来越难以操作。
fesqi 评论了 “众融”,所有人的事业 2014-03-16 12:46 发表
    金融是一种信用交易,用一张纸,根据上面的数字代表钱数的创造者是宋朝时的中国商人。将散落在民间的小钱汇集起来,去做需要大钱的事,中国民间从古至今一直就有。
    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金融的交易方式通过网络完成早有先例。
    金融的核心是信用交易,最重要的是规则。世间总有不遵守规则的人,这中间意外占绝大多数,人之初性本善嘛,保险机制就出来了。
    金融衍生品门类繁多,出现了CDS(保险公司是不敢做这个险的),在互联网金融暴涨的今天,也就是“众筹”或“众融”,要解决出资人的投资安全,还要靠CDS,这是最后一公里的唯一途径。
报鸡婆爱国 评论了 阳光下的罪恶:“黑势力”究竟有多黑? 2014-03-06 01:19 发表
国家政策有漏洞,一些政府无法完全控制、法制无法发挥效力的灰色地带,就容易成为黑社会滋生的温床。

王建亮 评论了 房企末日盛宴还是楼市硬需求? 2014-03-05 16:23 发表
中国房地产的畸形增长,拉动了经济飞GDP.
邹友 评论了 《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解读 2014-02-28 20:20 发表
以前在一个事业单位,现在又调到另一个单位解除合同后,如何计算他的工资,是不是前一个单位工作的年限都不能算啊
徐政龙 评论了 三中全会,政府自己拿起手术刀 2014-02-27 15:36 发表
对于小手术,自己给自己动手术是行的,例如小腿上长了疮,自己开刀。但是,如果是脑癌、心肌梗塞等大手术就不行了。
现在,还看不出,手术会成功。
施兴勇 评论了 提价非铁路企业亏损解决之道 2014-02-20 10:25 发表
中国铁路止亏的两大出路:1、铁路投资民营市场化;2、铁路物流标准化。
陈嘉珉 评论了 “众融”,所有人的事业 2014-02-10 12:20 发表
价值中国网的CEO林永青几乎是国内最早发现“JOBS”法案的人。他在2012年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JOBS”法案的签署,立即将相关资料做了翻译,发表在价值中国网。并且邀请了国内一些著名的投资人和学者进行研究和实践。
陈嘉珉 评论了 “众融”,所有人的事业 2014-02-10 12:19 发表
这篇帖子编得好,是国内超前和一流的信息。
胡伟新 评论了 十八大与中国改革方向的讨论 2014-02-07 00:07 发表
老兄,关于房产税和房价的争论和调控上升到了白热化阶段,老弟从事房地产多年,提出了一个软着陆的方法,以挽救目前的危局,加以讨论。望提出宝贵意见。全球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也要有中国特色的终极方案: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福利房,而是开发商责任房。 荐 136胡伟新 原创 | 2014-02-04 11:12 | 收藏 | 投票 内容修改 关键字:政策的目标 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的终极方案必须符合国情------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保障福利房,而是开发商配套责任房。 纵观前期房地产发展的20年,中国房地产业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功大于过的,功劳主要在于: 1、拉动了经济飞GDP。可以说中国能有8%的速度,房地产业的功劳占到了50%以上。 2、促进了房产总量的快速增加。每个城市的交通便捷度随着房地产的发展,曾现出对外扩张的金色格局。 在取得上述发展成果的同时,随着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危机的发展,产生了许多重大的迫在眉睫要解决的问题则在于: 1、使实业的投资收益远远低于了房地产的发展收益,使投资实业的积极性下降到了冰点。 2、普通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被房地产商绑架到了高级富豪阶层一起,去走一个独木桥。对于一个行业,同样如此,房地产业开放市场化以来,经历了辉煌的时期,目前仍然处于发展的中级地段,与此同时,很多的房价矛盾出现,主要的矛盾就是高房价使一般老百姓的买房梦难以实现。 因此,必须改革, 众所周知,任何一项政策的推出,都有其终极目的,通常要么是推动社会的生产力发展,要么是能够推动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不应完全去照搬照套什么美国和西方国家调控地产的经验,因为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对于房地产税的推出,能够达到这一个目的吗? 显然,因为我国建房征收的是70年的土地出让金,我们即使不谈房产税与土地出让金有重复收税嫌疑,单就房产税如果一旦开征被有房阶层占有后用来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购房需求中,则房价不降反升。就达不到解决普通老百姓痛苦的作用,但是由于许多投资人阶层人要另外交很多的税收,那么必定会抑制投资房地产的合理获利能力,从而盲目控制了民间的投资,也就违背了发展房地产市场和经济的初衷。从重庆和上海房产税试点情况看,对抑制房价收效甚微,可以由此推断房地产税对降低房价作用十分有限,但推动投资的力量十分无限。 于是乎,学者们、财政专家们,房地产商们、老百姓提出了种种的解决方案意见,其中要善意和中性的:其中福利房,房地产基金购房,房产税都是解决方案之一。胡温家宝时期中央一再提出的房价约谈问责制,立下军令状保证福利房面积方法,都没有能达到预期目标,任期末尾都流产了?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应当制定一个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我们的应当十分清晰目标就是既要发扬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活力,又要抑制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和老百姓带来的痛苦,总括起来就是三个目标: 1、既要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解决百姓痛苦。 2、又要解决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拉动经济发展。不合理的挫伤房地产商的发展积极性。 3、保证社会投资其他实体经济积极性不降级,推动社会发展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发展不减速。 由此可见,房地产业发展不仅仅是本行的问题,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问题,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更多的应该是房地产企业谋求发展共同的任务和责任。这一点,笔者参照了英国的做法提出新的解决方法和途径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只要是有良知就应当在两会前提出来,值得借鉴。 具体的做法应该就是房地产商的开发配套社会责任房: 1、在所有的房地产楼盘中,都规定必须要有20---30%左右的面积是用来交给政府和当地处于创业期和困难期无实力买商品房的普通老百姓。 2、这个要求在土地招拍挂当中必须作为一个法定条件,因为这个成本可以微不足道到抵扣拿地的举牌地王价格,从而避免卖地交易中只有地方政府收益,或者地方政府另外建安居房的腐败孳生,或者地方政府乱花征地钱,而把老百姓的住房问题都交给中央政府解决增加中央财政负担。 3、另一方面,老百姓购买这个责任房的价格低于成本价(规定死仅仅不高于相当于老百姓一年的工资),并且可以由政府补贴采用租房租金抵房价的方法来操作,地方老百姓的住房痛苦(电视剧蜗居中反映的)问题就一下子基本解决了。 对于资金困难的创业老百姓,一生当中有一次机会取得这个机会,同时这个机会只能同一时间在一个城市中享有,同一个时间不能再多个城市享有,对于这个房价政府还提供贴息贷款来解决。 4、但是这个房是终身不允许老百姓上市交易的,以避免出现老百姓盲目交易,无家可归的局面产生, 5、由于不能转让,因此这个房屋不能叫做福利房,这样就既保证了普通人居住问题的解决,又解决了房地产商的发展问题。 对于事业发展处于辉煌阶段富豪阶层,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样,投资一个房地产的收益回报率从就能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不会使传统的实体经济投资资金全部再涌向房地产。 另外,加强房屋租赁市场的规范和税收规范监管,改变目前房地产租赁混乱的局面市场。 同时,加强对房地产交易阴阳合同和交易的偷漏税现象的规范和严厉打击。 由此可见,这一个方案是解决上述多个矛盾的终极方案,必须根据中国的国情来处理,所以既不是房产税,更不是福利房,解决中国的房地产问题须由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得暴利利益者自己解决。 希望这一个方案,由价值中国网编委们向本网或者他网的关心中国房地产发展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著名更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和全国人大代表等政治家推荐阅读,作为决策的多维度考虑,拓宽思路。 这一做法,应当成为价值中国网的通行常态做法,可以提高价值中国网的影响力和含金量。
胡伟新 评论了 港人羡慕新加坡人人可买楼 2014-02-06 22:51 发表
樊纲兄:目前房地产税和调控是十分棘手的问题,为避免出现房地产崩盘,应当采取这个方式实现软着陆,老弟从事房地产行业实际操作十余年,对此问题做了大胆的一个探索,提出一个意见,全球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也要有中国特色的终极方案: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福利房,而是开发商责任房。按此方案,可以上线实现软着陆。

136胡伟新 原创 | 2014-02-04 11:12 | 收藏 | 投票 内容修改
关键字:政策的目标
        

              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的终极方案必须符合国情------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保障福利房,而是开发商配套责任房。

纵观前期房地产发展的20年,中国房地产业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功大于过的,功劳主要在于:

1、拉动了经济飞GDP。可以说中国能有8%的速度,房地产业的功劳占到了50%以上。

2、促进了房产总量的快速增加。每个城市的交通便捷度随着房地产的发展,曾现出对外扩张的金色格局。

在取得上述发展成果的同时,随着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危机的发展,产生了许多重大的迫在眉睫要解决的问题则在于:

1、使实业的投资收益远远低于了房地产的发展收益,使投资实业的积极性下降到了冰点。

2、普通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被房地产商绑架到了高级富豪阶层一起,去走一个独木桥。对于一个行业,同样如此,房地产业开放市场化以来,经历了辉煌的时期,目前仍然处于发展的中级地段,与此同时,很多的房价矛盾出现,主要的矛盾就是高房价使一般老百姓的买房梦难以实现。

因此,必须改革,

众所周知,任何一项政策的推出,都有其终极目的,通常要么是推动社会的生产力发展,要么是能够推动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不应完全去照搬照套什么美国和西方国家调控地产的经验,因为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对于房地产税的推出,能够达到这一个目的吗?

显然,因为我国建房征收的是70年的土地出让金,我们即使不谈房产税与土地出让金有重复收税嫌疑,单就房产税如果一旦开征被有房阶层占有后用来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购房需求中,则房价不降反升。就达不到解决普通老百姓痛苦的作用,但是由于许多投资人阶层人要另外交很多的税收,那么必定会抑制投资房地产的合理获利能力,从而盲目控制了民间的投资,也就违背了发展房地产市场和经济的初衷。从重庆和上海房产税试点情况看,对抑制房价收效甚微,可以由此推断房地产税对降低房价作用十分有限,但推动投资的力量十分无限。

           于是乎,学者们、财政专家们,房地产商们、老百姓提出了种种的解决方案意见,其中要善意和中性的:其中福利房,房地产基金购房,房产税都是解决方案之一。胡温家宝时期中央一再提出的房价约谈问责制,立下军令状保证福利房面积方法,都没有能达到预期目标,任期末尾都流产了?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应当制定一个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我们的应当十分清晰目标就是既要发扬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活力,又要抑制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和老百姓带来的痛苦,总括起来就是三个目标:

1、既要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解决百姓痛苦。

2、又要解决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拉动经济发展。不合理的挫伤房地产商的发展积极性。

3、保证社会投资其他实体经济积极性不降级,推动社会发展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发展不减速。

    由此可见,房地产业发展不仅仅是本行的问题,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问题,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更多的应该是房地产企业谋求发展共同的任务和责任。这一点,笔者参照了英国的做法提出新的解决方法和途径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只要是有良知就应当在两会前提出来,值得借鉴。

       具体的做法应该就是房地产商的开发配套社会责任房:

1、在所有的房地产楼盘中,都规定必须要有20---30%左右的面积是用来交给政府和当地处于创业期和困难期无实力买商品房的普通老百姓。

2、这个要求在土地招拍挂当中必须作为一个法定条件,因为这个成本可以微不足道到抵扣拿地的举牌地王价格,从而避免卖地交易中只有地方政府收益,或者地方政府另外建安居房的腐败孳生,或者地方政府乱花征地钱,而把老百姓的住房问题都交给中央政府解决增加中央财政负担。

3、另一方面,老百姓购买这个责任房的价格低于成本价(规定死仅仅不高于相当于老百姓一年的工资),并且可以由政府补贴采用租房租金抵房价的方法来操作,地方老百姓的住房痛苦(电视剧蜗居中反映的)问题就一下子基本解决了。

   对于资金困难的创业老百姓,一生当中有一次机会取得这个机会,同时这个机会只能同一时间在一个城市中享有,同一个时间不能再多个城市享有,对于这个房价政府还提供贴息贷款来解决。

4、但是这个房是终身不允许老百姓上市交易的,以避免出现老百姓盲目交易,无家可归的局面产生,

5、由于不能转让,因此这个房屋不能叫做福利房,这样就既保证了普通人居住问题的解决,又解决了房地产商的发展问题。

      对于事业发展处于辉煌阶段富豪阶层,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样,投资一个房地产的收益回报率从就能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不会使传统的实体经济投资资金全部再涌向房地产。

     由此可见,这一个方案是解决上述多个矛盾的终极方案,必须根据中国的国情来处理,所以既不是房产税,更不是福利房,解决中国的房地产问题须由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得暴利利益者自己解决。

   希望这一个方案,由价值中国网编委们向本网或者他网的关心中国房地产发展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著名更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和全国人大代表等政治家推荐阅读,作为决策的多维度考虑,拓宽思路。
胡伟新 评论了 房企末日盛宴还是楼市硬需求? 2014-02-06 22:50 发表
樊纲兄:目前房地产税和调控是十分棘手的问题,为避免出现房地产崩盘,应当采取这个方式实现软着陆,老弟从事房地产行业实际操作十余年,对此问题做了大胆的一个探索,提出一个意见,全球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也要有中国特色的终极方案: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福利房,而是开发商责任房。按此方案,可以上线实现软着陆。

136胡伟新 原创 | 2014-02-04 11:12 | 收藏 | 投票 内容修改
关键字:政策的目标
        

              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的终极方案必须符合国情------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保障福利房,而是开发商配套责任房。

纵观前期房地产发展的20年,中国房地产业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功大于过的,功劳主要在于:

1、拉动了经济飞GDP。可以说中国能有8%的速度,房地产业的功劳占到了50%以上。

2、促进了房产总量的快速增加。每个城市的交通便捷度随着房地产的发展,曾现出对外扩张的金色格局。

在取得上述发展成果的同时,随着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危机的发展,产生了许多重大的迫在眉睫要解决的问题则在于:

1、使实业的投资收益远远低于了房地产的发展收益,使投资实业的积极性下降到了冰点。

2、普通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被房地产商绑架到了高级富豪阶层一起,去走一个独木桥。对于一个行业,同样如此,房地产业开放市场化以来,经历了辉煌的时期,目前仍然处于发展的中级地段,与此同时,很多的房价矛盾出现,主要的矛盾就是高房价使一般老百姓的买房梦难以实现。

因此,必须改革,

众所周知,任何一项政策的推出,都有其终极目的,通常要么是推动社会的生产力发展,要么是能够推动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不应完全去照搬照套什么美国和西方国家调控地产的经验,因为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对于房地产税的推出,能够达到这一个目的吗?

显然,因为我国建房征收的是70年的土地出让金,我们即使不谈房产税与土地出让金有重复收税嫌疑,单就房产税如果一旦开征被有房阶层占有后用来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购房需求中,则房价不降反升。就达不到解决普通老百姓痛苦的作用,但是由于许多投资人阶层人要另外交很多的税收,那么必定会抑制投资房地产的合理获利能力,从而盲目控制了民间的投资,也就违背了发展房地产市场和经济的初衷。从重庆和上海房产税试点情况看,对抑制房价收效甚微,可以由此推断房地产税对降低房价作用十分有限,但推动投资的力量十分无限。

           于是乎,学者们、财政专家们,房地产商们、老百姓提出了种种的解决方案意见,其中要善意和中性的:其中福利房,房地产基金购房,房产税都是解决方案之一。胡温家宝时期中央一再提出的房价约谈问责制,立下军令状保证福利房面积方法,都没有能达到预期目标,任期末尾都流产了?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应当制定一个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我们的应当十分清晰目标就是既要发扬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活力,又要抑制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和老百姓带来的痛苦,总括起来就是三个目标:

1、既要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解决百姓痛苦。

2、又要解决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拉动经济发展。不合理的挫伤房地产商的发展积极性。

3、保证社会投资其他实体经济积极性不降级,推动社会发展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发展不减速。

    由此可见,房地产业发展不仅仅是本行的问题,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问题,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更多的应该是房地产企业谋求发展共同的任务和责任。这一点,笔者参照了英国的做法提出新的解决方法和途径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只要是有良知就应当在两会前提出来,值得借鉴。

       具体的做法应该就是房地产商的开发配套社会责任房:

1、在所有的房地产楼盘中,都规定必须要有20---30%左右的面积是用来交给政府和当地处于创业期和困难期无实力买商品房的普通老百姓。

2、这个要求在土地招拍挂当中必须作为一个法定条件,因为这个成本可以微不足道到抵扣拿地的举牌地王价格,从而避免卖地交易中只有地方政府收益,或者地方政府另外建安居房的腐败孳生,或者地方政府乱花征地钱,而把老百姓的住房问题都交给中央政府解决增加中央财政负担。

3、另一方面,老百姓购买这个责任房的价格低于成本价(规定死仅仅不高于相当于老百姓一年的工资),并且可以由政府补贴采用租房租金抵房价的方法来操作,地方老百姓的住房痛苦(电视剧蜗居中反映的)问题就一下子基本解决了。

   对于资金困难的创业老百姓,一生当中有一次机会取得这个机会,同时这个机会只能同一时间在一个城市中享有,同一个时间不能再多个城市享有,对于这个房价政府还提供贴息贷款来解决。

4、但是这个房是终身不允许老百姓上市交易的,以避免出现老百姓盲目交易,无家可归的局面产生,

5、由于不能转让,因此这个房屋不能叫做福利房,这样就既保证了普通人居住问题的解决,又解决了房地产商的发展问题。

      对于事业发展处于辉煌阶段富豪阶层,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样,投资一个房地产的收益回报率从就能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不会使传统的实体经济投资资金全部再涌向房地产。

     由此可见,这一个方案是解决上述多个矛盾的终极方案,必须根据中国的国情来处理,所以既不是房产税,更不是福利房,解决中国的房地产问题须由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得暴利利益者自己解决。

   希望这一个方案,由价值中国网编委们向本网或者他网的关心中国房地产发展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著名更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和全国人大代表等政治家推荐阅读,作为决策的多维度考虑,拓宽思路。
胡伟新 评论了 “约谈”根本解决不了房价失控 2014-02-06 22:48 发表
樊纲兄:目前房地产税和调控是十分棘手的问题,为避免出现房地产崩盘,应当采取这个方式实现软着陆,老弟从事房地产行业实际操作十余年,对此问题做了大胆的一个探索,提出一个意见,全球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也要有中国特色的终极方案: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福利房,而是开发商责任房。按此方案,可以上线实现软着陆。

136胡伟新 原创 | 2014-02-04 11:12 | 收藏 | 投票 内容修改
关键字:政策的目标
        

              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的终极方案必须符合国情------既不是房产税,也不是保障福利房,而是开发商配套责任房。

纵观前期房地产发展的20年,中国房地产业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是功大于过的,功劳主要在于:

1、拉动了经济飞GDP。可以说中国能有8%的速度,房地产业的功劳占到了50%以上。

2、促进了房产总量的快速增加。每个城市的交通便捷度随着房地产的发展,曾现出对外扩张的金色格局。

在取得上述发展成果的同时,随着国内国际经济形势和金融危机的发展,产生了许多重大的迫在眉睫要解决的问题则在于:

1、使实业的投资收益远远低于了房地产的发展收益,使投资实业的积极性下降到了冰点。

2、普通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被房地产商绑架到了高级富豪阶层一起,去走一个独木桥。对于一个行业,同样如此,房地产业开放市场化以来,经历了辉煌的时期,目前仍然处于发展的中级地段,与此同时,很多的房价矛盾出现,主要的矛盾就是高房价使一般老百姓的买房梦难以实现。

因此,必须改革,

众所周知,任何一项政策的推出,都有其终极目的,通常要么是推动社会的生产力发展,要么是能够推动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不应完全去照搬照套什么美国和西方国家调控地产的经验,因为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对于房地产税的推出,能够达到这一个目的吗?

显然,因为我国建房征收的是70年的土地出让金,我们即使不谈房产税与土地出让金有重复收税嫌疑,单就房产税如果一旦开征被有房阶层占有后用来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购房需求中,则房价不降反升。就达不到解决普通老百姓痛苦的作用,但是由于许多投资人阶层人要另外交很多的税收,那么必定会抑制投资房地产的合理获利能力,从而盲目控制了民间的投资,也就违背了发展房地产市场和经济的初衷。从重庆和上海房产税试点情况看,对抑制房价收效甚微,可以由此推断房地产税对降低房价作用十分有限,但推动投资的力量十分无限。

           于是乎,学者们、财政专家们,房地产商们、老百姓提出了种种的解决方案意见,其中要善意和中性的:其中福利房,房地产基金购房,房产税都是解决方案之一。胡温家宝时期中央一再提出的房价约谈问责制,立下军令状保证福利房面积方法,都没有能达到预期目标,任期末尾都流产了?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应当制定一个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我们的应当十分清晰目标就是既要发扬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活力,又要抑制房地产给中国经济和老百姓带来的痛苦,总括起来就是三个目标:

1、既要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解决百姓痛苦。

2、又要解决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拉动经济发展。不合理的挫伤房地产商的发展积极性。

3、保证社会投资其他实体经济积极性不降级,推动社会发展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发展不减速。

    由此可见,房地产业发展不仅仅是本行的问题,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问题,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更多的应该是房地产企业谋求发展共同的任务和责任。这一点,笔者参照了英国的做法提出新的解决方法和途径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只要是有良知就应当在两会前提出来,值得借鉴。

       具体的做法应该就是房地产商的开发配套社会责任房:

1、在所有的房地产楼盘中,都规定必须要有20---30%左右的面积是用来交给政府和当地处于创业期和困难期无实力买商品房的普通老百姓。

2、这个要求在土地招拍挂当中必须作为一个法定条件,因为这个成本可以微不足道到抵扣拿地的举牌地王价格,从而避免卖地交易中只有地方政府收益,或者地方政府另外建安居房的腐败孳生,或者地方政府乱花征地钱,而把老百姓的住房问题都交给中央政府解决增加中央财政负担。

3、另一方面,老百姓购买这个责任房的价格低于成本价(规定死仅仅不高于相当于老百姓一年的工资),并且可以由政府补贴采用租房租金抵房价的方法来操作,地方老百姓的住房痛苦(电视剧蜗居中反映的)问题就一下子基本解决了。

   对于资金困难的创业老百姓,一生当中有一次机会取得这个机会,同时这个机会只能同一时间在一个城市中享有,同一个时间不能再多个城市享有,对于这个房价政府还提供贴息贷款来解决。

4、但是这个房是终身不允许老百姓上市交易的,以避免出现老百姓盲目交易,无家可归的局面产生,

5、由于不能转让,因此这个房屋不能叫做福利房,这样就既保证了普通人居住问题的解决,又解决了房地产商的发展问题。

      对于事业发展处于辉煌阶段富豪阶层,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这样,投资一个房地产的收益回报率从就能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不会使传统的实体经济投资资金全部再涌向房地产。

     由此可见,这一个方案是解决上述多个矛盾的终极方案,必须根据中国的国情来处理,所以既不是房产税,更不是福利房,解决中国的房地产问题须由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得暴利利益者自己解决。

   希望这一个方案,由价值中国网编委们向本网或者他网的关心中国房地产发展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著名更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和全国人大代表等政治家推荐阅读,作为决策的多维度考虑,拓宽思路。
手机版